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害死人不偿命的好书  

2011-06-15 12:17:39|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为一个资深的书虫,我觉得活着真的很不容易,爱,真是很有危险性的东西,我有时候觉得我简直会被我喜欢的书害死。

本来我的童年,不认识这种叫书的东西以前,我一直过得挺好的,无拘无束的,很开心,也很快乐,最要命的是生活里从来没有烦恼,最重要的是人还有一点儿聪明起来的希望。

自从认识了书,我的生活简直是状况连连,意外不断。比如煮饭的时候,觉得反正等着水烧开也是要时间的,所以呢,不如看两页书了,谁知道这一看就不是两页能够刹住的了,结果尽性看完,再看炉火,只有傻眼:炉子还是炉子,火已经没有了,煤已经烧成了煤渣,燃尽,而锅里的水早就干了,而且有谁见过蒸得太久的馒头吗?是发黄的,像是熔炉里的岩浆冷却下来的感觉,反正怪怪的。如果是看书的时候烧水,状况会好一点儿,不过还是炉子烧到灭了,而水自然是干了,拿起来空空的壶,壶底还好像变得薄薄的了。总之,塑料溶解,高温煅烧这些粗浅的物理知识似乎我都不是从书上学来的,都是我自己实践得来的真知。被动的,书害的。

 

这还都是小时候,又时光久远,发生了也就算了,谁知道后来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而且愈演愈烈,以至于如今到了频临无法收拾的地步了。看几段经典的。

 

记得那一年大概我十七岁左右吧,午间,在操场看一本小书,也不是很么太高贵的书,一本《中学生阅读》初中版的,我那时候读师范了呢,然而还是喜欢初中版的,初中版的比高中版的好。但是一般也不会好到出问题的地步,问题是那一次上面刊登了几篇鲍吉尔·原野的散文,真是把我害苦了。先说一下,这么一位名字非常外国的作家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当时我一看名字也以为是那个老外的东西翻译过来的呢,看完一篇文字,无比确定,中国人!根本不用去查国籍,绝对不会是老外,老外,就算是汉学家也不会排出来那么地道的汉字。

那几篇又是写草原的,我那会儿正是做梦的年龄,对草原正向往着,那里禁得起他那支笔的描写,又是云又是夜的,还要些晚上那些天幕的星星都像是在对面一样,垂直的立在眼前一样,真是迷死我了。当时我自然知道还有上课这回事儿,我也是留意着的,留意看着操场上是不是有人,想着如果没有人了,那一定是上课了,那时候我对于我们学校有事没事总是响起来没完的铃一向不太明白它们所代表的意义,结果操场上一直有人,我就一直以为是还没有上课,后来所有的文章美美的看完,陶醉够了,忽然明白过来操场上的人是上体育课的,但是当时已经上课多时了。结结实实的迟到,那时候我们学校的纪律死得跟干尸一样,结果就给我们班级的积分里扣了一份,用根正苗红的话说是为班级摸了黑。没办法,都是鲍吉尔·原野害的。

只是迟到,也还没有什么。

毕竟人身还是安全的。后来到了连人身都很难安全的地步。

那一年,我一个人在西安混日子,考试前三个星期以前打工,前两个星期背书考试。有一次是在考试后,两个月没有看一本课外书,那种难受,真是快被渴死了一样,竟然还有人拉这我逛超市,我实在是一件衣服也看不下去,然后她们就把我安排在书摊前,说一会儿回来找我的,让我不要乱跑。我当然不跑了,就一本一本的看,那年头因为在英语单词里泡打破头脑昏花,骤然见了汉语一排排的句子,见了情人一样,连戏曲都看得满目柔情,一本《牡丹亭》就那么原文的戏曲读将过来,然后连《小故事大道理》那种书也看得津津有味,可见我当时饥渴到了什么地步,后来真是要命,我竟然看到了杨志军的《藏獒》,那时候还只有一,新出的,蓝色的封面,让人想着海一样的天空,我当然不会错过,然后一口气看完,过瘾极了。看完了还有点留恋,舍不得走,在这个过程中我朋友们找过我,见我执意不理睬她们,就都走掉了,我更加觉得没有干扰,就再徘徊徘徊,我也知道来的时候不短了,本来就是下午去的,三本书看完怎么着天也该黑了,所以我也就打算徘徊徘徊,翻一翻就走,谁知道,好死不死偏偏翻到了丹·布朗的《达芬奇的密码》,我发誓我只是翻翻,没有想看的,谁知到怎么就一页页的翻了过去,我本来就喜欢那些侦探小说,又加一点宗教和悬疑,再加一点爱情和异域的神秘,还有古老的传说,简直就是比着我那时候的胃口打造的,我怎么受得了,更何况当时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东西,还有一个新鲜的问题,就这么一页页的翻了下去,一直到最后事情终于水落石出,忽然想起来我这是在超市,还有个要回家的问题,然后想到时间,那时候我是赤贫,所有的看时间的工具都没有,然后想到听过身边两个人聊天,一个问几点了,一个答十点半。但是我想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他们对话的时候我的书才看到中间,现在已经是四分之三了,鬼知道几点,也不知道这个超市是怎么回事,到现在都没有人了灯还亮着,然后我飞速下楼,去寄存行李的地方取我的包包,然而那里关门了,我只好先回家,那个瓦胡同又长又窄,标准的羊肠,而且听说年关那几天还有人打劫,平时的传言都绘声绘色的,我当时就一个人在那些昏黑的灯光下咚咚咚咚的飞奔,我想当时要真有打劫的看到我,只怕也会觉得我更像是打劫完逃跑。然后就这么跑到租的房子,把门拍的山响,终于吵醒了房东,大冬天的出来帮我开了门,当然也骂我这么晚回来,反正西安话我也不太懂,骂去吧,只要醒了肯帮我开门就好。我终于不知道在夜里几点躺倒了我租的房子里,然后在那里盘算着我什么时候去拿我的包包,虽然那个包包只是十二块钱买的,而且里面除了一把钥匙一个一块钱的小本子什么也没有。后来想想才觉得那样子真的还蛮危险的,当时就我一个人,手机电话都没有,真敢有点什么意外,连个知道的人都没有。

看看多危险。

我本来以为,这也就是年轻的时候,年轻吗,无所谓的,如今应该没有问题了,再说我最近也不看什么书,连小说都不看,就翻翻随笔呀散文呀的,会有什么事情呢?但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算了,想不起来,对了,人生是什么事都会发生的,看看昨天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是一本散文集,也不新,又不是销售排行榜上的,竟然被折腾的几乎一夜不眠。就是蔡澜写倪匡的那一本,原想看两页开开心睡觉的,打开了以后硬是没刹住,也不是笑笑,是笑到肠子打结。看看表都十二点了,说打住吧,给明天留点,谁知道躺下了还念念忘不下,倪匡孩还在国外呢,还没有被忽悠回香港,虽然早知道他回去了,但是在这本书里还没回去,于是到底有把灯开了,把书也再翻开,硬是看到他回香港了才放心睡下。然而,我今天是要早起的,被闹铃闹醒,头脑混混,对着这本书上面的两个鬼马老友,你想想我有多郁闷:又不是小说,又没有什么高明的情节,就两个大男人说说话或者连话都说不上打打电话一个人记下来换稿费,真的是记下来,连口语改成书面语都没有改,反正倪匡那家伙说口语和书面语是一样的,而且反正也都是说不清,何况,两个人又不怎么帅的,年轻的时候也没见帅过,如今又老了一些,还这病那病的,有什么看头呀,还把我看得一夜不眠不休的,今天早起上个课弄得跟梦游一样。

回来,我这不郁闷吗?控诉一下,这样下去,我迟早被他们害死,等着吧,那天我真的挂了,大家在我的床头或者包包里找找我随身带的书吧,说不定会有点线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6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