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功成,那一场无涯的寂寞  

2013-09-26 21:52: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寂寞,横无涯际。

山徒巍峨,水空壮阔,春自嫣然,花自开落,野渡无人,舟楫随风自去,厩马肥死,弓弦斑驳,岁月无声,壮志凋零,光阴逝去,朱颜辞镜,有一种寂寞,没有语言可以诉说。

就像是钟子期死后,俞伯牙那么无奈的又回到以前的生活,这一场知音还不如没有遇到过,然而刚刚想到这里,又觉得还是不能这么说,遇到终究还是有遇到了的不舍,虽然结果永远都没有办法是高山流水知音相和。

传世的曲谱已经谱成,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歌唱,天下已经尘埃落定,再不是拔剑待决的乾坤。英雄已经倒下,壮士已经解甲,美人已经死去,活着的也已经被世俗的名利玷污了芳华,田园已经荒芜等待着新的禾稼,而我,带一身的功名,竟然还是没有老去,我该怎样打法我还剩下的大把的年华,场景已经变换,这辞幕的方式可由得了我吗?

有一种寂寞是朱颜辞去后,镜子只能照着满头灰白的头发,是花辞树木后,老树不得不去接待终古祠堂片片暮鸦,是英雄别了宝马,任它拖着慵夫的牛车,一步步在夕阳的鞭影下一步步日暮下寒沙,是壮士的鲜血流尽,就算是巨阙鱼肠也不得不在肉贩子的砧板上莫打滚爬。

有一种寂寞是只能回首,在看不到未来,只是不管是以那种方式呈现,寂寞都有寂寞的质地,那些质地品味起来,还是残阳如血,江山如画。

 

有一种寂寞,叫做功成。

 

 韩信被幽居在长安,到他死,这中间也差不多是五六年的时间,足够再打一次楚汉战争,然而他就那么被幽居着,什么也没有做,一天天,一年年。他的那双眼睛,如果有战争,他可以看得见一切,那怕是细若发丝的变化,然而战争被他亲手消除,没有的烽火,没有了狼烟,没有了布阵,没有了行军,没有了对手,不需要占领的高地还是山吗?不需要陈兵的河岸边还是水吗?不需要点兵的较场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没有千帐灯的夜还是夜色吗?再也不需要对天气和时令做充分的把握,他的眼前还看得见花开花落,望得见云卷云舒吗?

那么长的日日夜夜,白天的繁杂夜里的无聊,亏他是怎么过的呀,他死的时候也就三十几岁,所有的百无聊赖的光阴都是一个男子最好的年华。,每天做什么呢?整理兵书吗?兵书自古就那么几本,总会整理完的呀,下棋或者打猎吗?似乎他又不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聊天吗?不是每个人都有唐僧那么多话的吧,串门吗?他去谁家呢?或者呢?看姬妾们争争风吃吃醋说一下樊哙或者周勃的官儿又当多大了。

是的,他们的官儿都做的很大,昔日在他麾下听着指挥的将领们如今是那片威武的朝堂上罗列的十分整齐的人,除了称病不上朝,他能怎样,江山是他打下来的江山不假,然而恢弘的朝堂上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一点儿位置,上朝,你让他站在哪里?

 

 

长城卸了雕鞍的将军都是寂寞的。再说寂寞的其实也不是他一个人,不过是有些人寂寞在寂寞里有些人寂寞在热闹里,如此而已。

张良不寂寞吗?他本来就是比韩信还要寂寞的人,他的谋也已经被大汉开过用尽了,然而,他本人也不过是大汉的过客,客人,身份再怎么尊贵,待遇再怎么高,都不过是一场客套,尊敬里也带着疏离。

走,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没有办法留下,所以那怕看起来是潇洒到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其实也往往是不得已的,就像朝堂上根本就没有韩信的位子,长安那么大,他连一片幽居的位子只怕也没有。辞官,有时候是不能要,有时候是不敢要,因为给的人实在没有让你要的意思,刘邦的话是说的很慷慨,大风歌一样的豪迈,说:子房你自己选齐三万户,可是齐国是韩信一直心仪的。这样的慷慨就算是被人怀疑为暗藏玄机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吧。据说当初吴越争霸的时候,当越国的军队攻破楚军的都城,总指挥范蠡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跑,是逃跑,后面自然是追兵,是越王的追兵。我不知道当时的子房是不是一样的危险。就算是平安的入了林下,逃得了性命逃得了寂寞吗?林下,不过说的好听,鬼知道是那一出的荒村呢?谁又知道是不是缺衣少食的呢?后面的情节那么的飘渺,竟然是出了世的高人,看来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美好。曹参家到平阳公主的老公还世袭着爵位呢,周勃家到了周亚夫那一辈子还显赫着,灌婴家到了灌夫还骂着座,陈平家的爵位到了孙子他还感叹自己坏主意出的多了福气沿袭不到儿孙,张良的儿子可是史书有记载的聪明,也没有年跟侯爵之类挂上什么边缘,就算如人所愿成了仙好了,只是神仙也是寂寞的吧,不然为什么都下凡呢。

 

萧何不寂寞吗?一个大汉的的丞相顶着个丞相的的牌子修这个宫殿那个宫殿,他又不是泥瓦匠,然而还是要兢兢业业的修建,谁在意过他喜不喜欢,愿不愿意,他又不能对着木工师傅,跳水和泥的汉子们谈心事。再说他也不敢说。看着他那么里里外外的张罗,真实心酸,就像是看到风华绝代的第一夫人去捉奸一样的心酸,好好的人,何必这般作践。

 

刘邦呢?他很舒服吗?坐在皇帝的位子上却发现自己连快意恩仇都不能,恩不能报,因为恩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他还打点不过来呢,哪里顾得上死人。仇,也不能报,因为仇人和仇恨都正好可以用,美人儿爱着却不能随心所欲的给爱着的人自己的一切,既然是这样的做不了主,有什么能证明这江山是自己的呢?韩信死了,不死他也什么忙都不敢让他帮了,张良走了,不走他也是担心的,萧何变成了那个样子,让去监狱也是唯唯诺诺的,老婆也不爱自己,算计着自己的一切,父亲,儿子已经让自己伤透了,也补不过来,每天面对着一堆拿着所谓的功劳要待遇的人也不能不给,所有的聪明都得用在这上面,包括本人,竟然也不得不一步步的遵从起儒生们的建议学起礼仪来------一曲大风歌罢,和的人,叫好的人都很多,谁知道老子心里苦到什么地步才唱这种调子的歌------

 

这就是成功吗?

那群被歌颂着的,胜出的人。

功成,不管怎样都是一场寂寞,无边无际无涯。

那些成功者,看似星光灿烂,其实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孤立的没有同伴的星球,是成功的过程拉远了那些心的距离,远到再也无法沟通,就算相互辉映,彼此也再也不能走上相同的轨道,今生再也无法同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