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合上《道德经》  

2012-04-15 16:03:23|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阳光明媚,春色如醉。

在这样的春色里最应该的是谈恋爱吧,如果没有的话要看看书也是很好,然而我手底下的这本未免太不适合春光,就是那本一般的评论说是圣人之言,是深奥,是哲学,是中华文明的启蒙是人类古老智慧的结晶是朴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听词语就和春天多么的不相宜。

是的,我已经打开好久了,是没有看完,所以就那么放着,今天,我想我还是合上吧。

 

很薄,五千言真的没有几页,我是一页一页合上的,想到曾经无数的人就这样收敛起来常常的竹简,因为这本书是书简的日子算计来应该和是纸张的日子一样长吧,我一页一页的翻过去,看着窗外的光影从书册里一点点的溜走,一时间不太知道我挥手灭了那些指引光明的火炬还是熄了通往地狱的鬼火,那些圣人言,从古至今,你能说的清楚吗?他或者他们到底指引的是什么路?

 

目光停留或者划过,就像是缘深缘浅-----

顺着“道可道”的疑惑和一个人对着宇宙万物的对语苍茫,顺着“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这样子语意的辩证和语言的质朴,想着变化,想着虚无,想着存在,想着只有矛盾成为永恒,想着除掉是不是对“恶”最好的态度,想着朴素的文字说出带着丰富的意思恰如璞玉浑金------

随随便便的想着,也随随便便的翻着:

 

不尚贤, 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
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其实目光每次这样的句子,真是让人一阵寒意从心头生起。

想起来鲍鹏山老师提醒过的一句话:“如果,这不是教诲,不是想法,不是思想,不是主张,是对现实的描述”不由已经:那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

如果远古的世界并不比后来少一点丑恶,也不比后来我们能知道的历史少一点血腥,只是更加的虚伪,那么那个世界该是怎样的恐怖?

文明一路走来,步步在鲜血里跋涉,犹如嗜血的神灵,要人的热血去献祭,到如今也不过是这样,当年难道真的会比现在更加的美好吗?

你也一样子听过过过刑天的故事,你觉得是什么激起来了那样的反抗?只是因为它本身的恶吗和嗜杀?还是如果战败了,惩罚将会更加的残忍?传说中的黄帝当真的就是传说中的仁德吗?

如果曾经的炎黄绕舜禹并不比后来的秦始皇汉武帝朱元璋少一点帝王心思,只是更加的虚伪,那当年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

如今早已经没有了记录,那么当年是不是也没有记录,曾经周朝的藏书室里到底都藏了写什么书?如今周朝之前的书,除了一本谁也看不懂的八卦,我什么也没有听说过了,那么当年做着藏书吏的老聃难道就守着两片八卦不成吗?

如果不是,如果曾经的藏书室也想是现在的国家图书馆或者保密的档案馆一样有那么多的内容,那么老子当年他到底都看到了什么?

是怎样的真相?是怎样的记录,是怎样的现实和怎样的思想催生了用刀笔一字一句刻下了他的句子,这些如今已经再也不可能复原的句子里,到底那些是记录?那些是叹息?那些是揭露?那些是真实世界的主张?那些是向往?那些才是主张?那些句子是他的欲言又止?那些句子是当时的禁令它无法出口?

当年的那个世界里,他为什么要走?为什么就一去再也没有了消息,你知道后世范蠡的饭后,张良的归隐不过是后人各种意图的附庸,纠其真相只怕是无处存身仓皇逃命来的更有可能一些,那么当年城池外骑青牛要离去的老子呢?

归隐,这种事情,要不是带着欲望;为了寻找一条东山捷径,要不是有着苦衷,他是那种?

被害的人在离去的时刻会尽量带一点线索,走掉的人那怕只有一句一言的机会也会给一句交代。

那么当年的落日楼头,他一字一句把这些话句句刻下,仅仅是为了叹息吗?仅仅是为了成为被后世标榜的圣人吗?还是已经绝望到要离去的他还想留下一点希望?如果是后者?那么为什么在这本书里我看不到一点希望的痕迹?

                                                                                 *

老子,李耳,又或者是道德真君先生,如果,我一切都听,那么被尊为圣人的你到底是要我做什么?到底又要我怎么做?到底又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

我是听见了,听见了你说: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那么你是要我如何,要我做好好先生吗?要我明明看到的是白色说成黑色的就为了保身吗?

 是的,我可以这么做,实际上这种事情很容易,实际上,这种事情还很容易被说成:知时务者为俊杰。

可是如果一步历史寸寸光阴里都是这种俊杰,难道呈现在我眼前的一部清史难道就是一路明媚鸟语花香吗?那样的一部青史我难道不会更加的绝望?

是的,我是听见你说: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

那么你让我如何,我有天生婉转的歌喉你要我做哑巴吗?我丽质天成就应该去毁容吗?我考试明明可以考一百就为了不被人嫉妒因为这样子安全,我就应该只写到六十分停下吗?

历史上所有的红颜好像命运都不太好,难道他们就该去做村姑吗?

历史上所有的名将命运也没有好的,难道他们都应该做农夫吗?

持而盈之,为什么不是鼓励其他的人赶上来一定要是要让我停下前进的脚步?

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那么我就应该给我的宝剑打造成腊的枪头不让他展现宝剑的光华吗?那根一根棍子有什么区别,那样难道比折断了好吗?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那我就该游手好闲穷得叮当响过一辈子什么都不做吗?反正到头来总是收守不住?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我的财富遭到记恨,惹来灾祸,我的才华被人嫉妒,遭人谗言,我的功劳,遭人忌惮,遭人陷害,到头来都是因为我“富贵而骄”都是因为我把我的所有给人看见了而没有藏好吗?这些都是我活该吗?就算是,那么你到底在指责我什么?是指责我不该去挣一份“富贵”,还是在指责我不够虚伪把真实的一切真是的展现了出来?

我可以不可以再想一下?如果后世的故事也还是从前的演绎,舞台上的人不是做到了从先的残酷却做不到了从前的虚伪,才有我后来看得到的一幕幕血腥和残暴,那么曾经你看见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功遂身退,我功成为什么是我应该身退?我退下来,那么是谁应该来享用我功劳的成果?为什么我的劳动成果就应该是别人来“糟蹋”的?而且我要退出去连知情权都没有?

这是“天之道。”原来这就是天之道。现在,我大概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人要做“天子”了?也明白强盗们为什么也在理直气壮的说“替天行道了?”

如果“天之道”,如果先生,你看到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子发生的,如果你看到的所有的功成不知道身退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如果你并没有骗我,如果这是苍天的意图,那么我最自然的想到的是苍天被人利用了.

 也许是强盗,也许是化了妆的强盗,不然怎么会这么纯熟的运用强盗逻辑?

而你,这么诚恳的告诉大家,这句话就有因为你的博学和诚恳更像真的了。

                                                                                      *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还有这句:功遂身退,天之道。

 

也许是这样的教导和告诫,也许是沉痛的诉说变成了告诫,然而不管怎样,只怕到头不仅仅是儒家的济世,不仅仅是法家的制度,连要超脱的到家也成了“帝王术”了吧?

把所有的精髓都不择手段的拿为己用,所以中国的封建才封建了这么久吧?也所以推翻才要流那么多的血?是不是呢?

不是学了经济策,卖给帝王家,原来不管你学了什么策都是要买给帝王家的,因为当时的天下,只有这么一个买主,所以没得选。

我也听见你在说治国:

你说:治大国如同烹制小鲜。

虽然不太确定你的生存呢年代,但是成汤总是在你之前,你也看到了他的相国伊尹是天下名厨,这句话和这段往事有没有一点关联呢?那你是否比我们更加清楚那位做了宰相的名厨是一个小人还是一位智者?

 

我听你说: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
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

-------这便是治国的手段了。

原来这世界上的民都是刁民呀,要这样对付,如果是这样那么干错一国之民生下来只留傻瓜,天长日久都成白痴,不是更加的容易统治吗?

只是统治着这样的一国之民,好成功吗?---------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
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

原来让老百姓安居乐业都不是目的都是手段呀?即便是这样,实际上我心里也还是希望历代的帝王那怕能听你一句话,那怕是做为手段能吃饱穿暖也还是求之不得的?

到底,你也是如所有的诸子一样可怜,因为也很少有帝王把这一点做到了。

 

 好吧,国毕竟是太大了,我去操心也未免太过不切实际。那么我读一回书还是看看对人的规劝吧。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於婴儿。知其白,守
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於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
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於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
割。

---------这是教导吗?

我在阳光下读着书,读的寒意从生,读的委屈莫名。先生这就是你教导我的道理吗?这就是你给我的方法吗?

你叫我明明会的,应装作不会,明明知道是白的硬是要说成黑,你说那明明是我的光荣,我不能带在身上显摆不说我还有装作那是我的耻辱,明明是我的功劳要我当作罪过去对待。

不管是发明了地动仪的张衡还是改进了印刷术的毕升都应该低到尘埃里去,说:我怎么做了这样的东西?

所有的得胜的将军在还朝的时候都不能看一眼那些热情的百姓,必须在玉阶之下把功劳成功拱手送人然后诚惶诚恐的谢不完别人的恩德,是吗?

先生,这就是身为古老文明的先祖的你教我的智慧吗?

难道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春天,我不去逛街,不去酒吧,不去踏青,不去追星,我去看谁的演唱会我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看一会儿书,竟然是要学习这些吗?

---------

可是,如果我读过中国的历史,那怕只有一段,那怕我不知道你以前的任何故事,只是听说了你以后的一些往事,我竟然还是不能说你是错的。

偏偏你是对的.

那么,难道我活着就只能做这样子的人吗?

还是,我只有成为了这样子的人才能活着呢?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
之,必固与之。

这样子的话也是教我的吗?

我一定要如此的虚伪狡诈吗?

我不可以坦诚待人是吗?

如果我不用,我就会在这样的智慧下粉身碎骨对不对?

可是,越来越厚的历史似乎是越来越多的证据,你是对的?

那么你是希望我做什么样子的人呢?

“含光混世贵无名,不用孤高比云月。”只有这样子才能活着是吗?

可是,天有三才:日月星。

       地有三才:天地人。

我已经是生成了天地的精华,怎么去含光混世呢?

不想,你这里竟然是,竟然是连这样的方法都有:

我是听见你说: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    。我好像明白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平庸者了。我一直都觉得每个孩子都是天才,培养或者仅仅能够让他们自由的生长都可以成才,我说的成才是花成为花 ,树成为树,不是为了好看把树修剪呀挫呀砍呀抽去氧气呀甚至用高科技改变基因让他成为花,也不是为了挺拔把一朵花拉呀拔呀抽呀打鸡血呀甚至用高科技改变基因把他变成花。一般情况下,是什么总会长成什么的,可是这个时间上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到底什么也不是,原来是有那么多的人“挫其辉,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看看,把一个天才变成白痴也很不容易是不是,也要经过这么多的步骤?

我听说当年仓颉不过是造了个字就弄得“鬼神皆惊”。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如果神仙当真控制过人的世界,如果这些花是神仙说的,那么我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一定是那么人间天才的成长妨碍了神仙动人间的统治。

看看这些词语吧,简直就是带着挫骨扬灰的狠绝,不把你折腾平庸了决不罢休的气概呢。


   我听见你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迭乎?

我听见你的学说一句一句的说:去人为,要自然。

这两年提倡自然似乎提倡的很严重了。

我在想,如果一切动听自然的,人类何必从丛林里走出来,依然在岩洞里老老实实做着生物链的一环不是更好吗?

而当年,人类在站起来的时候,在从丛林里走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不是被赶出来的吧?)难道不是因为我们能走更好的路能去更加光明的世界才走出来的吗?

人难道不是因为不满自然界的规则才走出来的吗?人难道不是一位人道是比自然更美好更文明才走出来的吗?

看着满书架的《狼性生存法则》之类的书真是赫然心惊,更多的却是不明白.难道进化了这么多年都白进化了,文明辉煌了那么多年还不如原始丛林的狼呢,不然为什么用它那里的法则就能在这个人类的世界里立于不败之地呢?

原来狼性比人还先进着呢?当年猴子直接跟狼学学不省事?还进化成人在折腾出来书把狼的生辉研究到人能理解的地步在低头学习,绕那么大个弯子做什么?

弄到如今,人不把自己折腾成一匹凶残的狼难道还不生存了?

 

可是,如果不是人道还不如自然之道,为什么要学习的是我们?

如果我们真的是先进的,怎么不见自然有物向着人的方向进化?

 

如果人和自然本来就在两条路上,那么把圣人们朝着天地的为大度去折腾到底是在折腾圣人呢?还是觉得天降阴雨地生灾荒把人折腾的还不够还要圣人再折腾一遍?

如果人世事想着自然学习,只怕到最后另外的两句话更容易落到实处吧,那两句话是:强梁者必残酷而无悲悯,柔弱者必然虚伪而无羞耻心!
 


   我听见你说: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如果是这个理论成立,我们不是都受骗了吗?原来那么多无私奉献着或者奉献过的人都是为了“私”所以才无私的呀?

原来无私,无为,不争都是手段,都是有目的呀?

 

就算是真的,也请不要告诉我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私的为人做事情的人,没有不是为“私”就不去无私的人。

我情愿一是天真,也情愿相信这样的人是有过或者有着的。毕竟,我还不想现在就绝望。

 

但是无论如何。

可是做事情的时候不想着自己反而更能让别人记住倒是真的。

所以,就算是为了“私”这个目的,也还是不能只想着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都看见了,还是什么都知道,你知道的:大兵过后,必有凶年。我可以可以问,这句话是用了多大的代价用了多少场战乱换来的,说出来后还是在被一遍又一遍的重演。

“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你看见了国之利器是什么,为什么一个国要以见不得人的“利器”来治理,到底是因为“利”所以不可以示人,还是因为不可以示人,所以才能成为“利器”,就像那些见不得人凡人不能想到的阴谋?说出来人都不会相信,挑战着人的良知和承受能力的阴谋。

 

圣人,本来就不是常人,我听见你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我听见你说:圣人无常心。

看和血流成河流血漂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那是圣人,看着亲人在眼前了,离去,转身能神情如常的去救护苍生那叫圣人是吗?所以自然的可以过家门而不入?

可是,这谁家出一个圣人该怎么承受呢?

 

我不读了。

我不知道历史上的读书人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是一个什么场景,会有一个热血的青年在遇到这些文字的手用宝剑把它碎成漫天的竹简吗?

我觉得,如果是热血的青年读者这样的文字应该是一锅沸腾的水没有经过任何的过度骤然被凝结的感觉。

 

一直以来,这本书似乎都是用来修仙的,因为道家,不超然物外怎么能是到家呢?

 

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我想我应该没有理解错吧,超然其实是悲愤到了极处。

 

我实在没有办法心如止水,如潺缓的春日一样读过这些文字,也实在没有办法口齿噙香的进行阅读,不过是路过,触目却是那样的惊心,如同触摸着万年的寒冰凝结成的悲还有凉,悲凉到让人在这个春日心生绝望。

 

竟然,如果是描述那是最真实的描述,对世情对人情。

      如果是告诫,那是最真诚的告诫,目的仅仅是让你能活着,不辞苟活。

 

其实,我也还听到了你对“道”的描摹,也听到了你为了阐述清楚一点一点点的定义,也听到了你说:纳天下之垢者,藏天下之机。”我觉得那些负责审核电影和书籍的机关至少应该看看这句话,这样那怕他们真的从心底一位某些镜头是少儿不宜的吗,多少也会手下六点情。是的,我还听到了你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铿锵。我也听到了你说: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一句话的时候,不是觉得释然,不知道为什么到觉得是一种玉石俱焚的决然。我还听到了你说: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我不知道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能不能想到它的用处,是被书写在一座座山头飘荡在绿林之中呢?

 

最后,我听到你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那么这些应该是你的字字真言。

而我不知道的是这些真言是什么呢?是记录,是教导,是规劝,是感慨?是一腔热血的冷却剂?还是为人处事的良方?

 

我也不知道当年在那个遥远的藏书室里,那个阅读的人,眼前到底是拂过了怎样的风云,于是在抬起头来凝望这世界和时间的时候,眼睛里再也没有一丝纯真,甚至希望。我知道的只是这样的一个身影离去,身后的时代在史书上被说成礼乐崩溃,我也不能知道那些被弃掉被毁灭,那些湮没在战国战火中的一切是好还是不好?是不毁灭,还是被抛弃。

今天,只是面对这写文字,如同面对着被岁月风雨剥蚀又涂抹过无数次的断井残垣,我已经无法想想当年说这些话的人是怎样的表情,是怎样的眼神和心境,当然,我也无心更无力去研究。

只是,你可以不可以不要给我一个踯躅远行或者飘然而去的背影,你可不可以转过身来,看着我答我一句问询:如果这个世界如你所愿,你要它怎样?

 

而且,如果你在那么久以前就已经绝望,那么这后来那么长的历史意义在那里?证明你的绝望是多么的深刻和有道理吗?

如果,从那个时候,一切就已经坍塌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么又过了那么长时间以后的现在呢?

 

我知道所有升起来的疑问终究不会有任何的答案。

更何况这本书我也要合上了。

大概明白那些句子很是艰辛,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文字,相信还是怀疑?照做还是反驳?悲愤还是淡然?

所以,我决定暂时合上这本书。

至于以后,也许会打开,也许不会,那看以后的机缘和心境吧。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3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