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实在不敢苟同阮次山先生的观点  

2011-10-16 21:3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湄公河”的惨案出来以后,我像每一个中国人一样的关注着,想看看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想看看受难者的家属们都怎么样了,更希望能够知道真相,更盼望着能有一个还可以接受的结果,给死者一个答复,也给生者一个慰藉。

 

 今天却看到了一个言论,看起来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说的,还是在电视台上。我怕只是在一个人的博文里看作者因为自己的观点的需要会断章取义还专门打开凤凰台的电视台看了这段视频。

 

 是一位叫阮次山先生说的,我第一次知道这位先生就视频里看起来也很是博学的感觉,再找出来就网上的他的资料看到学历和经历都是很骄人的,听他讲话感觉调理也很清楚,听他说媒体不应该煽动觉得也是对的,听他说政府不能一听人生气了就上去大家,要冷静的处理也觉得很有道理,可是有几段话如果不是有人拿枪口逼着他说的真的很让人费解。

 

他说:那个船籍是缅甸的船,他雇佣我们中国的船工去操作”。

就算船是缅甸籍的,中国人只是去操作,可是这操作的中国人中国人就不是人了吗?死了不需要什么人来负责任的吗?

然后听他说:“我们不要又一次陷到小事件,这是划不来的,而且是没有必要的,这个事情你把它变成外交事件,你该骂谁呢?”

“人命关天”这件事他也知道的呀,他刚刚在节目里自己也说过的呀,关着天的事是小事那什么事是大事呢?

我不懂什么叫“划不来”?,为了这件事情劳民伤财派专人组处理寻求真相是划不来的吗?这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划不来“呢?又该怎么做才划得来呢?有人就这么不明不白悲惨的死了,做为国家不问不闻大家听说了当作没听说,迟了那么多天才曝光曝光了以后还是没有人理睬,以后好继续买着泰国的大米,保证人家会给我们供应,人家受灾了继续跑过去送钱,是要这样吗?是应该这样吗?是这样才是划算的吗?

我实在很像请教一下这个”划不来“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根绝什么公式什么原理计算出来的?

 

再听他说下去:“而且没有必要”这是什么话?!,我国有人那么悲惨的被杀害了,死因不明,我们做了什么吗?中国是听到了消息就抓起来机枪大炮跑过去报仇了吗?,就是去询查真相,怎么就没必要了?阮先生看学历应该是学贯中西的吧,怎么没听说过“将心比心”吗?阮先生从来没有学过换位思考吗?如果那些人里有自己的亲人,阮先生还会这样子说话吗?

 

“这个事情你把它变成外交事件,你该骂人谁呢?”好吧,就算是网上的评论全是骂人好了,如果没有该骂的事,如果没有残忍的伤害,没有那样的隐瞒,如果真相已经出来,如果事情已经解决,会有人骂吗?大家都是吃饱了撑的不知道吃饱了听听音乐电视也不错都那么有兴趣在那里骂人吗?

骂,事情做出来了,能怕人骂吗?怕人骂就别做那种该挨骂的事情呀。

 

阮次山说:“如果你到过那个地方你就知道,缉凶不利?你派任何一流的缉毒部队也没有办法!””

那么为什么不发一个国际声明呢?干脆发声明说:“那个地方不能去,谁死了都活该,死在那里国家管不了。”不是更好吗?

 

最后阮次山:我们是个大国,大的国家这种小事情,如果变成举国关注,举国声讨的话,在自己意识形态上面把自己变小了。”
   
阮先生也知道中国是大国,那么我们做为大国的“神圣不可侵犯”又表现在那里呢?表现在国民被伤害了说:没关系吗?”

就是因为中国是大国所以这件事是小事情对吗?这意思是说这样被杀害十三个人的事情只有在梵蒂冈那样的小国家是大事情,中国人口众多,死几个不要紧的是吗?如果是这样,如果网上的俄资料没有错,阮先生家里的兄弟姐妹也是很多的呀,真的有一个出了意外那么就是小事情吗?可以不需要问的吗?

被侵犯去声讨,自己就在意识形态上“小”了,先生博学,请教一下这是那个学派的意识形态?那在意识形态上大又应该怎么做?军队不能出动?外交部不能出面?国民不能议论?网民不能发言?全国不能关注?这样叫做意识形态的“大”,如果这样叫做意识形态的“大”?

 

如果我理解的不错,阮次山先生的意思应该是希望我们一个泱泱大国拿出来自己的风度,该宽容的时候去宽容是吗?可是宽容不等于息事宁人呀?宽容是一种美德,它所得到的结果是伤害者在知错以后的感激,息事宁人是一种胆怯和懒惰,它所收到的结果是对上的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阮先生好像很害怕这件事情演变成外交事件。前面问:“这个事情你把它变成外交事件,你该骂谁呢?”后面又谆谆的告诫:绝不能让这个事情升级成外交事件,千万千万,我们国内的媒体朋友千万千万要记住。”
这个事情是谁把它变成外交事件呢?谁又有本事把它变成外交事件呢?中国的同胞在网上关注一下它就会变成外交事件了吗?这是一个刑事案件,如果处理的好,那自然是结束了,如果没有处理好,案件要升级,要变成别的形式要更可能处理好的人或者单位来处理那谁又能挡住它演变呢?这就像在一个商店里服务员处理不了的问题你要找经理一样,你不能服务员处理不了事情还不解决了。要想不演变成“外交事件”就在“刑事案件”的范围内把它处理好呀,不然还有什么理由阻止它演变呢?

而且就算它真的诚如阮先生担心的变成了外交事件,也不是我们的网民把它变成外交事件的饿,也不是我们的媒体变成外交事件的,那是凶手和不作为的对方国家把他变成外交事件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网民和媒体,中国的网民和媒体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说一说吵一吵就让案件升级,若果网民和媒体就有这么大的能耐的话,这件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说这件事会因为媒体的宣传和网民的热议扩大变糟就像是说这起新闻不是凶手制造的而是受害者制造的一样荒谬。

我还注意的阮次山的评论里想到的事情还挺多的,说人家受灾了,那我们就该因为人家受灾了不管了吗?当年列国瓜分中国的时候阮先生怎么就没有当首席评论员,怎么就没有跟人家说中国天灾人祸政府有无能就不要去侵略他们了。阮先生还说他们是产米大国,泰国米很好吃的,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就因为怕人家抬高米价人死了都不能追究吗?我们如果是因为怕人家抬高米价国民都可以由着人肆意的上海生命,那是不是有一天我们的国土被侵犯了也不敢还击,因为米价在人家手里,阮先生是有多喜欢吃泰国米??

阮次山先生在表述这些他这些理性的观点带出来一句话里说:“人命固然重要”,想问阮次山先生:人的生命不是自然很重要,当然很重要,只是“固然”很重要吗?那么阮相声认为有多少东西是理所当然的比国民的生命更重要的?而阮先生本人,如果生命也只是“固然”很重要的话,那么观点还算什么呢?这句话是阐述另一个观点的时候不经意的带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也可以反应一下他潜意识的“意识形态。”

 

本人草根网友一名,学历不高,很少有机会听到像阮次山先生这样博学的评论和新颖的观点,今日一听,真是被“雷”到了.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不过就算这些话都传到了阮次山先生那里,他也会不当一回事吧,毕竟在他眼里连十三条人命都是“小事”呀。

 

最后

希望阮次山先生的饿“阮”不是“软弱”的“软”。

希望中国的政府能够想电视里说的一样“高效。”

希望大家在听到了阮次山先生“理性”的评论之后还能带着“感情”关注“湄公河”惨案。

 

(本文还发表在我的新浪博客里)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