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  

2012-01-21 14:30:09|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末的课堂上照例的跟那些学习着汉语的外国人说着中国新年的话题,讲述着关于年的传说和传统,一字一句漫漫聊着福的欢腾和喜的欢庆。

   像所有的中国人介绍中国文化习俗一样的,也配好大致和谐的表情。

 唯一的没有做为话题拿出来与人交流的,是其实,我并不喜欢过年,连努力的做出来一个喜欢的样子都不想。

 

大概是自从知道有一天要被像木偶一样的包裹上大人们以为好看的衣服然后像鹦鹉一样的被教导说话的时候,我对这样的一天就开始不喜欢,虽然后来知道了这样的日子就是最最隆重的年,然而,即便知道是年,还是没有办法喜欢起来。

 

  衣服其实我也不介意真的要穿什么,反正我穿什么也不是很有效果,我只是特别的不喜欢被人告诉我一定的要穿什么。我也不喜欢那一天去别人的家,平时那些看见我还很开心的叔叔大伯们在那一天看见我的时候也是很开心,然而总是有点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要跟他们拿出崭新的钱来给我有关,我想他们也并不是很想拿出来钱给我,只是在那个节日里她们必须这样做,虽然总是不知道谁让他们必须的。

 

  就是这样也并没有被年抛弃,一路上也过来很多的年,记忆也还是有的,只是似乎不那么美好。

记得有一次给人家拜年,还一定要传统的,传统到必须跪倒,我那时候还小虽然也不开心然而也在众人的期待也可以说是威逼利诱之下去照做了,然而被人说做的不对,磕头之前还得先作揖,去作揖,又被说那是男孩子的的做法,女孩子不能那样的,然后又有人示范给我,我便站在那里,死也不肯在做一个动作,任凭人怎么说,怎么劝,怎么吓,怎么说我家老爸带了一个不会给挣面子的小孩,就是说什么也不肯在动一下,然后我就再也不去给人拜年了,不是嫌弃不好吗?从此连不好的也没有。

呵呵,似乎从小就不是个可人的小孩。

 

还有一次大概是吃饭,谁知道那一次是在那里怎么那么多人,当然也有很多的小孩子,吃了一会儿我发现我面前的好吃的都跑到了别的小男孩面前,然后我站起来夹别的菜又给人说不懂规矩,然后我嘟着嘴巴不吃又给人问:这样的饭还不好吃吗?然后,我就把筷子摔了,这样没意思的饭谁爱吃谁吃,我不吃了。

 

这是小时候,那时候就算不太好也有点盼头,觉得到大了就好了,我又不去管别人,至少终究会不被人管着了吧。

谁能知道长大了更加恐怖,要做的事情就更加的多,要回去要礼物要去拜年要被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这样说话被问到那个问题的时候那样说话,拜托,我又不是得过什么金马奖的影帝或者影后,我怎么能有能力完成这一连串的表演,真的不行,这也不是我的努力能做到的,这也太考演技了。

 

其实一年年的新春留在外面,就算回家回家也努力的不赶在这个本应该万家团聚的日子,其中原因有一部分是我本人的选择。

当然火车票那是一个事实,有时候被拿来做我自然的愿意和借口。(虽然这样我还是无比的希望它可以解决)。

 

家里,我唯一想着的人是我家老妈和老爸。如果是要我给故乡下一个定义,那么故乡应该解释我我妈妈在的地方。但是过年回家,我并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呆在我妈妈的身边,家里有那么多的迎来送往,不停的有人,我还要派出去走那些在永远走不完的亲戚,而且那些所谓的亲戚,在当年我老爸做生意破产的时候已经被检验过亲疏的距离了,那种距离绝对不是我冒着寒风,拿着礼物走能走近的,我为什么还要去,然而我若是回家总是不能不去的,我这么大了,不去会被人笑话的,比小时候笑话不会吃饭不会行礼还来的有效果。

 

家,是想着。回 ,是不能。我说我是我没本事回去,所以在外面怎么过都不说抱怨。

 

然而,家我能不会还是不能不想呀!

我想那些炊烟,也想村子周围的那些枯树,那些腌制的咸菜还有肉,还有我妈妈吗做的丸子团子还有一切好吃的。我想我爸爸亲手写的春联并带着我们贴,我想我们一起包饺子的时候我妈妈总是嫌我包的不好,不适合过年用-------最最主要的,我真的想我爸爸妈妈,孩子回家是新年的时候送给父母的最好的礼物,我明明的是那么清楚。

 

于是,年,一年一度总是关口。

我在这头,家在那头,中间是一段没有本事挥去的乡愁。

 

看着窗外的大街上那些挂起来的大红的灯笼,甚至是网页上做出来的装饰,我都是喜欢的,我既不是不喜欢传统,也不是不喜欢喜庆更加不是的不喜欢团聚更不是不渴望亲情,却,为什么,对一个年硬是提不起来任何的兴趣?

 

我想着,应该是人类最为珍惜的情谊诞生了向往着传承然后才会有传统,而那些习俗应该是为了保证传统的传承所以才被采用然后被沿用,然而当那些习俗变成了形式,那些形式的本意也应该是为了加入一些郑重,然而去执行那些形式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或者是因为懒省掉了内容或者是因为利益的向往抛去了内容,总之慢慢的只是执行了形式而再也充实不上内容,于是形式就成了一个空壳,而这个形式的空壳因为种种的愿意要被提倡,被以形式的方式执行或敷衍,它真正应该护着的真情反而在其中被折腾的疲惫不堪了。

 

不知道一句新年快乐的祝愿是不是因为明了年关难过才发出的祝愿。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