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旧书市场  

2012-12-30 19:34:24|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从那会儿说要去旧书市场,一直到现在,就是一只蜗牛爬着也该爬到了,而我也终于去了。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昨天下了第一场雪,今日天晴,清冷无比,路上有些地方都结了冰,冷的像是在北京似的。风刮过来,都有点像刀子了的感觉。阳光却是新鲜的,刚刚洗过的一样,明亮,干净,文庙那条小街,老而且旧,标准的上海沉淀下来的记忆,走过去也不是像走过去,像是沿着时光走回去一般,有些地方,真真可以凝固一段时光。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听说,早上七点半旧时市场开始,开始的时候是在外面,忽然就想起来古董市场的鬼市。有时候很是喜欢这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那里形成的一些民俗市场。然而无论如何,早上七点半那实在不是我的活动时间。我按照我的作息时间爬起来,把自己打法出来一个可以出门的样子,那怎么着也已经十一点多了,好在听说旧书市场三点才结束的。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也许是因为街比较旧,来来往往的都是熟人,若以走一个陌生的人就很容易记住,文庙门口那位大叔看见我还说:你上个星期来问过的是吧?快进去吧,里面有。每周可就一天。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文庙的票价表和别处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成人价,学生价,儿童价钱,什么的写着,就是最后一栏,标注:旧书市场入场券,一元。
我本来以为这是为文庙增添生意,就去了才发现,更像是文庙为书市让地方,今日的文庙里面,那些买香烛之类的小店呀都是不开的,参观庙宇就是参观庙宇,去书市就是去书市,两者不同的,不要想拿着一张书市入场券的票去里面参观,不行的,拿着入场券就只能在市场部逛,那么正殿的台阶也上不去,有人在那里看着,上去,你是要买参观票的。难怪听到两位买书的书:看见没,富人烧香,穷人算命,人穷嘛,就算算希望转运,看看那儿烧香的,都是有钱人。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也许是因为天冷,人也来来往往的,但是也不是熙熙攘攘的那还总多,庭院里,廊檐下,书摊摆的满满的,买书的多是老人,也有一些年轻人,他们也大都闲着,彼此聊天喝茶,也并不在意生意的感觉,我是说感觉像是能卖点就卖一点,卖不了也没有什么,也像是生活反正就这样了反正再糟糕也没有更坏的去处,是那种状态下的平和。有时候老板守着问:买不买?有时候要找一找老板的,因为不确定他是不是和邻居摊位的人谈兴正浓。
这张照片上的大叔很是风趣,我在他这里买了《源氏物语》。他嫌我的价钱太低,又说我故意听不懂他说话,说:同样的书他的邻位买了七十元一套。人家那个从容呀,说:姑娘,你这价钱还是麻烦你把书给我放好吧,还是那个位置,麻烦你朝里面推一推,别掉了。他的邻位大叔也就帮着他说话,证实自己确实高价卖出过同样的一套书,还说自己现在的那本印刷不如这位大叔的好,那么自然的帮着推销。
然后这位大叔说:你看我这本书跟他那本能一样吗,你不识货,跟你说也不懂。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语气感觉像手里秦琼的紫金锏黄彪马一样,他指着傍边一叠书说:看看吧,都是好书,这叫评书,知道吗?
我说;看过,才不要买了。
他不信,一本正经的考我,指着那本《三侠剑》问:里面人叫什么?
我告诉了他。他还是不罢休,继续:外号叫什么?
我不答了,我答出来又不给我便宜,我决定还是继续讲价钱,因为他手里的那一套《源氏物语》确实比别的更让我觉得朴素看着舒服。
我说:我又不是来一次不来了,我以后会经常来买书的。
大叔说:你还是别来了,你这么个买法我要喝西北风了,我怕了你了。一副煞有介事痛断肝肠的样子。真是瞎讲,其实我只是讲了一点点价钱而已,我根本就没有把价钱讲的特别低的本事,我还不知道了。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卖书的人似乎都很是有意思,旁边那个阿姐,她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一套书有几本,我问多少钱,她还在那里找她的一套书,因为她一直觉得是不全的,我告诉她有一本是合订本,所以全在里面了。还说了一阵,她才了悟。
我当然让她给我便宜,因为如果不是我提醒,她就当作缺本处理了,她不肯,说:就算是你不提醒,我难道不会自己看。
我说:是呀,你会的呀,可是如果不是我提醒你,谁知道你自己看要到什么时候才发现呢?想想吧这书到你手里多长时间了,你不是天天看嘛,还不是没有发现?
她还是不肯承认我说的有道理,只是最后说:你提醒我总是好的。说着自己就笑起来。
 
还有一位阿哥,也不知道是从那里买来的《小王子》和《麦田守望者》,都没有开封,他坚持非的八块钱,我走就走,他也不叫我,我还没有说讲价钱,他就喊起来:我这又是摊位费,又是进价的,我赔钱总不能给你。好像别家都不需要摊位费和进价。最后给我便宜一块钱还割了一块肉一样在那里喊呀喊:我给你便宜了一张入场券呢!----------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真的。
 
还有一位阿叔,旁边一个人不过就确认了一下:这本书也是五块吗?,就值得他斩钉截铁的说:我说了五块就五块,凡是放在那里的都是五块,我说话算话的。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感觉他们也并不是很在意自己卖掉的是什么书,他们也并不需要在意是什么书谁写的,他们只是知道这本书是用什么进价进来的,卖出去赔不赔这样就可以了。
里面的书也很是琳琅,别的地方都找不到了的连环画也有很多,还有很多画册什么的,还有月份牌,毛主席挂像什么的,还有一些拓片古董,一个书摊一个书摊的走,感觉像是走在建国后不久五六十年代里
其实我也不是专业的淘书,也就是买来看看,一样的文字比在书城里买便宜的多了,而且我很喜欢那种旧书册的香。
 
旧书市场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文庙的书摊上看起来是一片嘈杂和凌乱,一片市井和喧嚣,抬起头,看外面的太空,高而且远而且空旷,到正好遥遥的映衬着那些尘烟深处字里行间的内容和孤独。
书,不管在那里,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和价钱卖出去,不变的是内容。
今天,走一趟旧书市场,听着那些书摊主人无心的闲谈,倒觉得是在上海的弄堂深处看了一出: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3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