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  

2012-04-01 23:5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从一个小区里出来,看见几个女孩子并肩说说笑笑的走过,一闪而过的身影像是按了一下记忆的开关,就那么容易的打开了曾经的日子,在那些日子里,我比现在年轻很多,年轻的时候,我不是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是我自己,每天像她们现在一样,从来都不曾是一个,去哪里都是一群,那是我有我们的日子。

 

第一次拥有我们的时候,我上小学,一共十个女孩子,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我们彼此抄写别人的作业还不承认,我们把对方的笔想办法换过来自己用,我们从地里把红薯长长的秧子拖过来跳绳,我们把校园里画出来一个经年不变的格子供我们玩沙包,踢毽子,风一样的跑。我们一起被老师骂,有时候还一起被老师打,我们也一起哭,一起委屈,我们彼此也互相吵架,打架毫不客气,然后我们在彼此制造机会和好,然后再打再吵,班级里是“我们”,回家路上也是一群,我们一起摔泥巴,一起用泥巴做各种人物演绎各种场景,我们一起用砖头砸石子,我们一起捡豆子当棋子,我们下动物棋谁又有了新的玩法,我们打扑克牌,我们去粘治疗去挖野菜,那时候不管在班级里还是回家路上,我都是有我们的,从来没有机会一个人,什么都在一起,连弟弟妹妹有时候都感觉是共同的,因为是一群大一点的孩子看一群小一点的孩子。

想来,我们那时候连玩具都没有,但是我们彼此是比玩具好多少倍的玩伴,因为彼此,我们有了童年有了说不清的快乐有了无拘无束。

 

第二次拥有我们的时候,我上师范。那时候我们除了学习做老师,(想不想学习都要学),其实有很多的事情做,我们装饰宿舍,我们满腹怨言,我们集体抗议学校只是教我们打扫卫生。我们声讨学校收了我们的补考费做什么了,那时候我们年经,所有的人都是无风不起浪的,像我这种不怎么起得来大浪的也跟着就跟着别人的小风也要小浪花,最不济也是小泡沫,比如我们跟老师干起来的时候或者跟学生会吵起来的时候,理由在不在我们这边我难道会向着那一方不成吗?

那时候我们有很多很多的试要考,我们也不怎么学习,但是我们也并不害怕,犯不着,反正一个考场有一个仁兄会大家都可以六十分,我们那时候是共产主义者,又总是会发扬互助的精神,我们一起抄小抄,一起研究怎么传答案比较有效,我们后面的一位仁兄人生不幸被老师叫到回答问题,前面的兄弟飞快的找到哪一页把书支起来,气的老师喊:某某同学,你看黑板不带眼镜回答个问题装什么知识分子?

我们那时候都年轻什么都看不习惯,什么人都不管,我们校长光临一起,我们老师知道我们不怎么喜欢校长大人提前关好了,说:同学们喜欢不喜欢给校长个面子,鼓掌不鼓掌的咱看着书别吱声好不?我们答应了我们好心的老师,然后校长大人进门,果然没有喧哗,然而到处是窃窃的私语:这是谁呀?上了三年学怎么没有见过呢?哎呀在,这就是传说中的校长,我还以为校长的车是空得呢,原来里面有人呀?

窃窃声中,伟大的校长巡视了半圈就呆不下去了,走人,后面的相送的声音紧紧跟随:哎呀!怎么这就走了,我还没有看清楚呢。

我们那时候就是能气死人,我们有很多气死人的方法,就像我们有很多上课看小说的方法,可一边看电视的方法,而且越是老师说还珠格格没有品,我们就越是看得厉害,而且拔掉的线路都接上,那一刻似乎大家的物理都好了起来。

那是我们。所以三十门的功课,还有学生会的找茬,还有被我们说成腐败和毁人教育里,我们的青春还是带着光亮闪着色彩,有些还过的个性十足,有些还是神采飞扬,连带得像我这种默默无闻的人都觉得没有白青春一回。

 

后来,竟然还有后来,后来我在大学里有遇到了另一批我们。

那时候,我早上被人连摧带吼吆喝着折腾出去,晚上竟然还被人拉着去减肥,我增肥,她减。说能量互换。早晨做健美操,我越是不会,越是有人偏偏就绕到我后面跳,然后看着我乱七八糟的动作自己笑的直不起来腰,还非得每天站在我后面。那时候我给老师吵了架,就静等着安慰好了,不管因为什么愿意吵的,连一个说我错的都没有,全是老师不讲理又欺负人还常常是没有欺负成功。

我们一起逃课,一起去爬山,一起站在校园的墙头朝下面喊着买柿子,一起逃早操,一起做不大不小的坏事,分工还那么明确,配合也那么的默契,有人掩护,有人执行,然后有人圆谎,有人求情。

我们一起去考口语,一帮人站在一起彼此照应着,我根本不行,站在门口像是要进地狱的人怎么也不敢,丽丽和娟就在门口现场威胁我说:你不先去,我们就去,我们口语这么好,考过了你可没有过的可能性了。于是,我就这么给逼上梁山。还有一回考一个试,考八遍都没有过,最后把替考的招数都用上了还是不过,郁闷得像是末日来临的时候电话响了,里面的一群声音说:哥们儿,感觉你挣钱比考试还在行点,回来吧我们一起挣钱。都不知道一路有多少郁闷的日子就这么跟人打着闹着没心没肺的调侃着就过来了,那么多坎坎坷坷岁岁年年。

我们一起从学校出去,我们一起买电热杯煮方便面,我们一起淘便宜的衣服和包,我们一起跑北京跑上海,还记得第一次闯天下的时候,娟安慰我的话,我说我真的不行,我这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荡的英语挣饭吃肯定挣不到的,她说:你管它,难道别人不是比你好点吗?别人能挣到就行了,我都不信他们吃饭能让你在一边饿着。我一想,可不是,于是就哪儿哪儿都不怕。

后来,我们有一起来上海,一起混日子,一起找房子,一起给房东讲价钱,有人砍价有人说走吧走吧不住了,我们一起看免费的晚会,一起在大年夜站在垃圾桶上看明星,一个哥们不知道为什么能混到后台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跟一个歌星站在了一起还比了比身高,我们就欢呼,为他,不是为明星。我们一个哥们在剧院混了个芝麻大的职位,职务之便搞来昂贵的票我们去撑华丽的场子,还还坐在第一排,还热情的把人演员都感动了,前几年我们可是真的很能闹呀,生生的把一场场生活的戏剧演绎的比舞台上还有精彩。

 

我原来就觉得我这么们一群人这么能闹,后来给小妹聊起来,发现她和她的她们比我们还折腾,违反纪律从学校逃跑,后面校卫队追过去,人家一边跑还能一边吵架,有时候跳上车了隔着玻璃还在吵。

他们能把老师气的说:你出去不出去,你不出去,我出去。然后老师跑到外面去生气,然后班长再去像模像样的哄着。他们能在课堂上跟老师挥拳相向,然后再忙忙的又是拉架又是劝还买上贺卡再去哄好。总之他们更是闹能把教室的盖子给顶了。他们也是一路从学校里闹腾到学校外。一群。

 

每次想起来这些日子都是呼啸而过毫无畏惧的青春。

那么多人,天塌下来也真的没什么关系。

也只有那样子的一群人吧,简直想觉得天上下雨地上滑一样的看着你满身的缺点和糟糕透顶的脾气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嗜好。

那是,我们。

 

后来,后来,看到一些神童,小小年纪上到的硕士什么的或者什么过了几级,还有一些超级的家长,为了孩子成才连交朋友都限制了,这类的,或者是家长不满意学校的教育自己带回家交的。

其实,对于不满意学校的教育,退学之类的我真的没有什么意见,那些废品,反正学了也是为了忘的,真的没有什么,早一点考完了所有的试卷早一点离开折磨我也能理解的。

只是,我总是觉得他们不管怎样的优秀,在一场童年一场青春里没有朋友,没有伙伴,没有睡在上铺的兄弟,没有一群人打闹过的青春,难道就不是一种缺失吗?

就算真的是知识好了,知识需要学习,那么理解,爱,宽容,相处,这些难道是成长的过程里不需要学习的东西吗?除了彼此,谁帮你那么自然的学习这些呢?

一个人的成长再怎么优越,总是要花费一些力气来对抗孤独,以及孤独的影响,而只要有“我们”在孤独这个词语恨得就只是个词语,有时候找都找不来。

 

今天是“愚人节”想起来,有我们的时候这个节日被闹的恨不得申请取消。

想起来自从这个节日被张国荣加进去了怀念有人会唱他的歌。

 

今天,没了我们的我很乖的,什么也没有做,把一天过成了任何一天的样子,没有任何的特别。

今天,没有了我们的我,其实也还是一个好好的我,不觉得特别,也不觉得缺失。

其实,我本人似乎怎么看都更适合独来独往一个人悠悠然走在风里笑看行程,但即便这样,还是要承认拥有“我们”的日子无比的美好。

所以,今天在这个总体还算是快乐的日子里想想我们。附一些想念。

在春天想念的时候有那么多美好的往事那么自然的浮在心头,觉得像是有生活刚刚对我微笑过。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