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余情  

2013-09-29 01:36:10|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片叶子落在水面上,也会又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绽开,更何况是一个人用生命激荡过历史的波?

自然也会有声音留下来的,古时候的声音合着韵律,在承载着自己的情感或者思考,我们叫做怀古诗。

 

一篇《淮阴侯列传》看完,最好再读一下那些与人物有关的怀古,这样才算是真正的在历史里读过了一个历史人物。

 

如果决定读诗,那是李白的最好,那些只是打马走过他笔下的人物,我一个也不愿意错过。随便说一下,三首《行路难》都很好。如果能找到的话,最好都读一下。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栗。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拥彗折腰无嫌猜。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行路难,归去来。

三首《行路难》建议在有雨的夏看着雨打荷花,或者在一个有雪的冬听着雪压断松枝,或者在林花谢了春红的春或者是在无边落幕萧萧下的秋,一个人在家,把盏临床,一句一句的读《行路难》。会情怀激荡,百感交集。

还有一首我觉得还好是刘禹锡的,就是那首《韩信庙》 :将略兵机命世雄,苍黄钟室叹良弓。 遂令后代登坛者,每一寻思怕立功。

读刘禹锡的诗一定别忘了那两首游玄都观的,真是无比的痛快。

罗隐写的怀古诗词一向都很好的,曾经我读过他为西施辩护,说: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我也读过在红颜祸水的质疑《帝幸蜀》里是那么不屑的轻蔑:马嵬山色翠依依,又见銮舆幸蜀归。 泉下阿蛮应有语,这回休更怨杨妃。史书里读到淮阴的时候,他写过两首诗.

《韩信庙》剪项移秦势自雄,布衣还是负深功。 g寡妻稚女俱堪恨,却把余杯奠蒯通。
《书淮阴侯传》 寒灯挑尽见遗尘,试沥椒浆合有神。 莫恨高皇不终始,灭秦谋项是何人?

黄庭坚是苏轼铁杆级别的好友,苏轼修淮阴侯庙的时候,不知道他在不在现场,只知道他有两首写斯人的诗歌。

《韩信》
韩生高才跨一世,刘项存亡翻手耳。终然不忍负沛公,颇似从容得天意。成皋日夜望救兵,取齐自重身已轻。蹑足封王能早寤,岂恨淮阴食千户。虽知天下有所归,独怜身与哙等齐。蒯通狂说不足撼,陈豨孺子胡能为。予尝贳酒淮阴市,韩信庙前木十围。千年事与浮云去,想见留侯决是非。丈夫出身佐明主,用舍行藏可自知。功名邂逅轩天地,万事当观失意时。
《淮阴侯》
韩生沈鸷非悍勇,笑出胯下良自重。滕公不斩世未知,萧相自追王始用。成安书生自圣贤,左仁右圣兵在咽。万人背水亦书意,独驱市井收万全。功成广武坐东向,人言将军真汉将。兔死狗烹姑置之,此事已足千年垂。君不见丞相商君用秦国,平生赵良头雪白


宋朝的王安石做什么都不肯给别人一样,读一样的史书也一定要翻出来不一样的新意来。有时候就算不好,毕竟也是新鲜的,那一首说项羽的无比有名,这一首《韩信》没有超出那一首去,还可以: 韩信寄食常歉然,邂逅漂母能哀怜。当时哙等何由伍,但有淮阴恶少年。谁道萧曹刀笔吏,从容一语知人意。坛上平明大将旗,举军尽惊王不疑。捄兵半楚潍半沙,从初龙且闻信怯。鸿沟天下已横分,谈笑重来卷楚氛。但以怯名终得羽,谁为孔费两将军。

唐宋还有些别的人,不过也不过是叙叙事情到后面感慨一下,没有太多的意思,喜欢的话自己去网上搜很容易就搜到了。

还有几首清朝的,诗到了清朝,除了还押着韵,也一向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不过好像这个时候的诗人总是经过了太多的朝代,现状又很是压抑,于是他们就比较倾向于说理,对一下事情都有自己的观点。虽然我也没有觉得有多少新意,然而还是看几首吧。

吊淮阴侯》
——清·周永年
一市人皆笑,三军众尽惊。
始知真国士,元不论群情。
楚汉关轻重,英雄出战争。
何能避菹醢,垂钓足平生?

《过韩侯岭题壁》
——清·袁保恒
高帝眼中只两雄,淮阴同士与重瞳。
项王已死将军在,能否无嫌到考终。

《淮阴侯庙》
——清·包彬
鸟尽良弓势必藏,千秋青史费评章。
区区一饭犹图报,争肯为臣负汉王。

有一首我觉得不能错过的,是明朝袁崇焕将军写的《韩淮阴侯庙》 :
一饭君知报,高风振俗耳。如何解报恩,祸为受恩始。丈夫亦何为,功成身可死。陵谷有变易,遑问赤松子。所贵清白心,背面早熟揣。若听蒯通言,身名己为累。一死成君名,不必怨吕雉。
这首诗与其用来读韩信,比如用来读袁崇焕本人。不知道最后那样的结局他可怨恨过没有,应该还是没有,不然也不会在去刑场的路上面对那样的死还能念出来:生事业总成空 半世功名在梦中 死后不愁无勇将 忠魂依旧守辽东。

 

还有一首曲子,据说是《淮阴侯传奇》的片尾曲,我恰好摘抄过,写出来吧。

亮晃晃几页史书,乱纷纷群雄逐鹿,雄赳赳一代名将,野茫茫十面埋伏。

山埋伏,水埋伏,将军战术传千古,云埋伏,雾埋伏,英雄末路断头颅。

疑兵疑阵在何处?

战场埋伏,官场埋伏,朝廷埋伏,宫廷埋伏

啊,

快帅才不及帝王术,

兵书不如圣诏书

空留下《十面埋伏》古琴谱

让后人评述,功过何如?

 

这些都该是千年以来余情的记载,另外还有一下楹联也无比的好,在淮阴侯庙门口和庙宇内,当然还有一座城,在江苏,名字叫淮阴,某日路过,或者凭吊,可去。

每次读到这些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些纪念和结尾一起构成看结局的全部。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