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当岁月走过流年  

2012-04-02 18:0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不是因为清明的原因才想起来外公和外婆,其实,是一直的都没有忘记过他们,每次想起来家,就觉得他们都还在家里,仿佛我只要回去,外婆依然会从长满了青菜的小院里走过来,手里握着一把豆角或青菜,扶着墙站在门口满目喜悦的打量,然后里屋的外公也会慢慢的走出来问回来的是那个?

 

 那个场景,太熟悉了。真的没有办法忘掉的。

其实外公去世也已经五年了,是在外婆离开我们两年之后,他们也团聚了很久了吧,在天堂。

只有日子,还是朝前走着,最是无情是岁月。

 

想着趴在外婆的肩头,问她那么老了,可害怕过死。她笑着,说:该怎样就会怎样了,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是那样子的独立的老人,早在之前的很多年就自己把棺木什么的都打点好了,还有那么几年,那些棺木,因为外公外婆对生死的自然态度,就那么像任何一样家具一样的放在家里很多年,因为木质不错还用来储存过粮食。而且上面平平的,放上被子还被当作床。在外公外婆的小院子里,一切都是可亲可用平平常常的,就算是有棺木也感觉不到丝毫的恐怖或是不吉利什么的,像寻常的家什物件一样可亲的。

 

他们都不曾说过什么视死如归之类的话,那是他们语言之外的成语,但是他们真的就像回家的一样的默默的平平安安的走过了人生所有的路程,岁月在他们那里,一点儿都不惊动,可是他们的一生,那是怎样的年岁:日本的侵华,国内的战争,建国初期的三年自然灾害,还有四人帮,他们也颠沛流离过,也吃过树皮啃过树叶,可是那样惊动的岁月竟然硬是没有打搅他们平静的生活,他们一直平平安安的到了暮年,而且在暮年的岁月里,生命依然清晰明澈,犹如静静的水。印象里,他们都没有抱怨过,总是说这也很好,那也很好,我们都闹成那样子,他们也是说好。

 

相对来说,活到了九十岁的外公和外婆也是高寿了,辞世自然的犹如花儿开过后会谢。我没有的太多的悲伤,却有着无比深切的怀念,我常常想着外公和外婆那么平平常常的有岁月悠远的一生,觉得能在跌宕的流年与艰苦的岁月里走过一生未尝不是岁月对生命的慈悲。觉得能平静的走过流年不为岁月所伤,未尝就不是一种智慧。

 

总是会那么自然的想起来他们的那个村子。好小的村子又是平凡的很,不说伟人,似乎连个大学生都没有出过,一直就那么静静的,民风质朴之极,就是四人帮那阵子,下放到他们那个村子接受他们“再教育”的知识分子也没有受过罪,他们依然把从北京来的大学生当作有学问的人,说人家多好,多有本事,人家治好了谁谁的什么什么病,所以人家大学生不会捡粪,不会挎篮子,他们就去教他帮他后来听说人家能回城就赶紧让人家回去。那一段日子我在所有的书上看过的都是血泪控诉惨不忍睹,只有听外婆平平如话家常说来的时候才能听出来几分温暖,就觉得落后也未必是那么坏的事情,在一切都先进发哦疯了的时候在他们那个落后的村子里竟然还能不管时代疯狂的什么地步,还保存着人情本质的温暖。

 

最喜欢的是外公外婆的家,也是那么小小的院子。一间堂屋,里面是床,床头放着外婆的针线筐,那时候是我的最爱,家里妈妈不让我乱折腾,我总是到外婆家里的时候折腾她的,她总是不烦,不管的的事情小到怎么地步,她都是那么认真的对待,现在还能想起来她眯着眼睛帮我参谋那一块布和那一块布封在一起好看,给我参谋里面是放麦子还是放玉米,还那么耐心的教我怎么缝合怎么锁边不容易让里面的麦子和玉米掉出来。其实有什么当紧的,不过是一个沙包。

堂屋外面紧挨着一间厨房,里面是熏得黑得发亮的房梁,下面一张桌子,桌子上永远有好吃的,芝麻盐呀,八宝粥呀,新鲜的西红柿小香瓜呀,那是的童年的盛宴,我直到现在一想到好吃的,都还是外婆的那件厨房,我妈妈那时候太忙,一锅面条能让我吃三顿,好在我还有外婆。和厨房对着的是一间牛棚,不是关知识分子的,货真价实的住着牛儿,偶尔羊也进去,还有一屋子干爽的草。后来没有牛羊了就放杂物,其中放过一面镜子,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面镜子被我打碎了然后不敢告诉人赶快回家,还一连几个星期不去了,一直到觉得他们应该忘记了才又去的,他们似乎真的就忘了,一天一个字都没有提起来过,只是到回去的时候,我隔着门听见他们嘱咐我爸妈,说:一面镜子有什么要紧的,能为一面镜子把一个孩子吓得不敢来了。

牛棚外面是一棵枣树,夏日的时候,外婆就坐在那棵枣树下乘凉,一边摇着蒲扇,一边把身上落的小虫子蚂蚁之类的拂到地上,是轻轻的弹到地上,或着把他们震落的地上,不管是蛐蛐儿还是蚂蚁都不去伤了她们,外婆说:不管大小,都是一样生长。生长,河南方言,就是生灵。

 

那些日子寻常的就像太阳东升西落,就像是星星晚上升起来,就像是风从田野上吹过来,我当时并不知道有多少幸福填充着我经过的日子。是在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觉得,童年有一个外婆是多么幸福的事。

 

外公那时候做的事情是地里的活儿,然后在我们去的时候就是带着我们去南大桥底下买吃的,我们不去的时候他积攒着他的零钱,然后等我们去了再花掉,就是糖豆呀,花生呀,瓜子呀,一粒花生米调到了地上,他再捡起来,揉去了皮儿再放回到我们手上,疼爱和呵护,说实话我也不记得他们说过,但那样子深厚和绵远的爱那里就在身边那么浓那么秘的包裹着。当时只是觉得好舒服,好开心,等慢慢的大了才知道那些爱的质量。

 

从外婆家到我家的一条小路近乎阡陌,中间几户人家,几条田埂,我妈妈都能放心的让我们跑过去,我外公在我们跑过去后还不舍让我们自己回来,骑着他的自行车把我们送到村子口,后来骑不动车子里,就推着一步步把我们送到村子口,后来也推不动车子了,就在那儿看着,后来,终于不再走那条路了,因为外公外婆住进了我们家,后来,就老去了所有的光阴。

 

所有的共处的光阴里,他们就是那么耐心的等着我们长大,错了也舍不得说,我妈说我们她们也拦着不让,就说长大了就好了。

搂着外婆消瘦的肩膀对他们说:我已经长大了,只要再过一点点时间就可以出去挣钱就可以买东西孝敬你们,所以就算是快九十岁了也要等我,要活到一百岁等我到我有出息一点的时候。”

他们在我读书的时候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在我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叹气着急有怕我难过,在我出去的时候想我,在我教个小学一个月挣三百块钱的时候都说我好能干,他们只是付出到没有什么再拿出来付出了就走了。他们没有等我回报,或者从来也没有想过。

 

家里的那一本《水浒》还在,跟小妹吵架的时候摔破了,是外婆一针一线给缝上的,如今线和书都好好的在着,外婆已经走了那么久了。

橱窗里的那件淡青色的床单还在,那是我出去读书第一年丢了被单回家的时候准备拿一条,外婆给选的,说拿一个就拿最好的。如今它已经很旧了,就是舍不得扔,拿起来的时候还能想起来外婆的声音。

打开电视,有豫剧还在唱着,只是没有听的人了。

好想念那最后的陪着外公外婆听豫剧的日子,听他们那么惊奇的夸我:小妮都没有停过戏,怎么那段故事都知道。

好想念逗着外公念戏词的日子,说那么长的戏词,外公你都记得下来,真的是天才,然后看着他们得意。

 

想起来外婆去的那两年,只是剩下了外公,假日里回去问他:外婆呢?他总是淡淡的说:她刚刚还在呢,出去了,总是是不多大会儿,就该回来了。

听得人泪一个劲的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外公16岁,外婆18岁,相对于那么长的一生,两年不是一会儿是什么呢?

终于还是团聚了。

 

其实,一直都不是没有准备的。可是在那一刻还是很难过。

不是所有的时候,但是有时候会很想,想得没有办法。

 

我的外公和外婆都没有任何伟大的事迹,生命静静的走过像岁月走过流年,在面对着生的时候,不管是怎样的艰难都不避也不怨,在面对死的时候,也并不怕也那么的自然。

佛说有轮回,基督说能永生,民间的传说人死了会变成星星,自然科学说因为转化,能量守恒。那么我的外公外婆现在是化作了那一颗星辰还是清风呢,他们现在又是以怎样的方式跟我分享这个人间呢?

一个人在春日的艳阳下走着,想着身边这一丝一缕的阳光这一片一片的风,是不是也含着外公和外婆的气息呢,是不是他们想我了特意的绕到我的身边来看看我了。这样子想着会觉得世界都是温暖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