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丰乳肥臀》里的母亲  

2012-12-22 18:43:38|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最奢侈和舒适的光阴,还是在忙碌过后时间消磨在书城里。

   看着文字和他们各自的承载连接成山水蜿蜒,铺排到随便什么地方。目光随意的打量,被那一方文字诱惑只随那一刻的心情。

 

“一声尖利的响,撕破了村庄的宁静,顿时霞光满天,五彩缤纷,仿佛有仙女站在云端,让鲜艳的花瓣纷纷扬扬。上官吕氏心情激动。她是铁匠的妻子,但实际上她打铁的技术比丈夫强许多,只要是看到铁与火,就血热。热血沸腾,冲刷血管子。肌肉暴凸,一根根,宛如出鞘的牛鞭,黑铁砸红铁,花朵四射,汗透浃背,在奶沟里流成溪,铁血腥味弥漫在天地之间。她看到司马亭在高高的塔台上蹦了一下。清晨的潮湿空气里,弥漫着硝烟和硝烟的味道。司马亭拖着长腔扬着高调转着圈儿对整个高密东北乡发出警告:“父老乡亲们,日本鬼子就要来了!”

 

这是今天吸引了我的文字,在那本书开篇不远的地方,在主人公还没有正式出场的时候,然后,我放下我的沉重的背包和我沉重的电脑包,开始看那本书。

那本包含了这段文字的书,名字是《丰乳肥臀》。

那一本包含了这一篇小说的书,名字《莫言自选集》,厚度让人想起来长城的砖,字小得像是要检测视力,重量沉沉的提醒着读者:看书是一件体力活。

 

现在,我做完了这一件体力活。

 

又走了一路,我也断断续续的忘记了那些情节,虽然,就在刚才它们把我吸引到那种地步,吸引到好像有财宝在前面守财奴的那种赶路速度一般的看书,也不是看呢,整个是一路从水里烫过去,从山上滚下去一般,囫囵吞枣+生吞活剥,只管一路看过去,一直到把后面的补遗都看完,抢命一般。

也不过走了一路,我也断断续续的在忘记那些人物,母亲和她的八个女儿和一个宝贝而已,几个交织着的女婿,彼此的冲突,人物的命运纠结着时代的变迁的那种波澜壮阔,生死一线,爱恨深沉的那种动人心魄和扣人心弦。

 

也不过走一段冬天的路,被文字扬起来的热血沸腾也已经冷却,像是一支高粱酒浇出来的生命的歌,我也不曾带走,看过,还放回了作家的文字。

 

也不过一段路程,那些沉积的生活的苦难我也不准备再想了。一个母亲像一个赌徒一样的生孩子,只为了生出来一个儿子。一连生了五六个女儿的悲惨日子,脐带刚刚断开,孩子身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就要在一个在打骂与呵斥声中去热辣辣的地里去做农活,女儿刚落地,产妇还没有从生产的非人疼痛中苏醒过来,就有一把愤怒的棍子照着死里打了过来,只为了那个出生的孩子不是儿子。八个女儿,你知道那些生与育的年月里盛着多少屈辱和血泪。人命,连一只牲口金贵也没有,更何况还不仅仅是生,一个孩子有一个孩子的苦难人生,还有外孙,还有女婿,而只有她,是所有苦难最后的承载,像是大地一般,就算是岳崩溃山摧的苦难也只有承担,因为除了她没有别人。在饥饿里,去偷生产队的粮食,吞到胃里,回家,再吐出来,生与育都是在那命去完成的。

 

也不过是一段路,冷风吹走了弥漫的高粱酒的气息。一页页的文字里,杀鸡宰羊捕鱼捉虾的生活细节,打仗战争侵略改革的时代变迁,嬉笑怒骂的人物情感,感觉着都有一股微微熏的气息,酒也是五谷杂粮,只是经过了精心的酝酿,于是就是醉人的了,那样的文字再配上司马库沙月亮那样的人物,司马金童那样不被人理解的感情,还有鸟儿那样离奇的经历,还有承接这苦难的泪水和倾诉,人看过去,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那里,是在坚实的大地,又分明就是在故土,又大麦又高粱有葱葱郁郁的玉米秆子的故土。

 

我已经到家了,更加的不想多想,不想去想一些关于愚昧和觉醒的话题。虽然还是挥不去母亲把婆婆打死时候的那种近乎发泄的愤恨,她那么深沉的苦难那里是区区一个强悍泼辣的婆婆造成的。只是,她只知道是。所以,从承担到发泄都是说不出的悲凉了。那么浓烈的苦,那么浓烈的恨都没有个明晰的去处。

 

忍不住的,还为了一些情节不知道想哭还是想笑,日本人侵略过来,然而救了母亲和一双儿女的性命,形式是做为中日友好的证明。让人去控诉做为还乡团的司马库,说道最后说的是要不是其人及时赶来他们就被活埋了。用司马金童的眼光看过去那些宣传画,他就只在研究他的小英雄司马粮被画成了青面獠牙。

 

翻去了所有的生死,好生死过程中的爱恋和屈辱,虽然来弟的欢爱里都交织这悲怆,他们家被卖出去成了乔伊沙最后成了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所有生的尊严似乎都是为了反衬出死的屈辱。虽然,他们家四姐把自己卖掉为了全家最后是那般凄凉的结局,而即便是那样的凄凉中还能有力量透出浓烈的光亮。

-----但是,终究也翻过去了,那一页页的生死。和生死间的让人目不暇接的斑斓。

 

现在,我这里只是留下了一个母亲的样子,连曾经姣好的眉目都淡到虚无,只是一个母亲的样子,像是文明的起源处,古希腊的那边神庙的女神,粗糙的石质,没有任何的装饰,也没有刻意的雕琢,就是用石头打造出来的凸显着女性特质的石头,像初开的天地,还带着蒙昧未开的自然和粗犷。据说那是在氏族还是母系的时候,那是在对生与育顶礼膜拜时候的作品。

 

我看到的书里,就是这样的一位母亲,里面的父亲都是可以淡化到背景里去的人,是虚化的,几乎没有实体,上官家的八个女儿九个儿子的父亲都没有上官家的血缘,那个姓上官而没有做父亲资格的人连点故事和性格都可以忽略,开篇不久就死了,别的人也几乎可以淡化掉,就最后一个神父因为要起到一点关于圣母的启示作用还有那么一点关联。

 

在母亲和孩子用苦难和血泪织就的生活里,在生与育被当作图能一般的被接纳和演绎。在苦难被演绎成壮阔的生命画卷,那些父亲好像不过是给这一切一个契机,不是他也会是他人,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6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