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又是一年艺术节  

2011-10-15 23:49:16|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过人民广场的时候,看见五卅纪念的浮雕外面,落叶飘落的秋色里又摆满了雕塑,每年国际艺术节都有雕塑在这里展览的。

 我去的时候没有时间,回来打年京西路那边走过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副“贩妇”,青铜的质地,写实的手法,带着金属的厚重,显示着生活在底层的人物的艰辛,也许还有坚韧吧,这副雕像的后面那一幅吸引了很多人,很多闪光灯不停的照呀照的,那一组真的很吸引眼球,云端之上却不是仙女,是一个又胖又丑还体态臃肿的裸体女子,做出来飞翔的姿势简直滑稽,她还那么陶醉的笑着,这样的造型很容易让人想起来蒋雯丽演过电影《春》,说的是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力,却也有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来讽刺梦是不可以任意做的,一个梦,因为做梦者的卑微被所有的人看了都当笑话,可万一这位做梦的人是认真的,该是多么的可悲呀,接下来她是该从梦里醒来还是沉睡?这样的滑稽,初看好笑,再看眼泪都会出来。

 

沿着临近路的第一排走过去都是青铜,有“打更”的更夫;有“补碗”的手艺人,刻画的很是细致,旁边还有一摞破的碗片,现在都很陌生了吧;还有“下棋”,中间是“楚河汉界”的棋局,每一个棋子都打磨的闪亮,旁边的两个人就更显得栩栩如生了,真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男人都有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梦;还有一副是“马帮”一看之下就会逗引出来电视里保镖的剧情,于是开始神往那些过去的江湖。用青铜表现这些生活是很好的,带着经得起悠长岁月的厚重,也感觉有沉淀俄沧桑。

 

后面的雕塑就感觉现代的多了,有用色块表现的奔马,那一组“超越”里三个跨栏的男子肢体的交错处理的带着旋律一样,而三个男运动员的腰身直接让人想都旧时评书里的一个词“狼腰”细的简直到优雅的地步,我一直都觉得旧时评书里说两将军短兵相接,一人带着从容自信的把兵器交与令一个手里,“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另一个人活捉过来“,这事是一种艺术活儿。还有几副比如一个少女倚门回首一般的表现的“心事”,一个女子和一个圆圈表现的“月夜”那些主题和雕塑都很抒情,让坚硬的材质都舒展起来的起来的感觉。

 

再朝后就很是现代了,抽象,夸张,就用的很多,也写意起来,不听的听到有人在两组“抽离了灵魂系列动物前面走过惊呼:这怎么会是狮子”说实话那看起来着实不想狮子,如果不是傍边写上了题目的话,没有人会猜那是狮子的,因为它更像是一只折纸的狗,还有一副猪头,只有一个头颅,看起来竟然是消瘦的模样,而且造型很近三角,还有一副纯绿色,一边一个很大的是豆荚吗,傍边一个妙龄少女是螳螂的造型。也许两个都是螳螂。

 

我最喜欢的是是那组"love",是两只粉红色的狐狸,流线的造形,身体被不成比例的拉长形成回旋的造型,头和尾部几乎衔接成一个椭圆,左边的一只口里衔着一只玫瑰,右边的一只和它相对,目光恰成呼应,身下几只幼崽仰首吮吸,恰似点缀饰品一般,精灵一般,竟然还是那么时尚的粉红色,看起来真是活剥灵动。还有一组吸引我的是“双面人”,一胖一瘦的两张脸几尽夸张只能,最创意的是两张面孔的材质,竟然是石头,就着纹路做成的。还有一组是“诗意的栖居”云端树杈上一组人群,我是每次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都会想起来说这句话的海德格尔,他的人生和这句话几乎是反衬。

 

一路慢慢的看完了今年的雕像展览,从行程里抽出来的二十分钟,并不误事,也没有带相机,我的手机像素不好,拍出来效果打的折扣太大,还是不拍的好。

这样子慢慢的离去,就想起来那一年和小妹和娟一起晚上来看,还拍照片还录音的时候,当时是为了试试新买的数码相机,唉,也不知道当年的照片都去了哪里了,就像也不记得当初都看过了多少美丽的雕像,又为了多少创意惊呼过,过去,就是过了时间一切都随着去了。

 

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五六个艺术节了,最记得的还是我刚来那一年的,是零六年还是零七年,每次都搞不清,但是那一场艺术节是我看过的最好的艺术表演,有把至柔的红绸舞得豪气干云的安塞腰舞表演,还有西班牙的热辣辣的劲舞,台上女子的性感奔放害的台下淳朴含蓄的中国绅士们都不敢睁眼睛,我至今清晰的记得西班牙的那场踢踏舞,跳的整个南京路都能燃烧起来的感觉,第一场和第二场的动作也不是完全的相同,第二场也许是因为气氛太过热烈的原因那领舞的一个kiss在第一场只是样子的,在第二场就结结实实的打上了,总之就算是在后来的电视我也没有在看到一场那么有感染力的踢踏舞了,害的我这么内敛的女孩子都跟在人家后面问:“下一场表演在哪里?”然后就人群里跟过去跟过去追着看。

 

想想那时候才真是青春。那时候是初来上海,连个正经的事情都没有,整天最大的目标就是混够一天的饭钱,所以有的是时间做观众。

而我,对于每年都举办的艺术节,也只有那一年做了机缘巧合也被我的朋友们拉着做了一次观众,其他的时候,节目是节目,而我,都是像今天一样,只是过客。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