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教育问题小说:标本  

2011-06-22 21:02:30|  分类: 零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因为有事又去了一次西安,也就顺便又回了一次南郊,到了南郊习惯性的就回到了大学,说是我的大学,其实也算不上,就是我当年在退了学在那里补习的时候在那里参加了一个所谓的培训学校,他们租了那个大学的几件教室,就这样和那所大学勉强挨了一点边,然而毕竟在里面学习着,也就去看看。

里面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喷泉呀,雕像呀,不过是换了一场青春。连图书馆一楼的书店都还在,我就去里面翻书打法办事情剩下的时间,忽然听到身边一个声音,很悦耳很磁性:do you know how can say it  in english?"然后我就见一根香蕉在我眼前一晃,也许是做老师习惯了,我本能的说:banana.

"no ,it is not “bonanna ” it's"bonane""是一个很磁性的声音,尽力的在分辨着他们的分别。

我愕然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是因为他这么认真或者专业什么的,是因为-------是因为--------这一幕在04年,也就是七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模一样的一幕,连对白和用的道具都没有变化,那天我愕然抬头看见一张圆圆的微微的有点了胖胖的娃娃脸,背着一个双肩包,穿着一身运动服,他就这么跟我说了一句,就自顾走了,我当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直到后来有一天,我曾到图书馆去看书,静静的图书馆突然走过来一个男孩子,站在教室里的哥白尼等科学家的下面用英语大声的念着他们说过的名言,他就在我桌子傍边,我刚想说什么,傍边有知情的人把我一拉,说:别理他,一会儿就好了。果然,过一会儿,他走了,然后在众人的议论里我知道了一点他的情况,他是太用功了,从大一开始就要疯狂的学习英语,励志要超过李阳和俞敏洪老师,就每天在操场大声的喊,喊到声嘶力竭,听说俞敏洪老师被过《汉英大词典》就从大一开始被颂,就这样,每天都处在勤学和苦背之中,据说他的英语考试还真的是很好的,早就过额六级和八级,就是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找到了也都被辞掉了,后来又在恋爱上受了点打击,然后学校里就又出现了他的影子,每天还是念英语,被单词,做着成为李阳或者俞敏洪的梦想。-------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人,真的还是他,还是在校学生的打扮,坂寸,双肩包,运动鞋,运动服------和七年前一样,他并不是真的要理会我,只是在自说自话,然后走了,我忽然听到傍边有人在窃窃低语说:他妈妈又给他送饭来了。然后我顺着他们指指点点的方向,看到了一位衣着寒酸的婆婆在墙根下抹眼泪。

我心里一片沉重,闷闷的回去,因为对这一片地方比较熟悉,我住的房子也还是学校旁边便宜的旅馆,当年我租房子的时候也是租的旁边,那是我闭着眼也能找到的地方,我只管低着头走着,忽然听到旁边一个声音叫:sophie。我本能的应了一声,然后才意识到这个英语名字还是我大一的时候用的,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早就换了几个了,怎么还会有人这么叫我,难道?我抬起头来,竟然是他,石华!我大一的同学,坐在我后面总是默默的背单词的那个男生,后来因为说看见了学校招生的内幕操作执意要退学,说再也不让父母的血汗钱给学校赚取了,然后退路学自己在学校旁边租一间房子,说是一定要学出来一点名堂给学校瞧瞧,他要自考本科,然后考研,一直考博。后来他果然自己学,自己在考试。后来,我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没有地方去还在他的租的房子里住过,害的他去了别的同学那里打地铺。当时他说他的专科就剩下一门就考完了,本科已经过了三门,有三本书不太好买,但是他一定会考下来的,说的时候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我当时还问他考什么连书都那么难买,他说考政治,他说中国的教育之所以现在这么多的问题主要是在政治上,他说政治上的问题包括了教育又比教育重要,他一定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为中国做点儿什么,他说他是他们村子里唯一一个除外念书的人,她说他的父亲砸锅卖铁也供养他,我当时只是觉得他说的慷慨激昂,然后自己就只是想着自己的出路了,又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也就没有再去管他。

不想一别七年,又见面了。他约我去了他家,天还早,我就去了,没想到他还是住在那里,还是租的房子,甚至连那个煤气灶和刀都没有换,只是换了一个锅,天哪,难道这整整七年他都还在坚持考试,正是太不可思议了。屋子里放着试卷,还有书,还是那样淡黄色古旧封面和内容的自考书,和五块钱一册的试卷,我站在他的小屋里,觉得我还是带着2004年。果然,他一直都在考试,说考过了,考公务员会容易一点,大抵都是相似的内容,听说还能免考一点东西,只是有些书他在西安总是买不到,听说我在上海,就问我能不能帮他买一些,然后递给我一些书目,大抵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差不多的,我也记不住名字。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先考完试在说,他今年要努力,因为自考的有效期限是八年,如果他今年再考不过,那么就前功尽弃,他说他一定可以成功的,他一定是坚持到最后的人,他说他的父母还在等着他出息呢,他说家里今年因为供应他又借了一笔钱。

我想让他醒过来,然而又不知道怎么说,又怕他真的醒过来了更痛苦。

------

下午,我拿着买好的票去植物园,什么也没有兴趣看,听讲解员讲解一个三叶草的化石标本,说他们其实都是有过生命和灵性的花草,因为遇到了突然的灾难,所以只能在最欣欣向荣的时候干枯了。仅仅存在一些花叶的样子

我忽然想到我遇到的两位同学还有我没有遇到的相同或者相类的他们。

校园是青春的容器,我不知道他们在这个校园里受教育的时候遇到了什么,是怎样的灾难让他们失去了青春的鲜活,也没有具备可以在社会上生长的能力,就这么成了一枚风干在校园里的标本。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