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梅子黄时雨  

2011-06-11 21:31:36|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子黄时,梅子黄时雨。

这是现在的窗外。

 也是一首《苏幕遮》里的句子,应该是写在春残花落去的时候。整首词也不长,自有新巧动人的地方。是这样的:

 曲阑干,汉院宇

依旧春来,依旧春又去

一片残红无落处

绿遍天涯,绿遍天涯路

柳花飞,萍叶聚

梅子黄时,梅子黄时雨

小令翻新词太絮

句句愁人,句句愁人句

并不是多么新的言情,也没有多么深沉的悲哀,更加没有浓重的忧愁,或者宏大的意境,是写的新奇巧妙,带着回环的玲珑感,和一点儿小女孩的精致,略略的有一点儿诗意,就很是动人。

一首小令也像一个人间的女孩子,也并不一定都要成为绝代佳人,一代名媛,有动人的地方就很好,恰如这首小词。

其实这个作者,还有一首词,比这首要著名的多。

那一首也是愁,然而却不是这种落红飞过秋千去的闲愁,是带着沧桑过后,心如止水的凉意,一篇浓浓的重重的哀伤却最是无言诉说。

就是那首《苏幕遮》:

一卷离骚一卷经,十年心事十年灯,芭蕉叶上听秋生。

欲哭不成翻强笑,讳愁无奈学忘情,误人自在说聪明。

作者是吴藻。

用最简单的叙述写下来,那个叫吴藻的姑娘的经历是这样的。

一个有才情的姑娘,在一个没有才情的地方,又不是显赫的人家,已经过了当时嫁人的最好的年华,只能嫁给一个粗人。于是日日愁眉不展。后来,这个不通文墨更加不懂诗歌却是实实在在的养活着她的老公也死了,她在他死后才发现他的好,他养家,他糊口,他劳作,他任由她不理世俗舞文弄墨。虽然不懂她的玉为肌骨花为肠,依然是尽力呵护着她,而她只是觉得自己委屈,一生一世什么也没有为他做过什么,甚至不曾为他绽一次笑颜。

然后,据说她是出了家,独自青灯黄卷,长夜寂然。

 

桃花时节,石榴殷红,总是一番番魂萦旧梦;在这个雨打芭蕉露湿了梧桐又没有芭蕉梧桐可供打湿的地方,撑着伞走在曾经旧日梦境繁华的地方,撑着伞,踩着满城的灯光打在青石板青灰色的街面上,看一眼灯影里已经成为浓浓的泼墨一般的树冠,看着他们沿着长长的路渐行渐远,在这样的雨夜,如果可以不去想那些实实在在的琐事和烦恼和牵挂,不去想生命里真实的痛和伤,只是就这样走在还不算万籁俱寂的夜里,看着细雨高楼,轻轻的只待着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闲情,翦翦轻寒细细风的时候,只是没事人一样低低的说一句:“梅子黄时,梅子黄时雨。”该是多么的奢侈。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