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汉字的记忆  

2012-11-30 19:59:32|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汉字是有记忆的,只是不曾想过这记忆是这样的真,这样的远。
 
现在是秋天,追溯到“秋”这个字的本源,实在是不沾染任何的美丽和浪漫。跟碧云天黄叶地秋风起北雁南飞没有半点儿的关联,跟层林尽染漫江碧透,也没有一点儿关系。倒是《红楼梦》里刘姥姥那一句直白到成了笑话的诗道尽了“秋”字造字之初的意图,竟然真是:大火烧了毛毛虫。
 
在金文里的写法,秋字从火,旁边是小虫。秋天是蝗虫蛰伏的季节,也是治理蝗灾的黄金季。
这个汉字里几乎是最有味道的一个汉字,最早的记忆是这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里,不让一年的春播种夏耕耘都成一场空。
 
汉字的记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妻”是一个常用的字,就像柴米油盐中的寻常夫妻,因为常见,也不曾太在意过这样的字有什么内涵。一天,偶然的追寻,觉得上面的部分很似一把笤帚,于是就愤愤然,觉得真是想当年女子的命运的,桃李芳菲,二八年华,都不过是换一个给人做“箕笤”的命运,看看就连大唐那般开放的年代里,还是下凡的仙女也没有逃脱过,不信自己去看唐朝的传奇去。
不料想,今天无意间翻到一本关于汉字的书,发现了她的甲骨文金文时代的形体,才发觉,就是后来侍奉箕笤的命运已经是进化了几年后的现世安稳了。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在这首悲愤诗之前,就发生过了无事次这般的事。那就是妻子最初的来源。
妻之一字,最古老的写法,是一个放手被反绑着的长发女子,头上那被我误以为是扫帚的想来做发髻或者发簪也许更贴切些。
关于抢妻,在当年的远古,似乎也比较国际,还记得西方的油画里也有抢夺美女为妻的图画,就画面感也无比的额惊心动魄。忽然想到,英语里husband这个词本来的意思也是绑缚,真真是异曲同工呀。
夫妻,在相敬如宾以前,在举案齐眉以前,在宜其室家以前,在为同林鸟以前,原来是这样赤裸裸的占有和强求。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经过了怎生漫长的年月,又是多少人生出了多少柔情之后,对面那个掠夺的眼光才变成了深情,那双纤纤玉指上的饰品从绳索变成了金玉的手镯,到底都经过了多少呢,而如今,那些手上的饰品是否依旧忠贞的守着本来的意义呢?凡事,不堪打量,细想,就成了饶有趣味的探询。
 
不知道光阴里消磨去了多少多情和隐忍,曾经那样的一双被绑缚的手终于被松开,也让“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有了可能和祈愿。
 
 
中国的文学,不管是浪漫还是写实,顺着线索追寻过去,在诗经之前,在楚辞之前,大概可以追到八个字上:断竹,续竹。飞土,逐鹿。据说后来的描写,记叙,历史散文的写法,诗歌的韵律都起源与此。
 
逐,这个字的字形变化不是太大。记载了当年,不知道该说是多远以前的当年那些与野兽为伍,战场看起来还像是猿猴与虎豹对垒的时候,那些“飞土逐鹿”的日子。
 
乡这般一个简简单单的字,今天已经分辨不出来本来的音容,其本来的样子是两个人相向而食,是那些相向而食的氏族部落。在还没有家国出现的时候。
而族,本来是聚集在旗帜下的一群人。
汉字的记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多”本来的样子是画了两片肉。站在今天往回看,曾经,曾经的人类有了两片人就已经觉得“多”了。当年的我们是多么的知足,有了两片肉就觉得多,有了一头猪就构成了家,在木头上绑上绳子就成了丝竹,可以阅人耳目。击着瓦盆就可以唱歌,那就是“声”的起源。
 
而,最让我觉得遥远的,最让我感叹汉字记忆的长度的莫过与“昔”。东方的故事里有大禹治水,西方的故事有诺亚方舟,想来曾经的地球是真的有过一次近乎让生民涂炭的水灾。昔上面的部分是水的变体,日在其下,是当年被覆盖在洪水之下的日子。当我们今天那么轻松的实用着昔日,昔年,可曾会想到昔年竟是这般的遥远,遥遥的远在历史之前。
 
 
汉字的记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原来以为汉字的记忆,记下的是山水的形态,日月的姿容。谁知道,还不仅仅是如此,它还记载下了对事物当年的理解和祈愿。
 
比如“冬”是两段打结的绳索,便是终结,从那个时候开始,在天文历法,星相之前,冬天就已经被认为是一年的结尾了。
比如“孝”是一个小一点的人人背着一个大一点的人。尊老是有着那么悠久的传承的,真不知道今天是否还能不能承接得上了。
比如“保”是一个大人背着一个孩子。
比如“安”是一个家里有着一个女子。
比如,“弟”是环绕的一个柱子上的绳索,去次第有序的意思。
比如“香”是饭熟之味道。
比如“食”是器皿下面一条鱼,谁看了都会知道是盘中餐。
比如“年”是一个人背着禾苗。当年的人对丰年有着多么大的期盼。
 
 
有些往事,是再也不可能重演,然而已经发生过就成了抹不去的事实,比历史刻在竹简上还要真实的记载在汉字里,在一种预言的应用和表达里一直把曾经的国王记载到今天。
比如“孟”本来的写法是一个小孩子在器皿里,是在蒙昧的年代里,以子充饥,被选用的常常是长子,这便是“孟仲叔季”的排序里孟的本意。
比如“弃”本来就是一副弃子的风俗图画,一个小萝筐之类的东西,一个小孩子被扔了出去。
还有“取”,又代表的是“手”,当年的征战杀伐了,军功是以取了敌人多少首级论的,而手机难带,方便取来邀功的是“耳”。
还有“祭”最初的原想一个器皿,傍边两点液体代表血液。
--------
那么久了,当这些汉字被一笔一划书写出来的时候,一切里面都还在里面,不管经过了怎样的演变,不管几番沧海变成了桑田,它都还记得,记得曾经的日月山水,记得曾经的曲尺为“工”,记得相向而食的乡村部落,记得四处围猎的丛林光阴,记得从洪荒到文明的进程,也记得这一路跋涉的路上“逐”的辛苦  ,“取”血腥,“祭”的残忍。
甚至,记忆漫过了所有的文明之路,一直到那些覆盖在滔天洪水之下的日子,那才是我们共同的往昔。
 
汉字的记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总觉得汉字还是最适合用毛笔来写,研开了墨,铺好的宣纸,握直了笔杆,没有橡皮,没有改正纸,没有一切重来的可能,人在桌案前,提好了精神,运足了气韵,下笔,起承转合,落笔无悔。
 
 
-----------
一个中午,课间,时间也不多,没有什么事,翻一本名字大约是《一本书读懂汉字》的书,没有任何的情节和故事,就是一个汉字从源头到现在几个变体罗列了一下,配一点简单的结束,偏偏觉得像是八辈子没有看过是一样,直看得流连忘返。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7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