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重逢水浒 之满目山河  

2011-08-09 20:25:25|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很关注新版《水浒》的翻拍和热播,也没有去关注它的争议,我只是浏览网页的时候目光触摸到这两个熟悉的字,一片相思就升了起来。

     当时我以为不过是一本书,不过是一个故事。我也没有想到年少时候那一场相逢,竟然就像一粒种子落进了我心中,在今后那么长的旅程一有风吹草动你就会复生,而且迅速的长到郁郁葱葱,为我覆盖下一片一片挥不去的葱茏。

  我很是怀念,包括那一个开场,那个看起来都不相干的引子里的一个故事,就是那位宋仁宗是赤脚大仙转世的故事,当时根本就不明白放在那里说什么,现在不是明白,是不去想了,只是知道有,在那里。

我很是怀念,包括第一章那一个庄严的庙堂,还有那一段简直可以和西游媲美的神神叨叨的张天师误走妖魔,当时,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弄明白那些妖魔就是我们的好汉呀,原来他们换一副眼睛开就是那么可怕的妖魔,坏的很呢。

我很是怀念,甚至高俅发迹的那一段故事,不只是野百合呀,小人也有春天。

我很是怀念水浒传英雄之外的一个禁军教头王进被高俅逼走,带着母亲连夜逃命,觉的一路风餐露宿很是天涯的感觉,也觉得他和九纹龙史进的那一段相遇无比的江湖,谁知道一番好意收留了一个住宿的赶路人竟然是一位禁军教头武术高手。就是当时,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搞明白九纹龙是纹身,又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搞清楚了,纹身和刺青是一回事,又过了很长时间才大概弄明白这回事是大概怎么个事情。

我怀念那一个淮阴县的史家庄还有附近有住着三个强盗的少华山。

我也怀念那个经略府,虽然我到底也没有高明白那是做什么的,我只是无端的知道有个老种经络相公和小种经略相公,是谁也不知道,知道这句话仅仅是因为他是当时还是鲁达的鲁智深说的。

我怀念那一片地面,那一片史进路上能遇到鲁达,看个杂耍的人也是个李忠,能够找茬儿去打个镇关西的渭州地面。

我怀念被鲁智深打闹过的五台山和五台山上的文殊院。我喜欢有史进剪径剪到了鲁智深的赤松林,我喜欢门外有一棵大柳树的大相国寺的菜园子,用一句很有历史感的话说,我上个世纪末去过大相国寺,门外是柏油路,不远是包公湖,没有看见菜园子当然也没有看见垂杨柳。

我怀念那一片京师,林冲被逼走,卢俊义被骗走的那一片京师,还有蔡京写着他的好字,皇帝逛着妓院的那一个繁华的清明山河图里京都。

我怀念风雪里那个山神庙和那个草料场,怀念那个时候雪正下的紧,更怀念他“曲”了那么久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那终于痛快淋漓爆发。终于让人也明白那是一把抢不是挑着酒葫芦的木棒,虽然它也可以挑酒葫芦。我也怀念着风雪里的梁山边上朱贵把暗哨打了一下,才由船出来把林教头送到梁山上,虽然那时候的梁山还不是我们后来耳熟能详的那样。

那不是庙堂之高,那是江湖之远。远远的江湖却那么近那么近的贴着市井人间。

仿佛你转一个圈儿,就是一条山东阳谷县的那道紫石头街,里面有开银铺的的姚大叔叫姚文卿,有个开纸马铺子的叫赵仲铭,还有个买冷酒的胡正卿,有开茶馆的王婆,她家邻居是个老头叫张公,还有打铁的,还有买灯烛纸张的,还有一个卖梨的小哥叫做郓哥,还有一户从清河县刚搬来的人家,男的是武大郎,女的叫潘金莲------

仿佛你走着走着绕上几条街,就会到了山东的郓城,那里有个很专业很有心又黑白两道通吃的押司叫宋江,那里还有两个都头,都很能干的,一个叫雷横,一个叫朱仝,朱仝还有很漂亮的胡子,离那个县城不远还有个村子叫东溪村,那个村长好像叫晁盖,还有个教书的先生叫做吴用,那个村子外面有个庙宇,有一天那个雷横都头过来例行公事抓住了一个红头发的外乡人交差,然后去村子里的村长家去喝酒发现那人是晁村长的外甥就放了,然后那个外甥因为心疼银子就追着都头打架,然后被那个叫吴用的一个教书先生给劝住了。

沿着这些所在朝着那座山走走,会遇到一个小渔村叫做石碣村,村子里有三个不正混的打鱼人正羡慕着强盗的生活。

离这些都不太远还有一条岗叫黄泥岗,在那里京都的蔡太师好容易搜集的民脂民膏被做了强盗的“民”给抢得那叫一个精彩,回目上说了,那叫“智取生辰纲”。

我有时候会想,在后世所谓的风雅的大宋里走着,应该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景阳冈上有一只老虎,你怎么知道你去的时候武松去过没有,去个酒店说不定是十字坡,也有可能是蒋门神的快活林,还可能是朱贵开的送你去梁山的,你说有多倒霉,揭阳岭那片地方,过了镇,过了岭,还有条江,每一处分好了一样一对一对的有特点有个性有技术的打劫。浔阳江头,买鱼的张横和张顺都把人愁死了,又去个个买鱼的李逵,不打起来才怪,去个劝架的,先是戴宗然后是宋江------

--------

今日的天幕下是和昨日大概相似的河山,汴京,青州,孟州,华山,桃花山,翠华山,沧州道,野猪林,灵官殿,宝珠寺,横海县,景阳冈,十字坡,安平寨,鸳鸯楼,飞云浦,揭阳岭,浔阳江,祝家庄,梁山泊,因为有了那样的故事,所以连地方都变得那么鲜活,因为有了那些人,我才不由自主的去怀念和向往这满目的山河。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