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绝境中的绝唱1  

2013-09-16 23:26:21|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绝境

秦时明月汉时关。

魏巍太行山为山麓下的汉营投下一道浓厚的阴影。

迫在眉睫的战事山一般的压在韩信心头。

山川不解人愁,岳持渊峙,静静的只管展示着山川的风情。

绵延河,井陉水,一道东西,一道南北,宛然而来,曲折而走,在井陉关前交织成一块状如直角的洲地。

水,原是赵国天然的护城河,其深其险远胜几倍人工的雕凿。

关,做为燕,赵,晋,秦交通要道的井陉关原是太行八陉之一。当然不是寻常的关隘。

若是现在逆着时间的河朝前看,据说会发现很多战争都是在这里打的。比如抗战时期的百团大战,比如清末的庚子之战,比如唐朝郭子仪李光弼围常山攻打博陵的战争,比如北魏拓跋珪驱中山的战争--------

韩信依一个军事家的目光掠过被千秋写尽险要的关隘,上一个时代的风云逐鹿里,秦王翦过关灭赵的征战历历如在目前,铁一般的证实着这里的险要程度。

这关口背后的赵国城池,自一代雄主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至今所历岂止一番风云,如今只怕城墙的每一块砖瓦上都写满了防御的经验。

总之:

地形实在有利。不过地利那是对手的。

那么,天时呢?

十月的深秋,赵国士卒所在的是自己熟悉的家园。汉军是偏师袭远,衣食住行,皆如羁旅,不过多了一些军队的规矩,将士所望也不过是早早征完回家。

天时,也是对手的。

那么人和呢?

赵国是守护自己的俄家园,相对来说汉军是征伐,是攻占,是强取,若说不义,似乎他们更该是不义之师。

人和,也是对手的。

那么,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对手呢?

赵王歇,抛却了千秋功名且不提,只说是守护自己的家园,其守成之心只怕也是坚如城邑,深若城池。更何况乱世风云里他被立为赵王不易,此一番荣华对他是关己的利益,他怎么会容人来夺。

先在为相者是陈余,早就是楚汉明贤,当年当他和张耳还是刎颈之交,珠联璧合横取西北数城的时候,韩信?真不到在那儿呢?

再看看赵国的将军,自古燕多奇侠,赵多名将,从春秋到战国到秦,一路经廉颇到赵奢到李牧,赵国名将的战例战风不知道让韩信悟透了多少兵法的神髓,他想掉以轻心也不敢呀。

现在,赵将李左车,那才是应着人和,占着天时,守着地利,站在他面前的真正的对手。

一个非常够等量级的对手。

“闻汉将韩信涉西河,掳魏王,擒夏悦,新喋血阏与。今辅以张耳,议欲下赵,此乘胜而去过远斗,其锋不可当。”这是李左车帷幄之中分析的汉军的气焰,那是汉军现在唯一的优势。

“臣闻千里匮粮,士有饥色,樵苏后爨,师不宿饱。”诚如李左车所言,这是汉军的现状,也是劣势。

只是此两处点到,便足见知彼。

“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道,骑不得成列,行数百里,其势粮食必在其后。”这是他的推测。

“愿足下假臣骑兵三万人,从间道断其辎重,足下深沟高垒,坚守勿与战。”这是他的对策。

“彼前不得斗,后不得还。”这是他的对策所产生的必然后果。

“吾奇兵绝其后,使野无所掠夺。"这是他的补充,让你在进退维谷之中再断你的腹中之食。

 

李左车的这番战前分析,做为汉军最新的情报被暗哨以最快的速度呈上韩信的案头。

看到这里,他已经不用再看下去了,如果这仗按照他这个打法的话,他比谁都清楚,结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李左车对赵王所讲的:“不出十日,韩信,张耳两将之头可献于麾下。”

 

怪道人言李左车用兵有李牧遗风,此一番运筹,稳守之中透着奇攻,正里透着奇,防便防得固若金汤,袭便只袭粮道,如同利剑封喉,直指要害。出手便封了你所有缓和的余地,透着一股果断决绝,隐隐约约中暗合着当年李牧决匈奴战淝水的攻守之道,遥遥应着赵末名将用兵的机要。

良将用兵,原如高手应战,也不用虚晃剑招,也不用显摆姿势,就那么看起来随随便便的倚剑而立,已经是封了你所有进攻的可能。

 

将遇良材,彼此都臻于相同的境界。出手知其深意,应对探尽虚实。

 

这仗不是不打,是没有办法打。

赵国城池如此,傍边还有赵将戚将军守着邬城,时刻准备相佐相助相应。

攻,已无可能。

那么守呢?

远征至此,别人的眼皮底下,岂是你可守的地方?

守,也不可能。

那么,如果他不想十日后项上人头献于别人的麾下,那就只有撤了。

那么撤,可以吗?

荥阳鏖兵,拼死拼活托住项羽,好不容易才为他赢得了这西进的战机。

不过须臾,不管荥阳鏖兵胜负如何,只要项羽兵力得以回旋,破赵攻燕就再无可能,整个西进路线就此打住,合围之势再不能形成,这刚刚撕开的缺口就此弥合,到时候再和项羽争天下,下手都不知道该从哪里。

这须臾之间,便是战机。

机不可失。

没有谁比他知道,要打,要赢,而且要快点儿打赢。

也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绝不可能。

窗外有月,冷如旁观者的眼睛,冷冷的光打在榻上的锦袍,壁上的长剑和案角的图册上。

难道当初,当初他苦读兵书,辗转求将,当初夏侯婴刑场救出,当初萧何月下追回,刘邦登坛拜将就是为了他今日有机会站在沙场,还是旋转不了沙场的风云吗?就是为了他今日临城城不能破,攻敌而不能取吗?就是为了他今日攻不可,战不能,守不得,退不成吗?

 

终于,韩信收起来桌案上所有的图册,就像是收起了自己所有的不甘,他是不会仅仅因为不甘心就决定打一场仗的,那是感情用事,在他决定了做将军这一行的时候,就自动放弃了感情用事,他要做的是一位真正的将军,可是就算是他做到了,就算你再知兵法,也不过比别人更清楚,仗不可打,这一刻他抿成一线薄刃的唇里发出的不是命令,是一句叹息:“如果曹参不走,只怕还不至于无计可施------”

现实里没有如果,荥阳战事吃紧,汉王令调曹参。这里能够留给韩信的仅有三万新兵,连练都还没有来得及。

就算孙武重生,吴起在世,孙膑归来,鬼谷复活,又有什么办法?

绝境就是绝境。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