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重逢水浒 之 紫石街记忆  

2011-08-10 17:44:4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朝时候,山东省的阳谷县县内有一条街叫紫石街,那条街上有开银铺的的姚大叔叫姚文卿,有个开纸马铺子的叫赵仲铭,还有个买冷酒的胡正卿,有开茶馆的王婆,她家邻居是个老头叫张公,还有打铁的,还有买灯烛纸张的,还有一个卖梨的小哥叫做郓哥,偶然也会有本地的富翁西门庆过来喝喝茶什么的,大抵是很市井也很平静的街道。

    那一天,这条街上搬来一对夫妻,小街上的新鲜事不多,大家各干个的事的时候也就瞄那么几眼,不过那一对据说是从清河县搬来的的夫妻真的很吸引眼球,主要是看起来不甚和谐,那男的那么丑还矮,那女的是满目风情的那种漂亮,非一般的妖娆,然而大家的眼球还没有适应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也太不可思议,宋朝如果有眼镜的话,那这条街上一定是碎了一街道的镜片儿,听说阳谷县让人丧胆的老虎被打死了,而且那打虎的英雄竟然是这家短小懦弱让人看不起的男主人的弟弟,还是亲的。大家就那么多少带着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家因为打虎当了县里步兵都头的弟弟住进了哥哥家里,英雄,美女,街头小贩,感情人家真的是一家人哪。

    吃惊过后,也就是多一点儿谈资,一切也都很平静。这家也像别的家一样要生活,这家哥哥每天照例出去卖炊饼,这家弟弟每天去衙门里上班,这家嫂嫂每天买不一样的新鲜的菜蔬,为两个男人做好吃的。

   大家发现这家哥哥虽然也一样是卖炊饼,然而买总是扬眉吐气喜笑颜开的,他还是很和气很懦弱,就是没有人敢欺负他了,这家嫂嫂这段日子简直是太漂亮了,她本来就好看,脸上桃花一样的颜色,又带着一日深比一日的笑,不漂亮才怪了。这家兄弟本来就高大威武,然而刚住过来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江湖漂泊过的风霜,如今有人疼就是不一样,半年不到,养的皮肤都好了很多,看起来那叫英武帅气。

   这家弟弟对哥哥真好,好得有弟弟的人都很羡慕,什么都护着他不说,那么威风凛凛的人偶尔还那么不搭调的帮他挑着炊饼挑子,看起来简直很是滑稽,他也不管。这家哥哥对弟弟也好,就为了怕连累弟弟的好形象,连路都尽力的不和他一起走。这家嫂嫂对弟弟也好,每日下班不管早晚什么时候回来都有做好的饭菜,秋风还没有起,那秋装就已经准备下了。这家弟弟对嫂嫂也好,那个卖布的说前几天它从这里买了一匹上好的绸子色彩还鲜亮,过几天就见那家嫂嫂穿在了身上,那叫好看。

    其实,这家哥哥和弟弟是自小孤苦,市井流浪受尽人间冷暖炎凉。这家嫂嫂也是命苦的人,从小买给人当丫鬟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听说那家老色鬼还要占她便宜,她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就告诉了那家太太,然后就被这家主人报复一样的嫁了个又丑有穷,要什么没有什么的人,就是这家哥哥了。

三个人在一起,出于本能,想来也会去依恋那因为彼此形成的温暖。

 

原以为这家人就这么和和美美的过下去了。

直到,那年冬天。哥哥还没有回来,弟弟和嫂嫂好像吵架了,然后弟弟就搬走了。然后嫂嫂就没有笑意了,偶尔还听见她骂人,骂自己家的男人,那么漂亮的女子骂起人来也尖酸刻薄的。

快过年的时候,弟弟回来了,不是回来过年的,是告辞,说去出差,怎么会知道世事那么难料呢,走时候只当是寻常的分手,谁能知道竟然是永别。人生真是经不得别离。

不知道是从那一天起,大家发现他们那块地方的首富西门庆总是往他们街上跑,去了也不往别出去,就去王婆茶馆里喝茶,同时这家嫂嫂也总是去那家茶馆做针线,大概猜着会有事的,没想到事情发生的那么快,等大家再看到的就是那家哥哥去“捉奸”然后反而被踢倒了。

后来就没有过几天,那家哥哥就死了,还那么快就火化了,谁不觉得蹊跷呀,然而有什么办法?更让人看不下去的是那个西门庆竟然动不动就又来了,来自家别院一样,大家都恨不得眼睛瞎了。

那一段日子,整条街道看起来也是和平时一样,然而每个人都满腹心事的感觉。街道上的气氛很像冬天里彤云密布的天空,大家都感觉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很有几分惶恐不安,也似乎只能听天由命。

后来弟弟就回来了。

那天下午,有士兵来去赵仲铭的小店里买祭奠的东西,还有别的士兵买酒卖肉。

那天晚上,整条街都听到弟弟放声大哭。闻着无不心酸。

那家哥哥虽然丑陋矮小忠厚老实被人看不起,然而就算他再怎么没出息,却是这家弟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恋,也是他在这个烟火人间唯一的守护,有这样一个哥哥在,他就可以归心似箭,就可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因而也成了英雄,然而当这样的一点牵挂去了,他也可以因为他复仇,为他成为凶手成为囚徒成为凶神太岁抛却了前程人生。

 

后来四个邻居和隔壁的王婆也被请过去或者说逼过去做客,这家人来的时间也短,这也是街上的人第一次去这户姓武的人家做客,当然也是唯一的一次了。

那天,去做客的人去了很久。

直到连首富西门庆也被杀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也不是回家,是去了县衙。

后来这家弟弟给哥哥报仇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有些人想知道细节,去问当时去做客的人,他们人都谁都不开口,只是摇头。

 

这条小街的人看着这家弟弟以英雄的样子过来,最后以囚徒的身份离开了,而且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后来有人听说这家弟弟做了强盗。这条小街上见过弟弟的人都不太相信,说那么威风凛凛仪表堂堂的人怎么会去做强盗呢,那里有那么义气深重肝胆相照的强盗呢?他们说你没见过这家兄弟说话有多和气呀,然而,那四个去做过客的邻居,却很快就相信了,他们总是喃喃的说:“你没见他拿刀的时候杀人的样子,吓都把人吓死了------”

 

是的,他们说的实话,他是当着邻居的面杀了嫂嫂的。所有的人都说那家嫂嫂活该,没有人知道,有人知道也不见得有人想到,这家弟弟是这家嫂嫂爱过的第一个人,那时候他二十五岁,她才只有二十二,年龄都相当的很,她是那么的真心爱慕,以至于不想给他做嫂嫂了,可是他没有接,也不敢,也不能,然而他精通枪棒却不精通拒绝,就是他拒绝时候的那一番义正严词的斥责毁了她的妄想也毁了她的尊严,既然她和她的爱在他的眼睛里那么的荒淫无耻,那么她一个荒淫无耻的人有什么不能做呢?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光却把只是照见了她的卑微和污浊,那么她除了沦落又能如何?而她也不知道,她家兄弟认了她做嫂嫂不管她有一份怎样的心思都给了她一份嫂嫂的敬重,她亲手的毁掉了他的敬重,又毁掉了他在人间唯一的亲人也就抹去了他唯一的牵挂。她是她家兄弟杀的第一个人,从此他杀人如麻。她毁了他在人间的唯一的家,从此他人在天涯,一路血色如桃花。

-------

 不知道,过尽千帆之后的人生,他在杭州的六和寺内,他拖着一条空荡荡的袖管,看西湖烟波浩渺,千里莺啼绿映红,还会不会想起来这一段人生起点的往事,他人生唯一的一段有过家的温暖,是她给的也是她毁的,不知道那个时候,他还记不记得她,还会不会恨她。

 

山东的阳谷县和紫石街不知道还在不在了,不管在不在,反正大家都知道了:早在宋朝的时候,这条小街搬来搬来一户人家,半年多一年不到,哥哥死了,嫂嫂也死了。他们是这条小街上半年的房客,也是永远的话题,知道这一代人去世了,话题又传给了下一代人,直到今天。

 

曾经,有那么一个午后,阳光想来也明媚的好着,她勤劳的做完家务,对镜理好了晨妆容,描好了峨眉,没有一个看的人,她一个人怀着满腹的心事,闷闷的打开窗子,不想失了手,杆子打在了一个人,那个人是生气的,抬头看见她貌美如花,就呆了-------那个时候,恰如绿柳才黄,一切还都没有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