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宝马记略  

2012-11-25 15:21:59|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车而言,我拥有过和拥有着的都只有自行车,所以,它就是我的宝马。

 宝马记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每次想到自行车,最初的画面就是一群小孩子,一个个麻包线蛋一般,丁点儿大,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感觉,然后一个个驾驶着一辆辆庞大的自行车,带上面的杠的那种,跨不上去,在一边吊着,一条腿从中间掏过去,够这那边的踏板,看上去像一个个小球斜斜的吊在一面墙上一样,匡济匡济的一路骑着,一路上尘土飞扬,鸡飞狗跳,偶尔连耕地的牛都被吓得拖着耙跑。

那是童年的我们骑自行车的情形。童车这种高档的东西,我们在童年里根本就没有憧憬过,而且也不觉得车子那么大有什么不妥,反正已经习惯整个世界都不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如果树那么难爬,如果墙可以那么难翻,如果烟筒总是那么的难钻,如果知了总是那么的难捉,如果桑葚和枣子总是不熟,如果那个被命令捡麦穗的地是那么的无边无际,如果邻村的孩子打架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强悍,那么一辆车太过高大实在没什么不能接受的,而且如果那么高大的树也可以爬上去找鸟蛋,一块那么大的地要被命令去做各种无聊又无趣的事情,那么挂在一辆车上也实在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而我们很多小伙伴就是这么学会骑车的,在大都不超过十岁的时候,只是,并不包括我,我也是一样子推一辆大大的车,一样子跟这人家像模像样的压一压,压一压的,只是也就只能停留在这个水平了。

 

  总之,是没有学会,而且因为他们都学会了,就可以带着我,于是似乎就更加不用学习了。想起来那次我们家小英比我们老师还能干,就那么骑着两个踏板为棍子的车还够不着把我从小学载到镇子上的中心校,目的还无比的光明,是去代表学校参加比赛了,以至于到现在 都觉得这事很让人叹为观止的,要知道我九岁的时候同桌的她也不过十二三岁呀。反正她一向是依能干著名的,骑车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因为不骑车,坐车就成了问题。毕竟在人家骑着的时候跳上去似乎并不比骑更容易,而且一个不小心或者方位没有掌握好把人家的车跳翻了也是很可能的,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我经常会被嘱咐先坐上,但是这样子看着车和自己一起摇摇晃晃的,期待着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家伙能稳稳的跳到车上去也实在锻炼了不少心理素质。

 

终结了我不会骑车生涯的人是我的第一个好朋友,不是小伙伴,不是因为地理关系放在一起以玩为目的的小伙伴,是以情谊为链接的朋友,那意义是不一样的。她叫静静,又聪明有漂亮,还善良,真真是难得无比的难得。我对我们的友谊也无比的珍惜,以至于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的我到了怕跟她吵架的地步,可是人家一句话就打消了我所有的疑虑,人家说:不会的,我们永远也不回吵架的。就算那一天你跟我吵架,我可以不说话呀,你一个人总是不能吵架的吧。我实在是爱死了这句话,以至于记到了现在。

 

就骑自行车这件事,在我家能干无比的老爸教了我n次都以失败而告终的时候,在我学习了两三年都没有成果的时候,静静说:我教你,就一个自行车,一个下午就学会了。

事实证明她又说了一句实话。主要是因为我已经习惯性的无比的信任她,然后她说帮我扶着稳稳的扶着,我自然是相信的了,自然是放心的骑着了,因为她在后面扶着的呀,自然是不会有问题的了,这么一直骑着骑着,然后就听到了后面有鼓掌的声音和笑声,在我终于回过神来想到一双拍着的手是不可能帮我扶着车的,我就慌慌张张的跳下来,回头就看见静静在后面远远的击掌相贺。我就是这么轻易的学会了学了几年也没有学会骑的车,也就是这么轻易的知道了如果有人心里是对你很好很好的,不管什么是那样的心底里流露出来都带着温度,就算是“谎言”也不过是多一份玲珑心思。

 

学会了骑车以后,我真正意义上拥有的第一辆车,我实在是很难忘的,因为那辆车让我认识了自行车的最基本的构架,因为不属于自行车必不可少的零件全部都掉了,剩下的那些再少一样车就不能称之为车了,自然是最本质的了。

每次我去学校外寄自行车,那个看车的老大爷这么一打量说:这车不用看,就是放在路边也不见得会有人偷。

我问:那么你觉得捡废铁的会不会捡去呢?

他听说是担心这个的,终于同意让我把车推进他的车棚。

我就这样总算为我的车谋得了和别的车一样被看着的权利。这其实也很必须,因为如果它丢了,我们还是没有钱买一辆新的,要知道我骑着它每天横穿现成回家更现实的意义是可以省下来一顿饭钱。

 

我整个师范三年都是骑着它的,我的所有的关于自行车的常识也都是来源于它。比如什么情况下会被扎跑气,慢跑气的时候能撑骑多远,气门芯怎么换,链子掉了怎么办什么的。

 

然而,我们之间的情谊也不仅仅是时间的结果,主要是因为和它在一起的一些路程比它和我都有特点。

 

有一段骑的放肆纵情的路是在一次高考之后,那一次高考其实是我争取过来也很是艰辛的,而且那时候看上去几乎是唯一的出路了。然而还是以失败而告终,那是夏天的午后,天比我的心情阴得还有严重,雨说下就下了,我的眼泪都不及它落得快,然后我就一路骑着车不顾泥泞不顾雨水不管上坡还是下坡还是对面有顶头开过来的车,只是不管不顾的骑着,能多快就多快,一直骑到链子落了下来,当时整辆车都快要散架了。

很尽情,也很尽兴,主要是所有的负面的情绪都释放出来了。

然后慢慢的重新认识一些东西,比如知道失败和成功是一样值得珍惜的事情,不过是赠给人不同的东西,失败转手给人的上好的礼物除了众所周知的经验还有一种叫做甘心,而甘心可以比较平和的重启另一段行程,那就叫做重打锣鼓另开张。


另一段路程是在黑暗里,是在找了人生第二份工作努力中,什么报酬都没有义务加班还不知道是不是能留下来。有一天下班忽然想家想得不行,然后想到快一个月没有回去了,然后回去,回去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等到从出来现成没有了路灯我才发现另一个事实是当晚也无星无月,实在没有办法,我也不是诸葛亮,不会夜观天象呀,于是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偶尔有一辆过路的车,车灯就像萤火虫一样路过什么就借着人家的灯光贪婪的骑上一阵,等那一点光在黑暗里消失再老老实实的靠着柏油路的路边走直线,听着狗的叫声辨别又路过了一个村子,夜色黑得墨汁一样,我还试了试把手放在眼前,真的看不见,感慨伸手不见五指也是写实的,好在路太熟了,路上又没有人,我那会儿觉得方圆不知道多少里的黑夜里大概连一个醒着的鬼也没有,主要是家乡,也并不觉得怕,也并没有什么事故,最大的事故是发生在快到家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刚收了麦子,就有人把麦秸垛垛在路的中间,这也是常见的,白天也不会有什么事的,但问题是那天晚上黑呀,然后我就撞上,因为我是回家也终究是身心愉快,觉得麦秸垛的清香都挺好的。还有一点意外是我回到家我妈竟然没有说我那么晚朝家里瞎跑啥,她好像说:那么黑还能回到家还挺有本事的。反正那晚之后,世界上对我来说已经少有真正的黑色的,略有光芒都可看作相对而言的白昼。

 

还有一段路也实在是世上少有,四个小时的路里,前三个小时中那一条长路像是被谁遗弃了一样,天不收兮地不管,路边的庄稼都黄黄的,蔫蔫的,路边连一棵树都没有,路上都是土,下一点雨就泥泞到夸张,不下雨的时候,尘土满布,从里面走一趟,都像是刚刚出土的文物,要想办法在路边洗个脸什么的才敢继续走在人多一点的闹市。

 

和这辆车散了情缘是因为后来我去了西安。

 

想起来那一段路觉得我家小妹有点可怜,想当年人家十六岁的小姑娘被我带着第一次出远门,出那么远还不说,说是被我带着,其实是路上还要照顾晕车晕得几乎人事不知的我,然后下了车,小姑娘问我:姐,你想要什么?我发现有愿望真的一定要说出来,我当时说:我不要再坐车了,我想要一辆自行车。奇迹是西安那么嘈杂的火车站周围竟然有一个声音接了我的话,说:我知道那里有卖。然后我们跟着一个陌生人七转八弯到了一个陌生的院子,买了一辆黄色的小自行车,花了四十块钱,然后我就骑着那辆车从西安到了蓝田,也并不认识路,方向相同的情况下认识了一个收废品的大叔,然后被他带着上高架下高架,那应该是我骑得最久的一次车,到学校的时候天都黑了,但好在赶在了熄灯之前,路上别的也不记得,只是一路上朝那么看都是夕阳关山。

 

我走过的路怎么回首也都是那个样子,有好有不好,反正生活也就是那个样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回忆中有自行车相伴着的就觉得好了很多。

比如,在我最低谷的那一段时间,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在小面包店做学徒的悲惨日子里,要不是那段日子我都不知道世界上真有日子比一天比一年都漫长,怎么也过不到头,其实现在想来,周围的人也只是普通的为难我,也并没有费尽心思特别的和我过不去,不过是我自己和那种日子不太搭罢了。可是即便是那一段的度日如年里,深秋,刮风下雨都要骑车去店里,因为要省钱,老板给租的房子也不禁,也因为要省钱自行车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但那一段应该很辛苦的路成了后来我对那一段日子唯一的念想,开封,古城,包公湖的水碧波粼粼,因为不得不起床很早,于是就可以看得见湖面上升起来旭日,对我这么懒的人来说,那实在是我记忆里为数不多的朝阳呀。

一共竟然差不多十五次之多。

 

西安这辆小车我骑了两年,后来有在从学校出来之后从蓝田骑到了西安城里,帮了我很多很多忙,后来一次骑着它去考试,因为时间紧张,没有找到看车的地方,就锁在了楼下,然后就丢了。西安那么多贼的情况下,我骑了那么久才丢也并不是不能接受的,而且如果不丢后来我跑北京跑上海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只是再晚两个月就好了,不过生活又不是按照我的意思写下的小说,有点意外也随便吧。

 

到上海之后和自行车的情缘到了上个月才续上。

 

这两天太冷了,也就算了,上个月,时令还在秋天里,不远的杭州刚刚罢了十里荷花应该正是三秋桂子的时节,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是的季节,又是江南,有一点风景渗进来也足以醉人。一天,秋风和秋阳都尽情的好着,我站在地铁口前,看看外面,看看外面,看看秋天,看看秋云,看看秋花秋草秋阳秋天的落叶,秋风又在耳边一遍遍情话一般的呢喃呀呢喃,就说什么也不想进地下铁,然后的那个周末就去去牵了一辆自行车来。可骑,也并不新,可以少几分被偷的担忧。宝马记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最近的几周里,偶尔愚园路复兴路泰康路的路上,骑一辆单车过去,就是现成的风情画,一阵风过,银杏到的叶子在眼前细细碎碎的飘着,路面上的梧桐叶在旁边偶尔一个旋转,有阳光细细碎碎的撒一点边儿在上面,看看远处,树叶深绿与黄参差着,就连红灯看起来都漂亮的跟灯笼似的。

 

岁月待我的多情也就在与此了,在今天,在整个青春都成随着车轮远行的客人,在我“塞上放归他日马,城中不斗少年鸡”之后,还可以一人一骑,潇洒来去,随意所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輕客聚落
阅读(2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