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李白,你今天还是我的衷情  

2012-03-26 15:53:05|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近有些忙,我想其中应该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一向闲散习惯了,对于忙没有什么经验,以至于感觉每天的时间这么的逼仄。习惯了也不觉得如何,不论哪一种节奏,走习惯了都能空出来一份闲暇,《庖丁解牛》里那个智慧的庄子不是告诉我们,牛那么紧致的骨骼里还能容下一把刀的游刃有余,更何况我们的日子再怎么安排的细密繁杂也未必紧致过牛的骨骼,(附:如果庄子想说的是另一个道理,我又没有理解对那就另当别论了)。

   

    上周,一个总算可以六点回家的某日,又是路过图书馆,想起来上次的书还过之后一直都没有借就绕进去了,也并没有什么企图或希翼,就是想有时候地铁上还是无聊找几本书打法一下吧。于是也就在满目的书册里漫不经心的翻着,寻找一些有趣又不是很繁重很让人有思想负担的书,就这么无心无意的翻翻拣拣,在书架前缓缓的踱着步子,身畔图书馆的窗子是开着的,外面霓虹初上,还没有璀璨起来,那么一点两点的光线很像是春色几许里摇曳的花朵,风从窗外吹来,带着春夜的凉意,还有一丝儿春的气息和花草的清香,那么不经意的把肩上的发丝吹到眼前,心思没有来由的一动,到底把手边那本李白诗选捻了出来,现在是春天,我想起了诗。

 

  并不是厚厚的精装版的全集,是选集,普及的版本,应该是个系列丛书的一本,我喜欢普及版本的选集,俨然江南布衣。既不深奥也不繁重,而且其中还有那么多熟识的,给人以重逢的欣喜,很喜欢这种感觉,隔上无数的光阴重逢,那些文字依然清丽的如同初见。我和李白,真的太久不见了,日子只是一天天旋转的日子,毕竟不是每一个寻常的日子都能让人想到诗。

 

昨天,我的朋友出差了,我一个人就和一晚的夜色,盛放又沉寂的窗外的霓虹,一首首的翻过那些或是久违或是初见的文字。窗外是渐行渐近的春天。

 

曾经有一个春天,也是江南,那时候的江南是唐朝天空下的江南,空气里没有污染,阳光不知道好到了什么地步,还有水,也想不出是怎样的绿,丽日春行见碧水上荷叶红莲,还有歌从荷花动处飞来,那么采莲的女孩子本来就是听见岸上人语出来要看看什么人的,划着着船儿刚出来就发现人已经是这么近,于是,就躲起来,装出来女孩子家的娇羞,大唐的风情里,牡丹的姹紫嫣红都开遍的光景里竟然还有这样单纯的女孩,一副风景一点心思如丽日下的江山落入了岸上那个行人含笑的眼睛,他就那么明明白白的道了出来:耶溪采莲女,间客棹歌回。笑如荷花去,佯羞不出来。不知道经曾有多少那样的镜头在江南如同莲花瓣开落,那样的平凡,那样的生活,只是这一次走在岸边的人刚刚好是大唐的诗人,于是那一幕就被定格在了时空,而且在时空里保持了原汁原味的生动和鲜活。还有那个长安长干里的小夫妻,其实不也是一对平安的小夫妻吗?相识相守相思被他记下,就成了青梅竹马的传奇,就成了《长干行》的情真意切。何止呀,还有拉船的纤夫,还有“歌曲动寒川”的铁匠,还有“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的珠帘后面的女子,还有“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的老将军,还有祈祷着“何日平胡虏,良人罢了远征”的妻子,那些人犹如一幕幕的剪影在他的勾画里在他看似平白的文字里历历如在目前,一首一首的念过,一幕一幕的闪现,依稀他们就在你的身畔,耳边,在歌,在笑,在想,在念,在思,在怨。在生活。

 

那些诗歌里有形形色色的人,从若耶溪边的采莲女到沉香亭畔的杨玉环,每一个在他的笔下都美不胜收还都只是“那一个”,还有帝王还有高士还有剑客还有古人有今人,然而最多的还是他本人,不同的样子不同的风姿,走过那个盛唐的天空。从他《渡荆门送别》说着“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他仗剑出川,然后一生坎路,处处起烟霞。他登太白峰,他下终南山,他去洞庭湖,他一个人跑到敬亭山默默的做着,他在洛阳听人吹笛子,他去望庐山瀑布,他到宣称看杜鹃花,他从白帝城走了,他去谢公亭,他去广陵,他去黄鹤楼送完这个送那个,我听说黄山最险的路就三个人上去过,一个是传说中的皇帝,一个是货真价实的旅行家徐霞客,还有一个就是李白,我听说那条路后来专业旅行团备了工具都没上去,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有本事。总之全中国的地方都跟他有牵连似的,他到了那里还都开心的呀,山水经他一打量都不是一般的动人,到太白封,说那里“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从终南山下来又说那里好:“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念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他去一趟洞庭就在那里美的:”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卖酒白云边”他去一趟峨眉山,说:“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他跑到庐山看到五老峰又高兴的呀,说:”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就好像看见了一个好地方,生怕人找不到,具体方向还跟你说那么清楚,然后怎么个好法,然后说我要住下要住下就住在这儿了,我看得笑的呀,跑到那里都是一副没见过好山好水的样子把他给喜欢的不行不行的。你听他说,去个湖泛个舟反正那儿那个都好,听李白的,中国可是没有不好的地方。

 

而且他这一辈子可是真忙呀,唐朝的天空下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关联到他,他要从军行,他要行侠,他要教他的君王经济策,他要去和汪伦喝酒,他要听蜀地来的那个僧人弹琴,他还要和一帮朋友去打猎然后回来“笑入胡姬酒肆中”,他要见什么什么人物,他还要陪什么舍人游洞庭,他还要去嘲笑鲁国的那些夫子们,大唐宫廷里牡丹盛开,唐玄宗赏名花对妃子没有新歌,于是他连酒都喝不好处;那个国际友人阿倍仲麻吕的船出事了,他都没有搞搞清楚真相,就在那儿哭的呀:“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秋色满苍梧。”你看他难受的,都没有法子劝。等他出了宫廷还要去找什么这个神仙那个道士,最要命的是唐朝好像谁走都要他送一样,“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是送友人,“长留一片月,挂在东溪松”是送杨山人,“故人西辞黄鹤楼”是送孟浩然,“杨花落尽子规啼”是送王昌龄,另外什么裴十四,刘十六也都归他送,简直就是送别专业户,还都送的那么情已深深:春风知别苦,不遣杨柳青。贺知章退休了,当然也是他跑过来送,看他送得还很热情很开朗仿佛和贺知章回去就是颐养天年羞成神仙享清福去了,你听他说:“镜湖流水清波多,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亭换白鹅。”同样一件事,在贺知章的笔下真的是另一番感慨:离别家乡十日多,人士还未近消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该旧时波。”有谁像他这么乐观呀,也实在很难有人活的像他这样性情,《将进酒》里那不是他自己家吧,怎么就那么不把自己当外人,“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把他慷慨的,还有一首《示金陵子》读完我直接笑得呛着了,先说一个金陵的女子多美丽多漂亮,锦心绣口夸成神仙了都快,最后说:谢公正欲东山妓,携手林泉处处行。这什么呀,夸完一个女孩子漂亮说我想泡妞李白,你竟然还是我的衷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拜托呀,您是诗人,就不能说的委婉点,呵呵委婉,那从来都不是李白的风格。这样子热情创意的在外面风流着换一个环境还能深情无限的妻子说:北燕春归看欲尽了,南来不得豫章书。把他可怜了数完了天上的燕子都没有一封书信寄给他。

 

那些句子,美丽的像传说中的凤凰扇着五彩的羽翼,把人看得浮想联翩,满目流光,一片缤纷,而有些句子,却又像是是彩蝶收了他彩色的翅膀,就那么在花间静默也还是那样的动人。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做苦,贫女夜舂寒。跪进雕胡饭,月光餐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这首诗读者不觉就很想掉眼泪,这首诗一点也不飘逸,也没有任何的瑰丽的想象,那一刻他只是一个路过的客人,看见了一户人家艰辛的圣湖,他不是那个俊逸高歌的诗人,可诗歌就是这么平平的诗歌读来还是字字句句敲打着心。

我想起来当年在西安的城墙上一边走一边读那一首他写给鲁地孩子的诗歌,那时候他真的不是一个壮怀逸兴的诗人,他是一个爸爸,说你们想我了吧,说弟弟又姐姐高了吧,说我走的时候你们怎么样,当年,在古城的那一轮的夕阳下,我就城墙边上看的一阵难过,想着,他这个除了做诗人做的很好的爹,是不是不那么会养家,是不是因为挣不到钱还在外面把钱都花完了,也有家回不去,是那一刻书上的诗人变成了现实里的男子,有室有家,那也一定有柴米油盐,有邻里故人有闲话有议论,有比较,可能有妻子想着,有孩子念着有人说着那家的老李今年又白白的出去了一年连过年的钱都没有挣到,《新唐书》里对他的生活又记载,相对于可怜的杜甫当然还是好很多,只是再怎样飘逸的诗人也不是当真不是人间就能活着,所以怎么就在一样的现实里还能生出来那样飘逸的才思,如同天边的云泊在唐朝的风里。

 

每个作家,我看过的,我几乎都有选择,我知道他们的什么是我的最爱,可是李白,我真的喜欢他所有的诗歌,每一首,从他渡荆门出川到他临路唱着歌去世,不管他是张扬到肆意的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还是他似乎有点愤青的大喊:“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也不管是他奉命做的清平乐,还是他随手写的越女次,不管是乐府还是五言七言。

 

我喜欢他的诗,也喜欢做他诗歌背景的那个大唐。在他的那个大唐的背景里:王维既能看到一幅画能说出来画中人弹得得是什么曲子,有能跑到塞外去大车扬风尘;孟浩然去绿树村边合的农庄喝酒去了,那个因为皇帝的出场引起来的喧嚣被一个叫永新的歌手用一曲清歌安定了下来,是一曲歌而不是拿着抢的戈什哈;那个唐玄宗坦坦荡荡的对他的妃子说:念奴唱歌的时候我都被迷的不行了;那个时候王昌龄骑一匹马向着塞外的大漠孤烟的方向飞驰,以后的文人很少再有那样矫健如雄鹰的身姿和情怀了;那个时候梨园领袖唐玄宗对李龟年问:你为了学习朅鼓捶碎了一柜子你是敲碎了多少练成这样的?那时候杨玉环在尽情的跳着他的霓裳羽衣曲---------

 

就是那样的一个大唐,那样子的开放和包容还是没有成全他的梦想,当年的沉香亭畔,也许根本就不是那样的风雅,更可能的情况他是发现到了宫廷不得其用,于是到长安酒肆里买醉,然后面对着让他描盛事花边的工作他又不能说不做,当时对着名画对着美女对着渴望他写两手好歌词的君王,他难道能说帝王策不成,不醉能怎样?

 

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一路把酒喝到了那样,才“酒入愁肠,三分酿成月光,剩下的七分酿成了剑气”。不想秀口一吐,还是一个盛唐。想来他本人对那样的盛唐竟然还是不满意的地方多呢。

可是那个大唐就算没有成全他的梦想,到底容下来了他的才情和疏狂,容下来了他的清歌和狂放,容下了他的失意的尽情郁闷还有得意时候肆无忌当的张扬。

唐以后的天幕下,就真的再也没有李白了吗?还是那些李白被压抑成了别的模样?还是他们只被允许呻吟被生生禁止了歌唱?

 

 

这样子慢慢的想着最后想起来初读李白,那时候是在小学课本上,很为记得诗歌的作者苦恼,只有一首《赠汪伦》不用让人多一层苦劳,于是一边感激一边想:写个诗歌生怕别人不知道谁写的吗?还自己把名字写上?可是真的喜欢那些诗歌呀,不管是“李白乘舟将欲行”还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理解起来都比别的容易的多了。

 

后来在毕业写论文的时候,我们有经验又博学无比的教授听我要写的是李白,就语重心长的劝,说:这位同学,李白很难写。

其实我知道的,我那个水平写谁都是糟蹋,我当时对老师说“不好意思老师,我知道的作家实在不多,再除了李白就没有几个了。”但是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我就是糟蹋也要糟蹋个自己喜欢的。至少能打着做正经事情的幌子见一见我喜欢的诗。然后教授一边叹着气一边还是把要查的书目念给了我。然后我蹭半边校园,借一片流光,打着学习这个名正言顺的幌子,在人家的校园里美美的读着浑然天成的字字珠玑。

 

不想到现在岁月有褪去了无数的霓裳,我在时光里里一日日的奔波旋转,一天天为了现实努力的应付,努力的不把日子过程别人眼底的笑话,我不在年少也早已没有资格轻狂,也再也没有时间浮想联翩,再也没有时间和经历去想那些天外的故事,怎么知道就算是这样,李白,你还是我的衷情。一如曾经。

 

华灯渐渐阑珊,窗外风送春归,我一个人守着一盏灯和一时不想眠去的夜晚,一句句读着李白的诗歌,感觉,就像在领一笔岁月丰厚的奖赏。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