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绝境中的绝唱  

2013-09-19 23:17:30|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国风

  胜利的酒洗尽了军中的素整,宴席上的尽显豪放。

不知道是酒的原因还是胜的原因,今天的韩信竟然不是往日千里之外的威严,张苍便奉了一觞酒递过去问:“大将军,您下令让我去易旗的时候,这命令我不敢违抗,人可是吓得不轻,赵军那么多人万一他们不是倾城而出,留下了一些守军可怎么办呢?"

韩信没有立刻回答,接过酒来,举觞对着张耳笑了笑。

张耳叹了口气说:“大将军,我的家底私密可是都给你用尽了。其实陈余大军号称二十万本来也是良莠不齐的,倾城而出本来就有炯吓的意思,这原也是我城中故人详实了消息才敢令将军只是带两千人前往的。再说我昔日在赵国的交往原多,如今人走茶未尽凉,袖手旁观的看看插旗子也是应该的。”

张苍不由得呆住,这位前来助战的张耳先生“知彼”知到什么地步?

他这边思犹未及,就 听见先锋官喊:“我去扎营寨的时候才是吓得魂儿都没有了呢?那时候要是一支军冲过来可怎么办?”

“你说呢?”韩信笑着看他。

“跑-----”他下意识的答了一个字。

“是呀,如果他们那个时候冲过来,我们跑了,他们还怎么能让我们全军覆没呢?”

“这么说陈余不知兵法或者尽知兵法都可能会赢,偏偏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才输了。”张苍似乎回过来一点儿味道来。

韩信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是败在了不知兵,是败在为人成不了君子又做不了小人。”

张耳闻言心里一惊:“成不了君子又做不了小人,他观察陈余怎么比自己几十年的恩怨交往还要入骨三分。”

沉吟之间,只听得外面一阵喧哗,原来是汉军在取笑赵军,说他们二十万打两万多人打了那么久。

韩信示意手下将领出去制止了汉军的取笑,然后笑着替他们分辨说:“这怎么怪的了他们?”

汉军将领更敢兴趣了:“难道这也有个缘故?”

“当然了,没有缘故怎么会打那么久打不下来。你们想想看,我们的战场选在了什么地方,那是两水之间的三角形,最多只能容下来六万人,我军占了两万多,赵军就算有再多的人,真正投入战斗的就只能有两三万,这样我军和敌军在战场上的数量就相差不大,我军既然是背水,后无生路,自然只能以死相抗,这样时间久了还是必败,却为易旗帜赢得了时间。”

韩信一项是一条一款下命令的人,从来不曾说起过这条条款款背后的原因,如今就早上三条简单的命令细细的分析开来,简直是听得迷住了众人。

烈酒洗着龙泉剑的侍卫也不由得被吸引了,怔怔的看着他一直舍命保护的大将军:“这么说,你一路扯着张耳先生乱军中乱跑也不是为了试我身手了?”

这一次韩信笑得几乎有点不好意思:“那自然是乱赵军阵势的。杀了我,赵军必胜;杀了张耳将军,则报了仇。我想我俩跑到哪里,陈余都会亲自引兵去追的。这和项羽奇袭彭城和我军疲兵攻魏都是一样的,是为了求乱。只是事先不宜说破,惊了先生了。”

张耳闻言,一口酒含在了嘴里,忘了要咽下去,自己给别人做了一次钓饵,竟然不知情,还以为是自己拖累了别人呢?就算是自己是破赵国的钥匙,如今也算是被他利用的淋漓尽致。从所知所识到经历到感情到性命,都给用上了,这个大将军的助手,他还真的是没有白做。

更何况还不只是自己,就是这山川河流地势,所有能够把握住的东西那一点不是让他运用到了极致。

知道赵国城池坚固,就算是精骑铁甲也很难攻破,就千方百计诱敌出城。知道自己兵少,就选了那样的莪一个战场,让百倍于自己的敌军形如虚设,一场精巧的战局随着他的解析在张耳的脑海中渐渐清晰,随着峰回路转,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理解清楚了对方思绪,却还有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兵法云:“左临山川,右备草泽”今背水而战明明犯了兵法大忌呀?何以还能取胜呢?难道兵法也有误?”

“当初孙武是实战之后才作的兵法,焉能有误?是如今的形式留给我的选择不多,我用的不是兵行篇。我依的是兵法里的另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这兵如果不逼到你死我活的境地里,可能打仗吗?”

诸将有的击荚而叹:“真是奇而又奇!”

有的扣案而赞:“偏又合情合理!”

张耳盯着韩信几乎要把他看穿了:“亏你何处想来-----。”

“我是学来的。不胜则死,这份胆量普天之下有的只是西楚霸王,置之死地而后生,三年前的巨鹿之战不也是这么打的吗?”

“那将军战前怎么不像霸王一样说破呢?”

“我不敢呀。当初项羽的麾下是精兵,而我们的新兵根本还不能算是兵,就像是驱赶着市井闲人上战场,我怎么敢说破。更何况,我们也根本就没有三日粮,我们连早饭都没有了。所以才说我们打赢了才吃饭的,其实不只是不能说破,还要扎上营寨,让新兵以为有所依托,觉得守住了营寨就可以活命这样才会拼命抵抗。即便如此也只能让他们拖住这里的战场,为城头易旗赢得时间。又因为是背水,敌军再多也不能攻我后翼,所以才能腾出来防守的兵去城中易旗。旗帜换了以后,我军势必士气大增,但是这些加起来,打还是不见得能胜,内外夹攻也只是为了让他们先乱,然后溃然后败。”

 

如此的盘根错节,九曲回旋里怎么就找到了那条路,而且还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通过。怪不得人说:“神鬼莫测”之术,见识了。

众人如管神砥一样的崇敬里,韩信自己却是低低的叹了口气:“便是如此,也是险胜。”

险胜!

众人石化了的表情里,听见韩信继续说:“幸亏守城的不是广武君。”

 

斩陈余,虏赵王以后。

赵将李左车也被绑缚过来的。

他并没有穿盔甲,一身家常的衣服,眼神里没有一丝恐惧,也不见仇恨,甚至不是视死如归的悲壮,面对着得胜的对手,眼神流露出淡淡的悲哀,更多的是恬静和坦然,甚至带着一丝温和的感觉。

将军在不打仗的时候,应该是这样的吧,带着穿过了生死的安详,犹如林下的高士。

韩信看着李左车,只是觉得昔日破匈奴战淝水李牧将军如果手没有残疾的话,就应该是眼前李左车的样子。

“不可杀广武君,有能生得者赏千金。”这是他的严令。

“辛亏守城的不是广武君。”这是他的原话。

所以,当李左车被绑至营帐,当韩信拿着长剑一步步的走去,当李左车平静的闭上眼睛------没有人怀疑他会手刃敌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们觉得像是又看了一次背水之战一样的不可思议。

韩信亲手为他割了绳索,然后竟然是扶着他坐到他三军主坐的位子上,然后,竟然还把自己锦袍亲手给他披上。

更让人震撼的是:在拜将台上对着君王也只是受礼的人竟然对着他的手下拜将深深的失了一礼。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