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忍的低度  

2013-09-26 21:41:4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记》这本史书,行文很美,美在多情。评论也美,却换了一种风格,是史学家的客观和冷静。

那样的多情到火一样炙热的感情和赞美,在最后的一刻,隔上了几代历史的空间,凝成了水,结成了冰,又去掉了过度的纠缠,给人一种百尺干涸对着一片汪洋的冲击感,视觉和情感,犹如山于水的相应,又似乎是春与秋,冬与夏隔了一道山峦又连接山的两面。

 

我像喜欢那些曾经的生命一样喜欢着那些生命的痕迹后面的评论,犹如贴着生命的留言。不管我同意或者不同意,都不影响我的喜欢。

 

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於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篇传记就到了尾声,只是这句话是什么个意思呢?是在帮他的主人公想一个可以落下一个好结局的主意,还是说他忍得低度不够低呢。

 

如果是帮他出的主意,我是说如果是司马迁先生帮韩信出的可以保住自己富贵甚至福及子孙的主意,韩信就算听到了敢用不敢用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有点玄。都说读史使人明智的不是吗?为什么太史公自己读了那么多的史书也没有明智起来,自己坐在那么不打紧的位子上还是一般那样的下场,他对帝王心思的理解不见得比他笔下的人物更深呢,不然也至于自己是那样的命运吧。

 

韩信是没有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所以他的结局是公认的不好,所以被感慨了这么多年,然而世界是很大的,任何一件事,一个人不做都有去做的人,在那个汉朝,他不肯去做的事情自然也有人去做,说不定比他做的更好,我们不妨去看看那些人的命运,我们找一个公认的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的人,来看一下他被公认的好结局好到了什么地步吧,不如我们来看看萧何吧。

 

说实话,如果没有看到萧何的结局,我也以为韩信已经很悲惨了,看了萧何,我真的情愿韩信还是那么死掉好了。

萧何,大汉的丞相,为了大汉呕心沥血,劳苦功高,换来了属于自己的尊重和爱戴,连领受都不敢,要自己毁了,只为去帝王的那一点他担不起来的疑心。

我不知道,在那个战乱的时代,他是怎么辛苦的才搜集到的军粮,然而把这些粮草押送过去的时候,他还得带上自己的子侄,自己的所有的努力和操劳连自己的家人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还要费尔奉上他们的命运和前程只为去掉老板的疑心,以给自己继续为他做贡献的机会;在那样的一个民不聊生的时代里,我真的不知道他要付出多少才能换来百姓的爱戴,然而换来了,他还要亲自去毁掉,我不知道他在作出采纳了那个自污形象的高明建议时候的心路,也不知道他在作出这个决定时候的是否是欲哭不成翻强笑的艰难,而这一切没也不过是为了去除老板的疑心,好让他继续留在这个位子上继续奉献;我也不知道,最后那个本来应该可以接受着所有人的尊重和爱戴的丞相被戴上刑具关进监狱里,我不知道满脸皱纹一头白发一身囚服的萧何对着那些要来喝去的狱卒们是怎样的表情,又是怎样的心情,然而,即便是这样,他还要在那个皇帝过来的时候按照对方喜欢的戏码演上一场戏,只为他还要继续奉献。

 

我看了萧何,看了曹参,看了后来唐朝的郭子仪,看了被后世一直称颂的劳苦功高又相对来说有一个好结局的所谓良将忠臣,那些聪明的,明智的,知道怎样可以功高不去震主的人,当那些可以决计于两军阵前的智慧和胆识,当那些可以兼济天下的才华和胸怀只能那么小心的琢磨着一个帝王的心思,我心里的悲哀塞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那种沉重的悲哀,就像是看着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沉醉花阴的佳人带着锦心绣口只能去和别人对薄公堂,一字一句的说出来自己所受的那些屈辱,就像是看着高贵典雅的第一夫人去捉奸还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就像是看着琴棋书画的美人儿不得不带着孩子和别人在办公室争取自己的利益还要被无数的人讥诮,就是那种美丽和尊严被随意的践踏和蹂躏的感觉,甚至还要不堪的是,他们还要是自愿的,那一种“低头”那一种“妥协”也被认为是一种智慧,被美化成为“韬光”,只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去欣赏那样的智慧,不管那些所谓的智慧被怎样的包装过赞美过,又取得过所谓的怎样的成功。

 

而那些以各种罪名被终于没有得到所谓的善终的人,不是他们不想在皇座之下做一个忠臣,是那个低度实在是太低了,低到了他们放下功劳,放下才华,放下身段,还是不够,还要把人之为人的尊严也放下才可以,我不知道那样的低度有低到什么地步,只知道那是韩信的高贵已经低到了淮阴街上一个小混混的胯下还是没有达到那样的低度。

不是不再去忍,是那个低度实在是太低,实在没有办法再忍下去了。

 

 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求贡献者贡献上一世的才华的时候,还要贡献上一生的辛苦,而且这些还不够,还有贡献上他们人之为人的尊严才可以?

我们难道要要求那些做贡献的人都匍匐在地上乞求者为我们做贡献才可以吗?

 

最后再说一句,就算萧何最后骗了韩信,我也不会怪他的,就算不是在那样的境地下没有太多的选择,我也不会怪他的,做为一个大汉的丞相,他是一个好丞相就好了,实在不能在这个位子上做谁的知己好友那也只能是他为他的公所废去的私。不管是以前的推荐还是以后的推荐,是成还是败,他都不是为了韩信,甚至也不是为了自己,他有自己为了的人或事,足以值得他付出所有,也许那是他如荆棘一般的梦想。而他,也是为了这个,才把自己低到了别人都低不到的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