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观者·选择·矛盾  

2011-09-24 21:5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路打外边回来,走不同的路,穿过不同的车辆和高楼,做地铁,转地铁,穿过各色的行人,去菜市场买菜,我就这么一路走着,一路心意闲闲的听着鞋跟敲打着石板路,想着我也不会音乐,不然还可以敲打出节奏,也心意闲闲的看着高楼和高楼的灯光,还有高楼旁边矮矮的屋子以及屋子上偶尔回旋的飞鸟,也心意闲闲的看着地铁长长的楼梯还有里面各色的广告还有动不动信号中断信号不中断也经常没有声音的地铁电视,也心意闲闲的看着菜市场新鲜或者打蔫的菜和果蔬,只要心里没事,触目都是风景,我一路闲闲的看过来,目光在各色的过往中停停走走,最后停泊在几行文字上:“春无风,湖无漪,只杨花懒懒的移”,这句话当然是有头有尾写在段落里的,但我目光所到不及全貌就看到了这一点,就欣赏着这一点的好,也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探求全貌,那本书,我只需要伸手去翻过来也可以冒充渊博的告诉别人这是什么书谁写的,只是文字若合了自己的心意,英雄不问出处,又何必管一行字是谁落在纸上的,有风吹来花香,沉醉就好,何必问花是何人所摘,又是用什么来滋润花田。

 

 一直都是这样懒懒散散的调子,是这样落落寡合的心态,是这样淡烟流水的心意,就这样不紧不徐的走在这个压力巨大的以繁华和快节奏著称的城市里,任车如流水从身边呼啸而过,把自己远远的甩在后面,落后别人无数华年。

 

  已经落在后面了,连先行者扬起来的尘土都看不见,追还是算了吧,何妨吟萧且徐行。

 

这样很好。

“可这样下去不行呀。”这是我身边的声音,世界上唯有的关怀着我的人。他们看着我叹气,总是这样说。我知道她们指的是什么,可是,我不能不听,又不能迎合。

 

我一个人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也是用了一份精力的。然而打点好了也还是没有分享的人。每次家里打来电话,问:过的好不好?我其实都没有办法回答。

世上父母古来痴心,中国尤其如此。我家老爸老妈也是爱我到骨髓的人,所以,我在外面怎么敢不好,不好他们怎么办?怎么过得去不在我身边的一天?可是现在,我说好,他们也是担心的,他们不喜欢我这样在自己的日子里怡然自得,因为这样离她们要把我嫁掉的责任和义务越来越远。如果我一个人不太好,只怕还容易妥协着找一个人来陪着,现在自己这样子美美的过着,可怎么办?那么又能如何呢?我其实什么都不曾刻意的拒绝过,我只是没有遇到又妥协不了。

 

有时候,我像一条小鱼沉溺在深海里沉溺在我的自由自在里,我会有点希望我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一个韶华还有一丝余光的女孩子,我有时候会希望我是一位老人,已经迟暮,谁也不会再把希望寄托在我这里,或者我无比的潦倒,让人看不到好起来的可能,总之因为一个原因让所以的人都放弃了我,然后我痴迷在自己的时间里并不以为痛苦和折磨,别人看着我还说:多么坚强的人呀。却并不知道我其实是并不以之为苦的。然而现实却还是以为这样的正常的女孩子,是如果肯上进的话是别人眼睛里的前程无量,如果肯寻求的话可能是世界眼睛里的美满幸福。因为有着正常的条件所以没有放弃这些的资本,如果放弃了,-----似乎不可以的。还是要做一个大众眼睛里的正常的人。

 

让我再想一想吧。希望有机缘光顾。让我不用多加思考就可以为以后的生活再定一个方向,就像以前那么自然的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