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人品问题  

2013-09-21 23:00:48|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信的故事里,修武下面的那一段是攻齐。关于这一段,是很有争议的,而且好像是历来很有争议的那种有争议,以至于我觉得应该在看攻打齐国之前先审视一下韩信的人品问题了。

 

当我想到要审视一下他的人品问题的时候,我自己就忍不住的先想笑了。觉得就好像在探讨大型食肉动物狐狼之类的慈悲心肠。因为你要知道他的工作,毁人家国或者伤人性命简直就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品德,这种问题可该怎么评价呢?比如善良这种公认的美德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搭。

所以简直不知道从那里说起。将军们都是玩兵法的,我们先来看看兵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艺术吧。像我这种一直心意闲闲,散散读书的人一直都没有试图去理解过兵法这门学问,我总觉得这实在不是我能理解得了的。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尉廖子》,随手翻开一句话就把我吓住了,那句话是:“逐亡将者若追亡子。”是做为一个要求提出来的,意思是你追逐逃跑的敌兵要有像追逐自己失散的儿子一样,一样的决心,一样的急切。当时看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如果在战场上有人这么追逐我,我是彻底完了,我一定不跑了,我绝望了,你抓走随便怎么样吧,反正我一定跑不了的。更何况这一本还只是教使用技能的书,怎么排兵怎么布阵这种具体操作的,所以理论的东西会输送一些什么样子的理论,想都想不出来。记得一句评价《孙子兵法》的作者的话,说公元前六世纪有人的大脑能绕过来那么多的弯真是不容易。一般的认识里,骗人总不是一种很好的品德,然而会打仗的人,胆敢不骗人吗?他们本来就是在比赛这种骗人的本事。兵者,诡道也。这也就是说那些骗死人不偿命的法子在这门学问里都是合理的。就连快被推崇到了圣人的地步的诸葛亮先生,神仙一般的人,打起仗来用的招数很君子吗?

 

所以,他们的技能和大家公认好人还蛮矛盾的。所以玩兵法的人,都没有办法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自然也不会拥有那种美好的品德。

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是想说,我们不能根据将军们在战场上怎么阴狠狡诈怎么骗死人不偿命而怀疑他们的人品。

这个先搞搞清楚,然后再看看他们留给我们的形象吧。中国的那么长的历史,有过那么多的战争,将军们就算天生没有,打也打出来了。就中国的将军而言,虽然他们都应用着骗死人不偿命的专业技术,其实他们的形象中国一直都是很高大的,一般情况下也是很让人尊敬的,这不是他们从事的事业的问题,而是事业的目的。因为用着诡道的兵法,目的却是和平。

就中国的将军来看,韩信落到人眼睛里的形象并不是很高大。因为也从来又没有见他去妒忌过谁,也就没有见像廉颇将军那么知错能改,从而衬托出来了慷慨豪迈。他都被贬了,还是李广将军努力了一辈子也没有封上的候呢?所以也不如李广那么怀才不遇似的,广受同情;他后面还有一个至今说不清楚真相的谋反事件,自然感觉也不想岳飞将军那么忠心耿耿,受人爱戴。所以一直以来,褒义的评价甚至是他得以千古留名的原因都是他的技能以及技能的质量和作用,甚至于很多的人都忽略了他的人生里品德这一块,留意的,也大都随着史书人云亦云了一下,落魄时候的窘境,求将时候的不妥协,再加上打仗时候的神鬼莫测,在加上不管怎样郦食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总是因为他的兵临城下死掉了,再加上后面永远也说不明白的谋反,总是很容易让他的品德至少跟高尚不太沾边。

 

好吧。

今天,那怕是毁了他在我心里的形象,我也试着从头看一下他的故事,看一下他落在可信度比较高的文字里的人品。

公认的《史书》,司马迁的《淮阴侯列传》的一开始,第一行就来了一句:“贫无行”,很多书的翻译是:“穷又没有很好的品行。”很多的书这么说,很多看的人也就这么一读,大概觉得句子这么翻译从字面上解释也很通而且似乎和他以后的行事也不矛盾,就信了。毕竟汉语从古到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行真的就是“品行不好”意思吗?我又查了一下,然后看到了不同的解释,有的说这个行品德之外也可以是行事的意思,是特立独行的“行”字,也有人说是当时可供推荐为“吏”的所谓善行;还有人说是职业,无行,是没有固定的职业。具体应该是那一个意思,我们朝下面看看找一找例证吧,说是“独立独行”的“行”下面的胯下之辱,乞食漂母和蹭饭都能做一下注脚,说没有职业也很合乎事实,说是没有可以推荐为“吏”的事迹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我们不知道秦朝的“吏”的推荐有什么要求,反倒是说“品行不好”最没有证据,他怎么就品行不好了呢?他做了什么吗?他偷东西了吗?他抢东西了吗?他坑蒙拐骗,杀人抢货了吗?他欺行霸市胡作非为了吗?他仗着自己一无所有,“我是流氓不怕谁”的无赖过吗?一样都没有,相反,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他都沦落到连饭都没有了,那么无可奈何的去蹭饭去乞食,他也没有偷没有抢,甚至没有自甘堕落,到底有什么理由说他的人品不好呢?淮阴的街道上,不管你是不是赞成他的做法,都不得不承认他把一场很可能的流血时间降低到了一场笑话,如果我是那个时候的小“片警”简直应该感激他为我减了那么大的麻烦。

我本人在没有饭吃的时候,也是做过小混混的,弄得南京路上的乞丐们都拿我当自己人,讨钱的时候碗都不朝我面前递,所以我很能理解人在填饱肚子的情况下所做的妥协,所以实在没有理由不去佩服在这种饿肚子的状况下还能坚持不去做“小混混”的人。

因为一个人混的不好,他的人品就不好,这只是偏见,并不合逻辑,也不是事实。

 

后来,他去当兵。那个时候的兵,烧杀抢掠本来就是合法的,然而也并没有任何的资料证明他做过这些事情,而且他还一直混的那么悲惨,最大的可能他对于那些合情合理的烧杀抢掠也做得不太好,或者没有别人好,至少不如别人积极。

 

再后来,他当了大将军。位高权重,也没见他贪污受贿过,也没有见他假公济私过,也没有见他专横跋扈过,也没有见他对谁公报私仇过。要知道陈平到汉军的时候有受贿的嫌疑,马上就被攻击了,如果韩信有这方面的劣迹是不会不被提到的。我们尊敬的岳飞将军还被人说过跋扈的,也没有见谁这么说过韩信。我们尊敬的李广将军因为一个守门的小官对他不礼貌,最后还抓住机会报复了一下。韩信在汉营当什么连敖那种小官的时候,也一定有人对他更加的不礼貌过吧,而且他的位子要想报复谁一下,是多么的容易,也并没有见他对谁这么“负能使气”。而且也不见他想诸葛亮对待魏延那样“精明的”对待过那位将军。樊哙和刘邦的关系比关羽和刘备更铁吧,至少一样铁吧,最后对他佩服到什么样子,应该比关羽对诸葛亮要佩服的多。

会不会是没有记得下来呢?毕竟他的资料那么少。要知道,最后他被定的罪名是“谋反”,如果有劣迹,聪明的统治者是巴不得扩大了十倍记录下来的,以证明自己的公正,然而没有,那似乎更能说明他根本没有做过。

 

世界上真正的好东西一般情况下也是高贵的,有些才华本身,对品德就是有要求的。

最后让他的才华本身为他做一点小小的说明吧。

兵法这门学问里,有一种要掌握的技艺叫做:“用间。”就算大致只是看一下背水之战,也该知道这场战争有一个关键是他的情报准确,可见他对这门技艺掌握的是多么的娴熟。那么我们看一下兵法里对掌握这门技艺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要求,那个要求的原话是这样的:“非圣贤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也就是说“用间”这一门技艺对使用他的人的要求是要是一个才智超群,仁慈宽厚的人,如果不得不去承认他对这门技艺掌握的炉火纯青,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他达到了这门技艺的要求呢?

 

就算一个人当真是有才无德,才华终究还是才华。瑕虽不好,不可掩玉。

韩信不是不可以品行不好,是真的找不到他品行不端的实际证据。

确认了这一点,我觉得,我可以放心的看下一段故事,伴随着郦生之死的韩信攻齐。

 

我要看的本来就不是一个金光闪闪的英雄,我更想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人生,所以对于一个人物说好或者不好,或者仅仅因为自己喜欢说好,或者仅仅不喜欢说不好,都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我希望人不管说一个人怎样都要说的公平一点儿。我更关心的,一直都不是结果的好坏,而是衡量的公平。就好像我对事情,所关心的一直都是都是人物在事情里的丰姿神采,那些坚守和妥协,挣扎和隐忍,奋斗和抗争才是更加吸引我的东西。不是成败,甚至也不仅仅是是非,因为很多的时候,是非是很难说清楚的。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