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绝境中的绝唱2  

2013-09-17 23:01:22|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战机

风从山上吹来,带着秋的凉意。

韩信的营门还没有关,习惯性的为曹参留着,他原是每次巡营结束都要来报告的。

帐外,安歇的号角已经吹响。韩信这才想起,今晚他已经吩咐过曹参不用来了。

他刚准备起身把营门关上  ,就见帘幕一动,快要燃尽的烛影一摇,一个粗豪的汉子已经到了眼前,他显然是刚刚巡营回来,盔甲外的须眉上还染着几痕秋霜。   这个时候出现在他营房中的人当然是曹参,准时得犹如沙漏。

韩信烫了一觞酒递过去:“将军明日千里行军,回救荥阳,到了又是一场场的恶仗,今晚还不休息好,不是说今晚巡营结束不用过来了吗?”

曹参接酒未饮人先笑了:“末将记得大将军吩咐的是没有什么事就不用来了。没有说一定不许来呀。”

韩信一时语塞。

曹参就知道他答不出话来,其实汉营的将军们都知道,他们的大将军如果只是谈战论兵,下命令或者分析战况,口才实在好得没话说,除此之外真的要是跟人斗嘴,他可谁的对手都不是。

韩信指挥的战争,是注释兵法的经典战例,那是千年后的后人看到的。后人隔着悠长的时间,除了这些也看不见什么了。然而曹参是他身边的人,他看见的除了战争的胜利这一个结果,还有他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还有他千里不停的奔波行军。常常是一个千里急行军之后,铁打的人都觉得受不了,一到宿营地就睡下了,只有他多急多远行军之后还要连夜看作战图,想作战方案。那些完美的无懈可击的作战方案难道都是凭空会来的吗?他看得到结果,也看得到过程,他看得到他的荣光,也看得到他的辛劳,看得到他的威风,也看得到他的疲惫,看得到他的风采,也看得到他眼睛里的血丝。

他还记得两年前韩信刚刚拜将的时候,就是当初他们都不服气他的时候,那时候他多么年轻,多么帅气,一看就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现在年轻还是年轻着的,只是再也不会有人觉得只是帅气了,是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沉稳,很多的时候那么容易就让人忘了他还是个小伙子。不过两年,黑了很多,竟然还瘦了不少,只有一双眼睛,依然是亮如星辰,随着命令的下达一起扫过来的时候,让人感到千钧之力的压迫。当然,这让他更像一位决战沙场的将军了。

其实,他们也和汉王一样,觉得汉营有他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而且他们又体验不到刘邦深层的忌惮,只看到汉王表面上对他的重用,所以尊敬又加了一层。战场上的男儿从来不会表达,他们只是以服从这种军人应该有的方式表达着对他的敬佩和支持。只怕他自己也感觉到了吧,他这个大将军和他们汉营的三军将士们越来越行动默契,犹如鱼水相融。

如果有一天,事情真的像刘邦担心的那样,如果他们要分开,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他们一样舍不得。

自从和刘邦兵分两路之后,曹参一直都是跟着韩信的,刘邦的安排。韩信的情况他自然也是时时问询,这不算监视又算什么?那么他名誉上是他的得力战将,是他的左膀右臂,其实呢?他也不想想那么多,只是不计较任何得失的努力完成他下达的一个个命令,那怕有时候那看起来真的很像是刁难。以后会怎么样,他也不知道,只是现在,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当情况还允许,他会尽力都他好一点。

曹参知道韩信从来都不会按时吃饭的,所以每次巡营结束一定会来,一是例行报告,还有是给他带点儿吃的。他把带来的野味放在桌子上。一边帮他把东西摆好一边说:“今天又把吃饭这事给忘了吧,汉王都不知道跟我说多少回了,说你小时候没吃好,年轻时候显不出来,到老了肯定对身体不好。”

韩信闻言就笑了:“你不用替汉王说好话了,我是不会怨他的,我要是怪他釜底抽薪,到不如怪他让我当了这汉军的大将军。”

曹参放下心来,觞中酒尽,开始回报:“暗哨已经按将军的吩咐撤了,还有一个情况,虽然现在说也不会有什么用了,但是有情况还是不敢隐瞒。”

韩信停下了递到嘴边的饭菜,看着他,那是让他说下去的示意。

曹参顿了一下,离他近了一些,几乎低耳语:“说成安君不用广武君之计-----”他忍不住骂了一句:“真是的,现在说还有个屁用---”

韩信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左车的计策再一次几乎完美的展现在自己面前:---------愿君留意臣之计。

李左车这计策后面的这句话难道也不是废话,赵歇又不是弱智,陈余又不是傻子,这么天才的策略为什么不用?

否,必为二人所擒。”

破赵城,擒赵国将相诚然是这次出兵的目的,难道真有实现的可能吗?

韩信只是觉得万千疑问被他这一个信息激起来,如同山风在脑海里回旋,一时间不知道是惊是喜,一时又觉得若失若亡------他匆匆把刚折好的地图打开,人又定在了那里,连曹参什么时候带上营门出去的亦是没有觉察------

 

这么好的计策不用,固然可惜,就算可惜也是对方的可惜,可是对于现在快要撤兵的自己,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呢?------或者,真的没有用处吗?

韩信眼睛里的光芒如同电光一闪,转瞬又在山风夜阑中消失了--------

 

较场。

韩信点兵。气象依如从前。

只是一向令动兵行的曹参这一次却是少有的迟疑。令是接了,人却没动。

韩信看了看他,笑里多了些无奈:“走吧。这仗要是不能打我是不会打的。”

曹参带着明显的不相信,上马的动作都显得迟疑,相处又不是一天,他不会觉察不到他现在分明是临战的状态。

可是不是要撤兵吗?能撤掉也不错了。

端坐在雕鞍之上,曹参终于忍不住说:“大将军,我军这精锐一去,赵军就算不动也不见得不知,邬城还有戚将军把守,就算是兵退晋阳,你也要多多保重。”

我军精锐一去,敌军不能不知,知道后会怎样?最自然的莫过于疏于防范。就算防,目的也只会是自己的三万新军,不会有人在意曹参的,全神贯注的对决中,谁会注意到将要下场的人呢?

那么战机,战机一项都是战场上须臾之间的机会,抓住了己抓住了,错过了就错过了,韩信心头一震------李左车奇策不用-------诚然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凭着一个军事家的本能,他敏感的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千载良机,在他面前就那么白驹过隙般的一闪------

是战机,就不容错过。

看着旌旗翻动,看着扬鞭还没有催马的部将,一向下命令都平平如话家常的韩信这一次几乎是吼了出来:“曹参!”

曹参立马回旋,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到!”

“敌军既知道我精锐一去,必然疏于防守,你引本部人马即刻起兵进邬城,城破之后,必然汉军又加一层锐不可当之气,去救荥阳,等于刃出刀锋。”

长嘶腾空,长鬃飘洒的战马之上,曹参愕然:“大将军,你还是要打?”

韩信已经沉寂下去的不甘尽数扬起:“既然守不能守,退不能退,那就让我继续攻必胜,战必取吧!”

旌旗卷马长嘶里,他这句话说的似是感慨,又像是宣言。

                                                                                                                                     2011 3.2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