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清明的那件往事  

2012-04-03 21:4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下,知道一首关于清明的诗歌以及追忆一下往昔的人就可以了吧,为什么还要问清明节的来历。这一个问题,其实我真的不是不那么的想让人问我,虽然说出来似乎可以显示我的博学,但是我还是不那么想说,我不想说不是因为我不知道,知道我当然是知道的,对于这种既不能吃也不能喝一点儿现实作用都没有的东西,我这里一向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这个故事我不太知道别人是怎么朝着高洁这个路数标榜的,但是就我感觉,真的很残忍还说不出来那儿带着矫情,总之不是我喜欢的路数。故事嘛,温情就带着温暖,曲折就带着悬念,残忍就带着铁血或者是悲壮都还好让人听下去和转述出来,这个故事,可有点问难我这个复述的人,不知道有些地方该搭上什么色彩,是该难过还是该笑?是该歌颂还是该悲哀?是该庆幸还是该诅咒?

 

这个故事的起点我就不喜欢。一场宫闱之乱,又没有任何的创意。晋国的国王宠爱骊姬,引发里骊姬的野心,她要把自己的儿子立为太子,于是就想杀掉国君原来的两个儿子。如果要怪骊姬狠毒还不如说历来一定要立嫡长子的规矩太混蛋,本来似乎这个规矩是要保证那些嫡长子们的位子以及位子上的荣华却不料制造了太大的诱惑,有没有人保证那个现出生的就能干,也不知道要这条规矩做什么?似乎就是当宫闱之乱的引子的,而且那么多年,那么多的有识之士捍卫捍卫还打着各种旗号。都不能动一下那根生锈的大脑想想这条规矩可合理不合理,反正我是知道后面的唐朝的玄武门,明朝的燕王夺宫可都是打这条规矩上结出来的果子,还有其他没有成功的就更加数不胜数了。真的不知道是谁定下来这么一个规矩,大脑里明明缺根弦又贪婪,对人性也没有一点儿洞察力对世事又没有一点儿预见性偏偏有权利定规矩,把人生生害死无数。

 

然后王子申生不肯逃跑就被杀死了。据说不肯逃跑的原因是他爹让他死他不能不死,据说这又是一条圣人训。天底下的圣人都是替当权者说话的吗?据我听说有一个叫孟子的圣人说的那句话是:父慈子孝。也就是他这样的圣人说的那句人话是和睦是对双方都有要求的,而且似乎是老爸先不错然后儿子再去孝顺,也不知道怎么就折腾到了老爹一句话儿子无条件的死。反正死了。最郁闷的是后来所有的这样的死都是被歌颂的,尤其是这一句的姊妹句: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简直就成了对“忠”的要求。有这么一句话在,也难怪了,难怪那么多人为了当个“君”不择手段不惜成为孤家寡人拼尽了最后一点人性。

 

还好,那个叫重耳的家伙还知道逃跑。这一路据说是很系辛苦,而且似乎是一二十年吧,就算游山玩水似乎也太长了一些,更何况是逃亡,简直都够写一本《王子流浪记》然后出版发行的,但是如果知道最后的那个返回了祖国成为了国君的happy ending ,似乎这一路还蛮轻喜剧的,不管是被老婆灌醉了被谋臣折腾走,还是被农民奚落。

 

但是关于介子推的这一幕可实在很想让我跳过去。因为太过残忍。我不喜欢极端的环境,那种考验着人性把人逼成野兽的极端的环境。

我真的不以为老大没有吃的了,做小弟的把自己奉献出去叫做忠诚。这个做法且不管是怎样的目的,他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人是可以不被当作人是可以被当作食物的,不管是这样子对人还是对自己首先都违背了人道。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做法引发了后来三国的故事里那个讨好刘备的家伙杀了妻子,还有后来那个叫张巡的守城官员做了那么样的抵抗,难道城池被破落到敌军的手里能比把活生生的人变成盘中餐还要恐怖,就算是那样的恐怖,那杀死她们的也是敌人,被敌人杀死总比被自己人“吃”掉好吧。

 

这件事情如果发生,更合乎自然的情况是一是因为跟班太害怕老大,自己不动手割自己一块肉说不定整个就玩完,二是因为小跟班想投资,就像齐国的易牙和刁竖对齐桓公做的那样。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是更可能的情况,可是我实在不愿意那个可怜的介子推是其中的任何一种情况,所以我用感情选择,就是介子推不想看到他的朋友兼国君的重耳饿死,于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牺牲了一块大腿上的碳水化合物。但是残存的怀疑是当时真的到了不吃就会饿死的地步了吗?如果是这样他这个伤员怎么就没有死还有他的别的跟班,没有记录说他们互相咬了对方一口。

极端情形下的极端事件,不说了。但无论如何,就算是介子推的投资重耳先生也应该回报的。然而,他偏偏忘了。当然,你可以帮他找借口,毕竟流亡的时间太久了,而且他回国后又日理万机,当国君吗,只后宫也够人忙活的不是?

 

忘了就算了,谁还能不忘一点事儿,如果是有意忘的他是想忘记当初的狼狈还是恩情还是自己曾经是一个吃兄弟血肉的人不得而知。然而从他记起来了到有了如今清明的传说就更加的让人听得那一接受。最简单的叙述,他记起来了派人去找,介子推不来说施恩不为图报又说是清高,又说不是不为富贵荣华又说是赌气,让我奇怪的是无论哪一种说法都见不到人物的半点真性情。然后,人家不要了他非得去给,我真的讨厌死了这种举动,一样东西,人家不给非要,那是霸道,是不讲理,一样东西人家不要,硬给还不许不接那也是一种蛮不讲理的霸道,不管是哪一种都没有半点顾及到另一方的感受。

 

我总觉得更可能的情况是介子推躲不过他的“要”,试图躲过他的“给”,然后他躲到了山上,据说是深山更深处,结果还是没有躲开厄运。据说是一个人给已经成为了晋文公的重耳出主意,国君嘛,主意总是有人会给出的,主意是放火烧山,这样子介子推就会出来,结果介子推没有出来活活的死掉了,据说还有他无辜的母亲。对这个事情的真实程度我没有办法查到,意图更加无从知晓,可是在这样的一件事情里,做为国君既看不出来他的智慧,也没有看出来他懂常识,更加觉察不到他对他曾经认识的人有一定的理解。他简直就像,木偶和弱智一样实施了这个计划,难道就连森林着火人葬身火海比掏出来的可能性更大都想不到的吗?更何况火一烧起来不由得人,他怎么就不怕伤及无辜?如果不是这样的事情,我的印象里一向是人要灭口才会做的,很难想像用这种方式找人。那时候他已经是国王了,拥有倾国之力难道找人就只能用这种方法,而且他身边的人,那些把他从美女身边拉走的有知之士们也都同时弱智了一把?由着他就这么做了?

 

再后来找到了一具尸体,他追悔莫及,然后规定从此在这一天不再起火为炊,只吃冷的东西,于是这一天又叫寒食,也就是清明。

对于这一点,也很让人生气吧,他自己做错了事情自己后悔关别人什么事,为什么他一个人做了后悔的事情全国的人都要买单,一国的人都不许吃热的东西,而且也不说吃坏了胃口谁负责?

中国的老百姓可还真是好的,就这么一句怨言都没有跟着买单还说我们的国君是有情有义的人,然后还世世代代的记下来了清明。

 

一般情况下,有人问清明是怎么来的,我也不能折腾这么多废话出来,显得自己多二呀又愤青而且多没有必要。

我思量了一下大家的接受能力和愿望,一般情况下会这么讲述这个故事:

从前,大概在两千五百还是两千六百年以前,春秋战国那会儿,晋国王后死了,国王又娶了一个新的美女叫骊姬。骊姬想让自己的儿子做国王就要杀死国王原有的两个儿子,他杀死了一个,另一个叫重耳的逃跑了。逃跑的时候有一天没有吃的快要饿死了他的朋友不忍心看着他饿死想着他以后有机会做国王还要把动乱的国家收拾好这个责任,就割下来一块自己大腿上的肉给他做了肉汤。他捡回来一条性命很是感动发誓若能活命有成为国王的那一天一定好好好报答他。后来,他做了国军以后因为忙就忘了这件事,想起来的时候去找他找不到了,他躲进了山里,山很深,树林很茂密,他找不到,这时候他的顾问除了一个主意说,把山烧了,他一定会跑下来的,他听从了这个主意放火烧山,谁知道却烧死了他的朋友和恩人介子推先生,然后在他尸体边的石头下面他还找到了一封信,说:我知道你来找过我,如果你还记得我就做一个好国王吧。于是他就努力的去做一个好国王,实际上也还不错。只是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他想到朋友的死就难过的不想生火,于是就吃冷的东西,后来全国的人都跟着怀念,这一天就被叫做寒食,也就是清明。

 

故事这么讲出来还是很感人很能让人听下去的。而且听的人一般都会很满意这个答案,而且如果是说给外国人还传播了中国古老的文化。只是,我在把这个故事这样子道出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把这个故事给与了太多的粉饰。而且就我本人而言明明知道一件事情绝对不可能是这样子的还要把它加工成这个样子说出去,真的不是很舒服。

 

那么我们听到过的故事里,有多少是经过了粉饰的?或者有多少不经过粉饰加工我们听得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