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探索者  

2012-02-04 22:19:33|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一直在看韩寒的博客,笑到岔气,大家是不是觉得我这种读者怎么没心没肺到这种地步,人家作者因为写作的关系如今弄得无数麻烦缠身,我还能看的那么开心,好吧,我把句子复制下来,我们先暂时对年前年后的这段蜚声网坛的论战失忆一下,享受一下这些文字先:

1.我们总是把送外国人一点土特产当成在给外国人输出文化了。

 

2.群众的文化生活是丰富的,今天我又去看了电影。朋友说,我们买一张联票吧,可以两部电影连看。我说还是不要了,以正常人的体质,国产贺岁商业片,一人一天只能承受一部。如果你连看了《刺陵》《三枪》和《苏乞儿》,那你就活不到明年的春晚了。咱们还是一部一看吧。于是,我买了电影票,欢天喜地的进了电影院。多么快乐的一天。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gzwj.html) - 春天的故事_韩寒_新浪博  

 

3.今天我去看了《孔子》,在进场之前,我又离场了,是因为我要看清楚我究竟坐在哪里,免得一进去以后打扰到别人。一进场我就后悔了,电影院里不到十人,座位基本是自助的。在中国的古代,产生了一堆的子,虽然他们今天曰的和昨天曰的甚至还会自相矛盾,他们的意义不在于他们说的足够好,而在于他们说的足够多,各个时空的政客们各取所需,或推崇或批判。孔子就是里面最富有代表意义的一位。

 

4.政府可以因为道路太堵,所以限制汽车上路,而我们不能因为领导太蠢,而限制他们上班。

这篇《我只是在探索》还是看全篇吧。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glm8.html

还有那一篇《韩峰是各还干部》还有哪一篇《春天的故事》都看全篇吧,要摘下来我就没有地方写了。大家还是自己去看吧,从2010年初到去年的年初,到那篇《乞》到《三峡诗歌好大坝》到《世博,让城市更糟糕》每一篇都是很精彩,连着看就会像我刚才一样,笑到肠子打结。

 

还有很多,我不链接了,只是这么的粘贴一点句子和链接地址我花了比写这些字多几倍的时间,这活儿太累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网线的问题还老是掉线。

之所以翻到韩寒以前的一些文字,是因为最近的几篇我真的不想看,很心酸,我不想看那些展示出来的手稿,他们就算有没有真不真也不应该在这里被展示出来,也不应该是证明这样的一件事情。心酸这个词,我先前根本就不会以为和韩寒会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明白只要他是中国的作家,关联到,只怕也是早晚的事情。

 

我喜欢的韩寒就在那些文字里,只要那些文字还在,那个韩寒就会一直好好的在那里,叙述着谈论这讽刺着谈论着说着笑着幽默着俏皮着,大家说是神采飞扬,我也没有感觉多么的飞扬,不过是那么看见什么说什么罢了,去了雕饰看起来比较自然,所以也就可敬可爱。最近大家一直把人家早八百年的手稿翻出来说事,我对那些文字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他们吸引我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最喜欢的那些文字真的不在他当初出名了获奖了的文字里,那些文字文字就算经典到底太刻意了一些,哪里有后来博客里的文字来的自然灵动,再说那些文字又不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或者经典的要名垂千古,有什么好质疑的?

 

一直以来,我说的是从他进入大家视线的时候,他就是被质疑的,从退学到写作到玩赛车到开博客,总之如果他也得到了一些赞誉的话,那么那些漫骂要比那些赞誉多出来不知道多少倍,更何况还不仅仅是漫骂。应该还有实质性的刁难,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还是看他过的好。

他看起来还不错更多的还真不见得是他真的钱比人多名比人大,主要的是他性格很好,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也不是很计较,你骂了就骂了,为难了就为难了,书出不了就出不了,博客被删了也就被删了,上传的视频被禁了也就被禁止了,自己办的杂志一直都通不过审查,通不过也没见他怎么样,办不成就不办了,那么多的书被销毁了也就被销毁了,也就被销毁的时候写了一篇博客,换点击率还被人眼红,几百万换那些点击率,你很乐意换吗?

有人说他这个“偶像”会垮掉了,如果他真的因为这个意志消沉一阵子那也没有关系,我觉得他已经支撑的够久了,那些经历换一个人去经历早就垮掉了,那里还能撑到现在?

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在战斗,如今偏偏又有莫须有的团队了???

你不是一直被人当作是说真话的代表吗?我们不能质疑你说的那些话,所以干脆说你本人是假的,有本事你去证明自己是真的呀。有些证明的难度就像是证明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合理,那是不可能的,却会因为过程这个过程把人弄得身心疲惫。

我也并不是说韩寒的文字多么多么好,是到那样子已经很好了。

 

文字之外我真的也觉得善良到韩寒的那个份上很不错了,从电影院溜出去都想着别打扰了人;看马路危险会去折腾一个一点用没有的警示牌子(瞎费劲);看到报纸上有歹徒在车上抢劫会在那里不厌其烦的用自己开车的那些经验写遇到歹徒怎么办,写得像一片科普常识,啰啰嗦嗦的唯恐说不清弄得一个小帅哥活像个大妈;这世道路上遇到人受伤还胆敢报警,做为一个作家收索所有的词语不是为了写锦绣文章是为了给警察叔叔们描述清楚车祸现场在那里。

我也觉得坚持到韩寒的那个份上实在很难得了,那么多年了,你去看他的书,我们先不讨论争议大的内容,就看封面和印刷吧,除了那本关于赛车的书,其他的连一张照片都没有,他不会不知道多少书都是字数不够照片凑吧,他也不会不知道自己的书卖的还不错吧,不会不知道用点照片多凑一本就会多收入多少钱吧,就算他不知道难道没有人告诉他吗?还有书页里字里行间的距离都不远不近的,清一色的文字,一点儿多余的花哨都没有,在那些图画里多么有一本书的样子,他难道不知道只要加大一点字体的间隔距离就能多出来一些厚度的吗?十几年都不知道吗?十几年的时间不是太长,但是足够长到能摸透一个行业里的规则,他都不用去争取,只怕只是少一份力气用在拒绝上,名利都绝对有比现在多几倍的机会。

我也觉得坦率到韩寒的那个地步也实在可以,你还要他怎么样,他的收入都是透明的,人家也就差不能把自己透视了给大家看吧,他连自己的前后不一致都没有存心瞒过谁,他开微博的时候在那里说很潮,最后又说了整整一篇文章的不开微博的理由,我现在看都还在那儿呢,他又那么粗心,也不见的多么会设防,抓着点前后矛盾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想想“代笔”这事儿真够有想像力的,那些文字是抢手写的,那么那些演讲呢,那些一脉相承的答记着问呢?都是安排好的,还是他料事如神早知道记着问什么?那要都是“人造”的,那人不是应该得奥斯卡的导演奖吗?他本人也绝对不用辛辛苦苦的干写作这活儿了,凭着这等演技,那可是十几年如一日的表演呀,那怎么着也得是奥斯卡影帝吧。

 

 

你不能说用没有时间写去质疑一个作家,关于时间的问题人家鲁迅先生不是早就说过了,时间是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是有的,我们也不能因为文风的不同去质疑一个作家,写“大江东去”和“笑渐不同声渐消,多情总被无情闹”不会是连个苏东坡吧,拜托多少能看两页看文学史吗?中国的外国的都行,看一下相同的作家能有多少种不用的文风?质疑一个人作家前后不同的文风就像质疑一个人的孩子说你家小伙子十八岁的时候跟那个八个月的baby那么的不一样,这不是胡扯吗?或者是看到人家家两个孩子长得不像跟人家父母说该不是别人的吗?这不是找着挨骂吗?我们更加不能因为韩寒他爸爸受过一些所谓的不公正的待遇就把韩寒写的一些批判放在他的头上,受过不公正的待遇的作家多了去了,且不说这个张冠李戴的问题,难道都要心生扭曲吗?纪伯伦还被流放过呢,难道《沙与沫》要当檄文或者诅咒读吗?我们更加不能老子儿子都于文学挨上一点边就折腾成代笔,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当初的王献之除了被他爹代笔也没有成为书法家的可能,而且当初《茶花女》也一定是大仲马写的跟小仲马没什么事才对。

不是韩寒不能质疑,且不说他只是比较有名,就算他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质疑的,是真的不能这样去质疑他,如果质疑要用这种方法,那么我们将没有办法再去信任。

韩寒也不是不能垮掉,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件事情里垮掉。只怕他本人也知道吧,所以才支撑的那么辛苦。

 

面对着质疑能够证明自己的人是可敬的,不理会那也是一种逃避,更何况也不可能避开。

他的决定是对的,我只是觉得他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证明。悬赏不是什么好方法,而且谈到钱就好让人觉得你是有钱于是心生排斥。至于手稿能不能证明都最好不要去用,因为就算是最好的方法证明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你所有的书都有手稿吗?难道以后有人质疑你就给人看手稿吗?难道别的作家被质疑也只能用手稿证明清白吗?这样就算证明得了作家难不成还要为了保存手稿花费大部分经历,到最后只怕连偷盗手稿这样的事情都能催生出来也说不定。至于出版那本《光明与磊落》如果是像他那样子出版的话,我觉得除了能证明他本人不会理财别的也实在说明不了什么。至于上法院,那些法官对于语言的辨别不见得比读者来的清楚。

但是有什么办法呀,这样子的执着和创意的质疑他是第一个遇上的,前面只有一个海岩就用了展示手稿这一种方法,所以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借鉴呀。

他本人是面对谣言的探索者。迎上和退出,失败和成功都是探索了一条道路,通或者不通对别的人来说都是收获。

 

我只是还相信着真的假不了。

虽然我看过的书也不是很多,但是如果我看过的那些都没有骗我,那么有一句话应该是对的,那就是:除了自己没有谁能打败你。

 

他只要慢慢的恢复到最佳状态的他,尽量的减少这一场风波对他的影响,那不是赢又是什么?

当一树风华还在时间里摇曳,那么有过多少风雨带着怎样的意图袭来到最后都不过是助长了一场芳华。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