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绝境中的绝唱  

2013-09-19 23:22:02|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境界

   一直在汉营的汉军将领就像是当初汉中拜将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看着韩信一丝不苟的对着李左车演绎着礼节的完美和高贵。

汉军看着他们朝夕相处的大将军只觉得像看了一个谜语。

这种人,静得那样的屈辱之下受之也不怒不惊;说勇,敢向天下战霸王;说狂,没有尺寸之功敢取大将军位子;说智;天下没有比用兵更智慧的科目,他竟然可以攻必克,战必取;说心胸,他一手制造了千古战例的经典,却为了大局把赵王的位子推荐给了张耳;说谦逊;胜不骄已经属于难得,竟然是还能礼下于他的手下拜将。

张耳看着韩信,只觉得就算是慢慢的岁月里固定了这一世的风云,这一世的风云变换里也不会有自己什么风采了。也并不是自己很糟糕,这个时代的代表实在太过魅力。而像自己这样的人,就算拼尽今生所有的智勇,其落在史书里风流也不见得比得上别人的一个举动。

没有人知道他在心底佩服然后有一丝失落然后感叹,就像没有人看到他把一直钉在韩信身上的目光转向了城郭外面的山峦以及山峦外面的万里云天。

 

饶是兵刃加身,死到临头依然面不改色的广武君也由得有些惊讶,语意出来,却还是淡淡的:“败军之将,何必如此相待?”

於是信问广武君曰:“仆欲北攻燕,东伐齐,何若而有功?”

这么一句简短的问话,说的比平时所有的命令都轻,却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的谦逊和真诚,听在谋士蒯彻的耳朵里,却震得他脸色一变,把一直放在秋风落叶间的目光闪电一般的收回,简直不可思议的死死看定了殷殷垂询的韩信。

没有人听到那一刻蒯彻心底的声音:“他绝不仅仅是一个将军。”

广武君辞谢曰:“臣闻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亡国之大夫,不可以图存。今臣败亡之虏,何足以权大事乎!”

信曰:“仆闻之,百里奚居虞而虞亡,在秦而秦霸,非愚於虞而智於秦也,用与不用,听与不听也。诚令成安君听足下计,若信者亦已为禽矣。以不用足下,故信得侍耳。”

因固问曰:“仆委心归计,原足下勿辞。”

蒯彻听得几乎屏住了呼吸,为他的那一句天下几乎没有第二个人说的出来的高论。更是为了后面坚持的问询,那样的坚持已经近于命令了,竟然还能不带丝毫的霸气问得那么谦虚,仿佛真是一个那么需要帮助的人,除了你帮他,他真的再也不能有别的办法渡过难关。

就像文王问姜尚,就像刘邦问张良,那样的问询,熟读史书的他不知道在史书里见过了多少次,他是不会看错的,那是标准的王者问计于天下士。没有人能拒绝回答的。除非他不具备士的才华。

广武君曰:“臣闻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故曰‘狂夫之言,圣人择焉’。顾恐臣计未必足用,原效愚忠。夫成安君有百战百胜之计,一旦而失之,军败鄗下,身死泜上。今将军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阏与,一举而下井陉,不终朝破赵二十万众,诛成安君。名闻海内,威震天下,农夫莫不辍耕释耒,褕衣甘食,倾耳以待命者。若此,将军之所长也。然而众劳卒罢,其实难用。今将军欲举倦弊之兵,顿之燕坚城之下,欲战恐久力不能拔,情见势屈,旷日粮竭,而弱燕不服,齐必距境以自彊也。燕齐相持而不下,则刘项之权未有所分也。若此者,将军所短也。臣愚,窃以为亦过矣。故善用兵者不以短击长,而以长击短。”韩信曰:“然则何由?”广武君对曰:“方今为将军计,莫如案甲休兵,镇赵抚其孤,百里之内,牛酒日至,以飨士大夫醳兵,北首燕路,而後遣辩士奉咫尺之书,暴其所长於燕,燕必不敢不听从。燕已从,使喧言者东告齐,齐必从风而服,虽有智者,亦不知为齐计矣。如是,则天下事皆可图也。兵固有先声而後实者,此之谓也。”

他这一席话侃侃谈完,甲兵环列,猛将云集的汉营静得好像是千年的空寂之山,了无人语,只有他醇厚的声音长风一般的在秋高气爽的关隘间回旋。

半晌,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那是韩信曰:“善。”

蒯彻已经用了最大的控制力到底也没有控制住自己大声赞了一声:“好!”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赞得是李左车的言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赞的是那一声:“善。”

欢声雷动里,没有人看见蒯彻悄悄的走出了大帐,稽首谢苍天。当初,他与人打赌分别找天下英主而辅助之,看谁成为不世之功。后来那位后生先选了刘邦,他找了那么多年,看过那么多诸侯,没有一个能与之抗衡,他已经在怨恨苍天如此待他,不想今日让他遇到这样的王之良材,至少他还有一个可能早就王者的机会。

 

他那么欢喜甚至是得意的看着:

韩信从广武君策,发使使燕,燕从风而靡。

 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在是兵法上的憧憬。那是兵成之为“法”所追求的境界,用兵的做高境界。

本来以为那只是追求,这一次在几乎不可能的条件下那么真实的在所有人的面前几乎完美的演绎了一遍。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