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剧本:天生我才1  

2011-10-23 18:44: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觉得最近网上的几则新闻稍微连接整合一下再开拓一点想象就会变成一个很好玩的青春故事,为什么就没有剧作家留意一下呢?剧作家们都在做什么?还有那些校园作家们?

 好吧,没人这么天才这么好的题材只好被我自娱自乐一下了。写一个卡通剧本。某位天才的导演看到,记得要联系我呀,不然损失惨重。

好,初级剧本如下:

 

第一幕:

背景:城市 夜。

霓虹灯下一辆豪华的宝马,宝马车里一个中年人在拼命的抽烟。车外,另一个中年人佝偻着身子走过,晚风里是摇曳的白发。两个不同的人不知道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话:“现在的孩子-----”然后接下来相同的摇了摇头,然后一个烟抽的更狠,另一个腰弯的更低了了。彼此错过,镜头拉远,都市的夜色中川流不息的人群和灯火。

 

第二幕:

一个少年对着窗外,手指间机械的转折圆珠笔,眼神茫然的看着窗外,面前的书桌上是报纸,层层叠叠,所有的版面上不同的字体印刷着相同的名字“陈子诺”,区别只是在这个名字前面,发黄的横七竖八的写着“神童”最新的颠来复去写着“天才”,各种声音在逼仄的小屋里游走呼啸:你是天才,你不可以失败,你怎么博士论文会不通过呢?你不是天才,就是个废物。高分低能的废物。我们的社会为什么就造就了这样的一个少年呢?这值得我们每一个深思----这样的少年在花季之后又会有一段怎样的人生呢,让我们给他祝福------这些声音先是单一的,是正常的,然后越来越大,成了各种腔调的,慢慢的变成了哭诉变成了恐吓,变成了呜咽,变成了威胁,满屋都是凌乱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如同索命。少年一直抿着发白的嘴唇,然后,上齿轻轻的咬着下嘴唇,终于忍无可忍,咆哮一般的喊了一声:够了!然后不顾一切的胡乱抓起来桌子上印刷着自己的报纸撕碎洒了,然后开门出去,如同夺路而逃,门外有风吹起来,吹得凌乱的报纸在昏暗的光线下狂舞如同是为青春祭奠的纸钱。

 

第三幕:

高中校园。一个少年抱着篮球跑过林荫,一甩头发,那些汗水在阳光下划过一道彩虹一般的线,他把跑到操场的草坪上,躺在草地上。闭上了眼睛。梦里出现一张试卷,上面鲜红的写着60分,那当然是他梦寐的分数,他笑着,笑着,看到爸爸的宝马里滚出来一个崭新的篮球,他喊一声:哇,超棒哎!。话音没落,就看见那张试卷的鲜艳夺目美丽无比的6没有了,只有一个大大的0,像是车轮一样的转转过来,驱驰着各种声音:你说你不好好学习能做什么呀?也有不上大学就有出息的,那不毕竟是少数吗?你也多少考点分让你爸爸也再花一点钱。某某同学仗着家里有钱就可以不学习吗?那些声音越逼越近越逼越近,少年本来无忧无虑的眉毛皱了起来,他无比厌倦的嘀咕了一句:有完没完。然后自己也就醒了,他就那么默默的看着天色,满脸的兴奋都变成了黯然。

 

第四幕:

一群穿着校服的孩子走过,对着迎面过来的少年喊:于天阳。

少年看了他们一眼,理也不理一句,面无表情的只管走过去,后面的声音就叫的更厉害:于天阳,你聋了吗?

“hi,谁叫我那么大声,叫鬼一样,”天桥的那边钻出来一位满身汗水的少年,抱着他形影不离的篮球。

孩子们知道认错了人,都笑说:我还奇怪呢,今天怎么你没有带篮球?

 “也不是呀,那个人长得和于天阳好像的,不信你去看看。”

小伙子说:呵呵,我长的有那么大众吗?然后就当真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喊:喂,哥们儿。

 

第五幕

一辆车呼啸而过,要不是后面的这位小伙子拉住及时,前面人就被撞了,小伙子和司机的声音叠在一起:“你不怕死呀?”只是语气和声调不同。

两个人照面,同时觉得自己是有点像照镜子,但也就一会儿,前面的那个小伙子转身就要走,后面的这一位拉着他,笑着,自我介绍:你好,我叫于天阳。

前面的那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管我什么事?转身就要离去。

“哎呀,别别别,哥们,别慌走呀,你简直是我的救星,怎么能那么快就离开呢?”

“我不认识你。”

“没有关系呀,现在可以认识的呀,重要的不是我们认识不认识,是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真的,我想这个主意想了很久了,天才的主意呀,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你简直是上天赐给我的,拜托了,拜托吧,发发慈悲。我一看你就知道你很好心了。”

“做什么?”陈子诺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子缠住过,所以自然不知道如何应付的。

是这样的,我呢,要骑自行车去西藏,这是一个多棒的主意呀,然而呢,这就是要逃学,逃不出去的,而且因为上一次我逃课去打篮球比赛以后呢,我爸天天看着我,还贿赂了老师和我具体不知道是谁的几个同学,所以我现在是被监视了,只有找替身,我已经找了很久了,我人长得太帅,没有人长得像的,化妆我的试过了,没用的,今天真是连神仙都帮我了,你都出现了,你替我上几天课吧,我会付你钱的,一个月,只要一个月就好了,我就回来了,其实呢,也没有什么事,就人在那里就好了,一个月,我付钱你两千块,怎么样?不然两千五?不然还怎样?我所有的零花钱只有这么多。”

但是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这就是传说中的异想天开吧。”然后他认定的救星就走了。他还是不死心冲着他的背影喊:我的电话号码是17864598904-然后他看人走过天桥就叹气:怎么让一个这么没有大脑的人跟我长得一样呢?

 

第六幕:

默默的霓虹灯下,陈子诺看着自己破旧的布鞋,听到旁边一个路人说:让开点,讨饭到那边去。他闻言,脸色微微的有点发红,然后冲到公用电话亭,插上电话卡:喂!

那边一个生意惊喜万分,热情洋溢:我就知道你会打过来的,这样的生意还用得着想那么久才同意做,真是猪脑子呀?

“那么”,他慢慢的说:“如果你不是猪脑子的话,我可演不像你的。”

那个声音拐弯拐的比车还快:“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聪明的人,你看你电话也没记听一下就记下来了,喂,你真的是听一遍就记下来的吗?”

 

第七幕

两个人并排走着,一个欢快一个沉静的声音交替着:我说我们两个看书去大致很像,但是呢,也不是像双胞胎那样子的,我觉得还得来一点人工的修饰。

喂,你去哪里?这是美容院。

知道呀,化化妆呀。

这-----是女孩子来的地方?

哈,男孩子来不犯法。

门口,两位美女对话:我觉得这家美容店不好,你看哪两个小帅哥进去和出来一个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变。

 

 

第八幕:

现在看起来更像陈子诺的于天阳和现在看起来更像于天阳的陈子诺站在路口。

看起来更像陈子诺的于天阳关照着:“这是我哥们儿哑炮上课去的必经之所,一会儿他过来看见你会以为是我会叫你芋头,然后你就和他一起去学校。”

陈子诺点头。

“这是一千块钱定金,你拿好,回来再给你剩下的。我的抽屉里有医院开得病假单,那招我已经用的没有人相信了,你要没用过就用一下向你的学校请假,没用过的用着很灵的,这周我刚把我爸打发走,他也很可能回来,但无论如何,你坚持做一个月的我,我很简单的,上课睡觉,下课打球,好了,我哥们儿来了,叫他哑炮。”

“哑炮。”陈子诺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声,也不知道叫谁,就听见人群里一个珠圆玉润的少年满目红光的跑了过来,热情洋溢的大喊一声“芋头,然后就差一点儿把他压趴下了。”

一个少年看着两个勾肩搭背走向校门的背影向着世界宣告一般的喊:自由万岁,西藏,我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