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情景惊悚小说:雨天  

2011-06-22 19:26:32|  分类: 零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雨,下雨,就会下雨,天空阴着闷着,就像我这二十七八年的命运,什么都阴沉沉的,除了郁闷,什么都没有,然而还是要过下去,不然能怎么样。

想想我的处境,这是够让人绝望的,都要而立的人了,还什么都没有,房子,车子,它那什么的,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混了个三流的大学,在三流的大学里还是三流的学生,凑活着毕业了换了几个三流的单位,拿着拿什么三流的工资,偶尔按时发放偶尔还不按时的,如今其实是没有办法了打着进取的幌子,也参加了一个社会上的培训,培训都摊不着好的专业,培训了一个建筑,家里几个转着圈儿认识的人说能帮忙安排到什么国营的单位,这年头都什么跟什么呀,管他哪,懒得想,我只是不想再折腾了,累。

钱,交过了,据所谓的内部消息说,只要考试,都能过的。今天,就是那什么考试了,第一个国企要人。什么试卷,谁出的,那么创意,说一座楼失火了,里面五户人家都烧死了,让从建筑的角度谈一下怎么能够避免,那什么,我今天真的很想骂人,这人在里面不朝外跑,关建筑什么事情,但是总是不能这样答试卷,还得写,一本正经的,好不容易完了,看着恶心的自己都想呕吐,懒得检查,交!

然而,还要过一关,据说是走走过场,要体检,真是的,搞个建筑,体什么检呀,难道缺胳膊断腿的设计的楼房还住不了人了,都什么跟什么呀。然而也只好检,两个人一组,按要求写上对方的一些数据,身高,体重之类的,整个浪费时间,然而,没有办法,只能浪费着。

跟我一组的是梅桂霞,很漂亮的小姑娘,只是她今天一直跟我挤眉弄眼的,一直到快结束了我才发现不对劲儿,上帝!不早不迟,她的狂躁症就在这时候发了,她第一次发作弄的全校风雨,大家批判学校为了招人连个限制也没有,然而已经进来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据说老师还去找过家长,竟然还没有找到,这年头,真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上次去医院,也是我陪着的,抽签抽到的,没办法,里面那个冷冰冰的医生看着我抱着她没事人似的说这种病还传染,她那什么的,直接说我精神病预备期好了。后来她吃了点药,好多了,只是偶然发作一下,也不过是竭斯底里的哭一声笑一声的,就完了,谁知道她这个时候发作,我一看,我的表格果然是空白,她当然什么也没有填写,这种状况下,她会填写才怪。然而收表格的老师还是收了说如果那家企业要的人数足够多,还是会有机会。随便吧。然而,把表格交上去的时候,那个什么总不收,说不合格,我忍了一天的气终于发作,恶狠狠道:去你的吧,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走了。然而,我忘了这是在他的地盘,我不过是说了这么一句气话,因为习惯的原因,脏字也没有带,然而去退自行车的时候还是遇到了麻烦,说管理的人不在,一时回不来,一辆破车,我不要了。

然而,除了门才发现钱也没有,不是没有带,是没有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交了培训费又加两个月的生活费,会剩下才怪,只好走着回去。天已经完了,雨说下就下,连个招呼也不打。我就走着,也没有太注意后面不愿不近的跟了一辆刺猬车,就是那种最近几年流行的小车,三个轮子,上面有一个小棚子,棚子上都是刺刺,所以叫刺猬车,小孩子骑着的,一直到身边没有人了,我才注意到这两车是冲着我来的,一般境况下,就算他直接冲我来,我绕一个圈儿,或者躲在草地里都会没事的,然而这一次,这一次,我都躲在前面麦地下面的沟里了,他们还是追了上来,之所以用他们是他们两个人,似乎是双胞胎,然而也不太像,两个人似乎一个身子,脑袋一边一个,自然就看见我了,然后,我就被他们捉了回去。

那个楼,是五层的,里面黑乎乎的,一股烤焦的味道,他们把我带到一件房子里,然后问我愿意不愿意和他们玩,一共六个小孩子,一个小小的,被双胞连体兄弟里面的一个抱着,我只是能看到襁褓,还有一个在门边,一直靠着,一直连一个表情都没有。他们虽然是商量,然而我自然也没有选择,和他们玩了半天,一种单调到无聊的跳格子的游戏,玩了半天,我只是听到他们格格的笑声,应该是很欢快,然而他们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一点儿表情都没有的脸上,嘴角似乎都没有动,就发出来欢快的笑声,应该是很诡异的,然而,我累到那种地步,根本就没有力气想别的,后来他们终于放我回家了,说再见的时候,他们似乎很忧伤,也只是从声音听出来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他们说:他们只有雨天能够出来找人玩,但是下雨天出来的人不多,所以每个下雨天都只好捉人来和他们玩,他们说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捉到人玩了。

我无心管他们的忧伤,回家了,也不过是合租的宿舍,她们都在查今天考的题目,说没想到去年的新闻会是今天的考题,他们说那座烧焦的楼是存在了,里面住了五户人家,一家有一对双胞胎呢,应该是很高兴的,然而,他们从来不把他们的双胞胎带出来给大家看,而且也从来不把他们的双胞胎分开,他们说那个什么长家的儿子是个小痴呆,只是不许人说出来,他们还说那一堆新婚夫妻的孩子还在襁褓,然而小孩子那里不太健全,他们还说他们就是因为怕人害怕他们幸福表象后面的真相才不愿意在众目睽睽下逃生的。他们说他们还说,那座房子在这个地皮超级紧张的城市里一直都无人问津,大家走到那里都绕道走,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那里走过的人反正是再也不会走第二次了。

我听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嗨,吓着了吗?是不是挺像惊悚小说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