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地铁学者  

2011-06-08 14:06:02|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列一下我最近看过的小书。

小妹说过,以我的记忆能力,大概痴呆都等不到老年,所以看到什么好看的好玩的东东要随手记下来,只是最近比较忙,闲暇的时间少少,所以也没翻几本书,就打发过去了。

 我有时候觉得年少的衷情还真是难忘的很,有几个作者就因为是小时候遇到过的,所以根本就不去管岁月流转,就一直锲而不舍的喜欢喜欢。沈石溪叔叔还是小时候看故事大王的时候留意到的,中间一路漂泊十多年没有见,到前一段时间图书馆里见了他的书还是记得,还是舍不得。好在沈石溪叔叔写的也不是很多,看着看着也就没有了,我手里拿着的这一本《鸟奴》是我在这个小小的图书馆里找到的最后一本了。奴隶,原也由不得人想或者不想,自然也容不下谁的性情,不过是为了活着的一种生存之道,而且不管什么时候还都有要当奴隶还当不上的悲凉。现在的卡奴,孩奴,房奴,车奴,还不是一样。自然也还是一样的有些人被压迫这呻吟,有些人还在盼望。

合上书的时候,所乘坐的地铁刚好驶出市区,到了郊外也就到了地上,一阵阳光撒过来,再一次清晰的觉得,城市也是一个丛林,不过是钢筋混泥土的构造,还没有丛林的清新。知道又怎样,难道要放弃生存。

 

《同门》是亦舒的小说,连做贼的女子也是那样的高雅,也是那样的情思婉转,事态惊心。很久了,翻翻书都是找自己熟悉的作家,也许是自己以前没看到或者错过了的文字,有时候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看书还是在回忆,似乎没有了什么开创精神,或许应该说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开创性质的人。

 

《欢未央》是雪小禅的,带着小女子的心思和精致。最事宜的时候是晚上,拥着一床薄薄的被子或者毯子,斜斜的靠在墙上,让头发都散下来或者揉在一团枕着,傍边放一点小零食或者什么别的吃的,背景有一点而老上海的音乐或者只是窗外的风声雨声,人只是没有睡着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心事,就那么就着满室的夜阑看看,翻翻,检出来一两个见性情或者见才情的句子,莞尔或者会意,或者只是消遣。在地铁上不是一个好地方,不过也还可以,若是一路都是摇晃着幽暗的光影或者郊外细碎的阳光。

 

《思想的天鹅》是林清玄的。应该是早一点的文字,后面整理的吧,没有注意,只是看文字的时候这么觉得。只是很喜欢里面的一篇《兵卒无河》,不是所有的人生都有筏可以走过人生的汪洋,有的时候就算是下定了涉水的决心,却茫然发现没有一条可以渡的河,不管怎样都没有出路,只能在河畔这边的泥泞里沦落挣扎,人在人间,有时候就是哪样的绝境,连一点儿逢生的机遇都没有。林清玄一直是淡雅到出尘的那种智慧和慈悲,也可以用最朴素的笔调来说一个这样的人生。看完的时候,心里一阵酸楚,也说不清那里被触动。

另外的一点小发现,是台湾的林清玄和香港的倪匡对有些事情上的观点那么想,比如对教育,说“好孩子是教不坏的,坏孩子是教不好的。”我上一次看这句话不是在倪匡的书里吗?难道记错了。还有两个人都很喜欢金庸的小说。

 

《梦里的信》还是倪匡的,香港的那些人里,先是喜欢了金庸,然后是亦舒,最近开始喜欢倪匡了。只是不看科幻小说了,好像过了年龄很多的好东西不管好还是不好都失去了吸引力。最近倒是很喜欢听他就那么爽快的,似乎是率性的说点爱情,说点婚姻说点喝酒或者就某种流传的很久大家都以为是的观点批驳。

 

《有味》是汪涵大哥的一本书,他也就出这一本书吧。那在手里现实翻看照片来着,一张一张,做糍粑做木工看起来一本正经像模像样的。态度里竟然是做节目一样的认真。然后一不留意看到那些《涵舍故事》,就是民间流传的小故事,也没有什么精彩的,汪涵大哥在这本书里的叙述又丝毫没有加工,然而不知道我那天是怎么了,竟然每一个都看得心有戚戚。

 

《相遇诗经》是一本解读诗词的小文字,一向还是对那些文字里被解读的诗更为关怀,但是一本本的诗集要不难找,要不被当作宝贝放在橱窗里不肯外借,倒是这种解读的系列越来越多,也不大敢看,怕那些解读其实是误读,怕那些相遇成了八卦的敷衍到底不过是一场打着相遇旗号的辜负。这一本大概是因为作者是博士的原因,不过是浅浅的解释,也并不太八卦,偶尔可能是为了让人懂的原因用两个新词,我觉得还不如不用。但是别人也许觉得增加了行文的风趣。我喜欢是因为傍边有注音,这样我可以把一直读错音的字纠正一下,我一向是懒于查字典的,何况如今还没有字典。

 

《香草美人志》是因为端午节到了,翻两页读两句楚辞。其实关于楚辞的解读,我看过一本更好的,或者说是更和我心意的,不过一时想不起来名字了,下一次见了再说吧。

 

还有两本读者的合订本,在地铁上看恰好是很适宜的。

这些看起来毫无相似点的书其实是有一个共同点的那就是简便易携带,所以大都不敢在家里看,怕在地铁百无聊赖。

而且,在地铁上除了这些百家刊物意外,还有免费的《时代报》等读物,还有地铁电视上不仅仅是时事娱乐,还轮番给普及诗句和成语的出处。以至于我最近连草木皆兵出于《晋书》都无比的清晰。以至于,常常做地铁的我都觉得自己快要博学起来了。

 

如果我一步小心成为一个学着或者作家什么的,我觉得上海地铁可以在地铁站挂一个横幅,上书:“中国作家的摇篮”。或者:'中国学着基地”什么的。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