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以罪之名  

2013-09-26 21:32:41|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东西,真的很是创意,比如罪名。

第一次看到柏杨先生的罪名的时候,我差点笑了出来,太创意了:“挑拨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感情”谁想出来的。

人类文明的先驱,站在西方文明源头的那个人,伟大的苏格拉底先生被判处的罪名是:“蛊惑人心。”很好笑吧。

其实,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柏杨先生为了他那个看起来简直搞笑的罪名付上了整整十年的牢狱之灾,在一个男人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那一段年龄,做什么不可以,就那么一天天的消耗在只能在牢狱里。

至于,我们的伟大的苏格拉底先生,他为了那个现在我们看起来简直荒唐的罪名付出的是他的生命。可真是流血的文明。

 

在中国古代的历史里,好像连这一点的心思也懒得动,一个“谋反”就够了,所有的人,多大的功劳都足以死定了。这就让对这一条死罪的解释有了很多的创意空间。

本来,我一直以为岳飞将军被害死的时候,面对这韩世忠将军的责问,秦桧“莫须有”的回答已经是创意的极限了。这两天翻翻史书,发现还有更创意的。汉朝之后,把周亚夫定位谋反也苦于找不到证据的时候,问罪者的那句话实在天才:“君候纵不反于地上,必反于地下耳。”就算你活着的时候不早饭,死了也是要造反的。

这句话和另一个口吻好像吧:“就算不是你弄脏了我的水,那也一定是你爸爸。”

我真是佩服,真是无语,我又翻了一下封皮确认了我看的书是《史记》,不是《狼和小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绝对相信这句话在中国的历史上得到过绝佳的演绎。

只是,“何患无辞”终究要找一个理由,可见“加之于罪”者还是害怕的,如果不怕,就不必要那么辛苦的去找理由了,镀上了“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金色理论,还得找理由找的那么辛苦。

而且,终究还是被看出来了。

 

鲁迅先生对罪的说法是:凡为当局所“诛”皆有“罪”。

前一天,看一本历史散文集,王芸的《穿越历史的楚风》里也有一句经典的话:“罪,是行动的借口。”

 

然而,我们还是痛心,是因为那些带着才华的宝贵的生命,终于只是做了一个“借口。”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