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大局是多么难以顾全  

2013-09-22 19:22:43|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也是很喜欢郦食其先生那个老头的。很有个性,也很有风采,还有点才华的样子,还能不嫌麻烦不避风险的干一些实际事情,还会偶尔去冒一冒险,耍一些让人看起来胆战心惊的酷,最可爱的是他会出好主意,偶尔还会出糟糕的主意,这就让他感觉不那么圣贤,既然不那么圣贤就让人感觉不那么遥远,就很容易让人生亲切来,总之他是一个很招我待见的人,我看见他也是忍不住的想心生微笑。

  其实上天对他也并不比对韩信好,竟然让他等机会等了那么久,一生潦倒,一事无成就这么一天天的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就等到了花甲之年,就算他只是等过了花甲之年依然还能保留着希望这一点,而且还敢站出来去实现,我已经很是佩服了。更让人佩服的是就算是这么辛苦的终于等来了机会他也没有急不可耐的扑过去,竟然还那么沉得住气,依然那么辛苦的做着他可能早就不想做了的“监门吏”一直还能等下去,一直等到刘邦跑到了他的门前。

 很喜欢郦食其见刘邦的那场戏,高阳酒徒起草中,长楫芒砀隆准公;高谈王霸惊人耳,辍洗延坐钦英风;就是这样的古风还有骄傲。让飘逸孤高的李白也羡慕着的英风。那其实不是戏剧,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佳话。

一个志气和才气都很大的人,往往不屑于实际的操作,显然郦食其老先生就没有这个毛病。刘邦去攻打武关,用张良的计策贿赂守将,这样的理论策略也是是郦食其老先生去具体操作的。说客,是他常常扮演的角色,有时候成有时候也不成,然而不管成或者不成,他的说词都是带着纵横家的风采,这至少表明在他进行每一场演说之前,都是积极的做了准备工作的,至少他工作的态度是很积极的。而且,也从来没有因为年龄大从军早摆过什么资格挑剔过什么任务,真的很难得。

 关于韩信攻打齐国,很多人说郦食其是贪功,所以才丢了性命,这话我就不爱听。且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贪功,就算真的是贪功有什么不可以吗?战场上的军功,以后升官发财的资本,为什么就不能贪?你不贪功提着性命干什么去了。合理合法的情况下追逐利益有什么不对吗?我倒是觉得他不避风险不辞劳苦的能去很是不容易,就算仅仅是为了利益,能去积极争取有什么错吗?

关于刘邦,自然也有人说他不地道。说为什么这边派了郦食其先生,那边不下令让韩信退兵呢?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他又不是什么都能把握住的。其实,战场之上,不只是这一次,一直以来,也没有见他在决机于两阵之间的时候对韩信下过什么命令,一直以来,打还是不打什么时候进攻这种事情都是韩信自己管着的,他下的命令只是你要打的目标是什么而不是怎么打。

 

至于韩信,他就被大家骂得更厉害了。毕竟在知道了齐国已经被郦食其说服的时候,攻城的命令总是他下的。这总是赖不掉的事实。

就算纯粹是为了利益,那么那个利益郦食其可以争韩信为什么就不可以?利益争夺中只有成败,本来也没有太多的是非对错。

本来他们就是在争权夺利,那么为了利益进行争夺有什么错呢?

所以,就算是纯粹为了利益,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除非你去指责他们不该为了利益。

利益的竞争本来也就是竞争里最常见的一种。也和其他的竞争一样,不争取就以为着放弃。

我还很认同一句话,竞争中用最大的努力争取胜利是对对手的尊重。

 站在三个人的角度,他们都做了最佳的安排,站在郦食其的角度,他的眼光发现了这个机会,他去争取,他还发现了韩信的兵临城下是对他最好的协助,他去利用,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说他想要七十二座城池这份功劳,这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至于风险,又多少良机是不带风险的呢?

站在刘邦的立场上,他最想要的结果死齐国城破,那么这样的安排是不是一个最能保证这个结果的最佳安排,做为一个很好的决策者,他实在没有理由不去采用。

站在韩信的立场,齐国打下来是不是比说下来更更保证降服于汉,要知道后来汉家天下都真正的统一了,还有田横五百士,怎么见得说下来他还保存了那么大的实力会真正的臣服呢?而且,这么做和大局和他本人的利益都没有冲突,而且还是最有保障的,他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不去选择。

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

如果相信刘邦派张耳去帮助韩信攻打赵国是为了帮忙,怎么见得他派郦食其去齐国不是为了帮忙呢?更何况他们的目的还是一致的,都是为了齐国城颇,而且结果也都帮上了,而且都帮的很到位,只是最后两个帮忙的人的结局不一样,怎么能因为结果不够好就说明动机也是坏的呢?

如果,我那么肯定的确认韩信以前的打仗是对战机的把握恰到好处,为什么就不能相信这一下下令进攻也是抓住了最佳的战机呢?

本来郦食其说下齐城池以后,守备松懈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用兵良机。他是一个军事家,看着战机不抓住他还叫军事家吗?他又不是道德家,要知道,在中山国拿乐羊的儿子做为威胁的时候,做为老爸的乐羊是怎么做的,搭弓直接就把箭射过去了,目标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战争,本来就是这么残酷的。以最小的牺牲换最大的利益,韩信就算一点儿犹豫都没有过,直接这么做,也完全附和一个优质的将军可以做出来的选择。

至于郦食其先生,我是在没有办法不去欣赏他在这场性命攸关的取舍之中表现出来的风采。

本来他的那一篇说辞就不是一般的精彩,尤其是说道韩信用兵的赞美简直就是他最早的知音趁着外面韩信本人的兵临城下,简直是相互生辉。

更让人忍不住喝彩的是后面,齐国发现韩信攻城很是恐慌,用那么残酷的威胁逼迫他给韩信休书一封劝其退兵,他说了什么:“举大事不顾细谨,大德不辞辞让,而公不为若更言。”

也就是说,对于韩信逼死他的这个行为,他本人的理解是韩信做这件事是:“大礼不顾细节。”不得不说很多人对这件事的认识高度还不如他这个当事人呢。而且,他竟然没有一句怨言,他是说客,他说了很多话,有些兑现了,有些没有兑现,他愿意用生命为他说过的话买单,以争取集体的最大利益。

我真实佩服死了楚汉时期的那些人不管处在怎样的命运里,多么迫不得已的选择他们都还在尽力的理解着别人和面前的形式,最让人佩服的是他们都没有抱怨,好像他们那个时候还没有学会抱怨一样。

想再说一个看法,不要以为他们这么做,就觉得他们很傻,其实在这样的一种形势和选择中,他们都做了对自己最佳的选择。也要到了形势许可的范围内最大的利益。刘邦要到齐国城池城破的结果,韩信要到了下齐七十二城池的战功,至于郦食其,就算最后他乞求活命或者乞求韩信收兵都不见得可能的时候,他是付出了生命。可是我们再朝后面看一看,看一看汉朝建立以后刘邦对郦食其的弟弟郦商的封赏,会觉得他的牺牲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换来。牺牲,是他在那个情况下所做的附和自身利益的最佳的选项,因为只有选这个选项,他才还能得到些什么,名誉还有家人的利益。有付出就有回报,只是有时候兑现的不是那么明显或者那么快。

 

齐国城破,这不仅仅是三个人的目的,也是他们整个集团的目的。

齐国城破,这是这个集体中的人都最想要到的结果,也就是说集体目标达到了。

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不管利益冲突到了什么地步,都没有人阻碍这个结果的达到。

那我可以不可以理解为这个结果的达到是三个人共同的努力和牺牲,选择和舍弃一起换来的,而他们为此失去的,生命或者名誉,都是对这个他们共同想要的结果作出的牺牲。而他们所得到同情或者争议,都是他们为这件事情的结果所做的承担。

 而这个结果,是不是才应该是局中的人都应该顾及而且最想顾及大局。

大局,真正顾全起来不见得像说出来那么容易。而且我也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因为太不容易做到,才一直被提倡着。

 

我也知道的,很多人不会像我这样的看故事,只是,我看到的,也只能是世界映在我眼睛里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