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活在上海记忆里  

2012-04-15 20:56:01|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明知道没有多少时光可以轻掷了,但是知道也只是知道,要是知道的都照着做那实在不是我的风格,于是知道知道着,浪费浪费着,一个下午也实在太短了,什么也没有做在家里磨磨蹭蹭的,收拾收拾床单,换换洗洗衣服,打一打电话,就把时间扔还给了日子。终究,我也会把自己还给生命的,我也想无数的人一样知道着这个也在知道的同时不自觉的选择了忘却。

 

看看天色将晚,想着傍晚是散步的好时节,就出去走了走。

华灯初放的浦江两岸在眼前星辉流离,隔着不远不近刚刚好的距离,既然是适合远观的风景还是远远的看着吧,就算是真的走过去,还是会觉得和眼前的风景咫尺天涯,就算是浦江的风把人吹冷,也还是觉得自己在看衣服立体的画。和太过辉煌的景色以及太过完美的人总是不自觉亲近不起来,就算是欣赏着喜欢着,也还是在距离之外。

 

在这座城市里,让我觉得亲近的还是那些灰尘飞舞的小街和胡同。抬头看着窗户外面的晾衣架把天空隔成一块一块的,上海少有蓝色的天,那天幕就像是灰色的布平平展展的晾在架子上,偶尔还有滴水的衣服,很偶尔的时候,不小心看巧了一个角度,那些衣服就有福气伴着天边彩色或者白色的云霞,看起来,云想衣裳。看起来而已,普通的风景带上风情有时候很需要点想象力,不是所有的时候都能成功的。

 

那样子的胡同里,卖菜的在卖着菜,卖饭的在卖着饭,收垃圾的在收着垃圾,那些骑着自行车修东西的人骑着那里都响着的很有些规模的自行车呼啸而过,把声音和悠长的吆喝长长短短的留在街上,有些小孩子们没有事情,就追着车子模仿,哈哈的引来一群人笑,偶尔也有摩擦,不打起来不造成事故的时候可以当作情景剧来看,比表演原汁原味的多了。没有琐事也没有心事的时候一个人沿着一条小街慢慢的走过去,也是缘溪行,忘路之远近的悠然,偶然会是一种误入桃园的欣喜。桃源,那个地方难道真的武陵吗?

 

周围有很多这样子的小巷子,很小,叫着奇怪的名字,有时候站在名字下端详,想着它一定有一个来历,然而没有人告知,一步步在巷子里走,遇上一个个擦肩而过的人,知道每个路人都和自己一样自有来时的路,来时只怕也是一路山水或者一路沧桑,只是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你无法阅读到属于他/她的那一份万水千山。人在尘世的光阴里漫步,眼见一沟一壑,应该是可以猜到的,那些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也应该自有层峦。

 

记得这边走转过一个拐角有一位修着鞋子的老爷爷,有着红色的脸膛和很是破旧的衣服,系着的腰带至今还是一根布条做的袋子,有自己的手艺,一块一块的挣钱,他应该是很老了,老成了上海记忆的一个部分,在这个有着全世界最时尚的服装和鞋子的城市,他守着他小小的摊子和手艺,就像是上海记忆里的符号,我去过两次,所以有一次在一个电视台上闪过他的时候我认出来他,那是一组关于上海记忆的照片,不过下一次修鞋子的时候我还是只是问了价钱,等着鞋子修好,付钱,走人,没有提在电视上看到他的事情,也没有问他知道不知道。我怕太多的问询是一种干扰,而干扰不是我们对这样的老人应有的态度,每次看到他,还有他们,还有那些很老了还在地铁站积攒着报纸或者卖杂志的老人,还有那些除了自理自己的生活还要照顾小孙子的老人,不管是发生过了怎样的事情,他们都是有韧度的生命,守着艰辛不辞生活,那是很值得人尊敬的。

 

有时候会很吃惊,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城市,在这个高楼大厦不雨后竹笋长得还快的城市,有些场景竟然还在,有些古老的东西竟然还是活着的。比如巷子口那个修衣服的小店,里面的的缝纫机竟然还是很久以前见过的样子,竟然还在一针一线的缝着,竟然还有各式各样的布从下面穿行,大门前走过的时候,时间好像倒退了几十年。比如,下班晚了从地铁出来,那个路口还有一个爆米花的摊子,就在地上,旁边爆米花的炉子,和曾经看过的一模一样,依然能够爆出来那么白那么香的爆米花。还有一个小店,每次走到那里都是是那首叫卖一样的旧日香港的歌“酒干尚卖无?”时间在有些地方真相凝固了一样,觉得有些人就像活在一副旧日的风情画里。

 

曾经,年少的时候,看着窗外,向往的不也是千山暮雪万里层云的吗?不也是梦寐着万水千山走遍的吗?我想有一天我真的是万水千山去,只怕喜欢的也是那千山万水之畔的平常。

就像是生活上海,明知道它是那样的奢华时尚,也知道它那样的酒绿灯红,却每天这么平平常常乐此不彼的守着一份上海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