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风霜雪雨  

2012-02-11 20:5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下了一天了,偶尔还飘上一点儿似是而非的雪,是从外面来的人说下雪了下雪了,你跑出去只是看看湿漉漉的地面,空气中是细细的丝,不知道是毛毛的雨还是小小的血,无意间想到古诗里那种叫做“霰”的东西,无端的觉得大概就是这种样子的或相类。

 

    最近一直很忙,回来的时候常常除了想休息什么都不想,每天躺在床上就想闹钟不要那么勤快的工作,大脑里什么别的功能都暂时性的停止了工作,想,烦,还有谁的指责,谁的期盼,谁的不满,谁的怨,谁的不理解,谁的理解也无可奈何,暂时的都因为忙的正当理由暂时的考了靠边,反倒是在忙的时候给心剩下了一丝闲暇,可以在匆匆走路的时候,在赶地铁不用赶到跑步的时候,看以看看雨,看看雪,看看大大小小的雨,看着似是而非的雪,感受一下风把眼睛刮得不那么敢睁开的冰冷。偶尔的还无端的想起来一些好玩的东西,比如没有任何逻辑的想是不是这种小而轻而细的雪就叫做“霰”之类的。当然不会去求证,想着而已。

 

 

到了晚上,雨或者雪都停了,空气里湿湿的,我很喜欢雨后的天,像是饱满的感情,盈盈欲语或欲泣,很可观可赏,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从淮海路旁边忘了什么名字的小路上转回来,那些小路靠近法租界,时间过去沉淀下来旧日的风情,随着空气弥漫的到处都是旧日上海的味道,尤其是在这雨后的傍晚,没有什么人,安静得让人无比惬意,路的中间是石子铺的,在路灯下泛着橘黄的光晕,像极了

 老咖啡屋的那种灯光的色调,不过是不似那般的暧昧,却是无比的清寒,让人感觉像是有黄包车随时的可以试过来,从车上姗姗的下来一位上海旧日的名媛,风把长发和披肩吹得有点乱,像是被掀起来的繁华下面的苍凉,然后是高跟鞋敲打着节奏演出一般的离去。

收起来那样小资的联想,只是看着头顶的树,黝黑的屋檐,生意有却并不红火的小店,也是无端的觉得好,觉得就那么心甘情愿的什么也不去演绎就那么任凭岁月静静的好。

 

路过图书馆,细雨中的图书馆掩映在疏疏的冬天的树枝之间,就让人不由自主想起来一句话:天堂是图书馆的样子。今天不能进去,感觉像是过家门而不能入,路过的时候都不由的恋恋。

 

回家,只是说是家而已,其实谁不知道不过是一个住的地方,连租都是“蜗租”。其实真正的生活不管怎么说怎么比也并没有任何比谁高明的地方。不过,是习惯了吧,或者说我就是有那么高超的随遇而安的能力,不安能怎样呢?折腾着难道能改变多少,更何况还需要力气。

只要是一个地方,能安下今晚这一夜的风雨,就有它的可归之处。

 

曾经也是这样的风雨,不过是故乡的小城,夜比上海更寒更冷,也是这样的黄昏,也是这样子归去,穿过一重一重的路灯层层的叠影,也穿过夜市烤羊肉串的,有意无意的咽一下口水,回家煮泡面,那个家里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然而,就因为是归去,心里也是慢慢的欣喜。

曾经也是这样的风雨,不过是西安的夜比上海更寒更冷,也是这样的黄昏,也是这样子归去,穿过一重一重的路灯,从西安图书馆步行到南门,细细的雨丝里呵着手,就是那样路过一家酒店还有心去辨别那门口一树寒梅的真假,还有心在听到一首好歌的时候站着听完再赶路。

一直都在漂泊呀。

漂泊也是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吧。哪一程都是码头,不是港湾,一直就站在不同的码头上,看年华远去,再也不是目光不能成为目光里的归来的帆船。而人和事,也不过是这山一程水一程的风景,慢慢的就一重一重淡出了,成了连着地平线的绰约的远景,寥寥的一笔淡墨,不管曾经是怎样的层峦叠嶂现在勾画都不过是淡淡的一抹,用的水比要墨多。

 

只要是晚上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只要是不要让我晚上还要大包小包的提着朝火车站跑,那怕是租来住一个晚上的旅馆,也会因为是我放下了旅行包就觉得是我的地方,呵呵,我对地方总是如此多情。

 

也许是对压力的迟钝,也许是对时代的反应不够敏感,也许是盲目的乐观,也许是诚如人言,一天到晚傻呵呵的。也许都对吧,我就是这样一天天一天天尽可能是享受的过了也快要过完了我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回头听人家说蚁族的时候,才觉得是呀,如果一定要归类的话我也是蚁族的一员呢。回头听人家说蜗租,我才觉得是呀,就是说我这样的人呢,只是人家蚁族尚有一场奋斗可我似乎连这个都免了,蜗租的人总是想着换一个大房子,我在人家雄心壮志的时候一不小心发现了我的小屋也未尝一无是处,至少不用那么辛苦的打扫。

 

当然,我也并不觉得这个时代多么的好,只是对那些说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的人我并没有去反驳,而是又多看了一眼那是什么人在什么情况下说的,然后不管是谁在什么情况下说的表不表示认同都表示理解,就算真的有人过的那么好,那也没有什么,多么黑暗的时代都有混的好的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未尝不是希特勒天堂一般的美好时光,不管在什么样的时代里,有人好有人不好总是正常的。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辛苦,从升学到工作,到结婚到生孩子,大概一直到死亡的那天吧,都会有压力的,相比较我们前面的人,我们有很多的人接不起婚生不起孩子,大概以后我觉得连死得起都很难,如果有一天人们真的寿命加长了很多,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大概也死不起了,就像我现在病不起每天健健康康的一样。虽然每天都吃不知道是什么物质合成的什么没有什么味道的蔬菜水果。

 

可是如果这个时代不好,那么生活在那个时代会好一些呢?向我们老爸老妈哪辈子,上山下乡再返城,上学的时候让下乡有了孩子再进夜校难道很好吗?或者像我们爷爷奶奶那一辈子,拿着枪凭着命运给小鬼子干完再跟中国另一些人干,然后死了就死了,没死的任何枪子和弹药下的,要不一辈子回不了家,要不在家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垲,每一代有每一代的风霜雪雨,也就是因为这样吧,一代一代的人才成长起来。

不管是升学是就业是结婚是买房或者以后买墓地,加上贪污腐败豆腐渣工程这些都是我们这一代的风雪雪雨,就好像我们爷爷那一辈的武装好了的日本鬼子,或者我们父母那一辈子正值青春时候刮来的文化大革命,来了便来了,能解决就解决能少受点伤害就少受点伤害,如果实在不能,那就受着吧,像以前的一代一代的人都做过的那样。

 

如果可以的话,在经历或者是承受这些的时候也尽量的让自己保持着一个生命体的鲜活,因为如果物化成没有感觉的物体,虽然会少很多的痛苦,但是难道经历还会有什么意义?生命无论以怎么样的方式的栖居,人还是要有一些灵魂的。

 

                                                                                                                                                           2012 2 10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