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笔谈  

2011-12-29 15:27:06|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在美术馆和一位不会说话的大叔谈了一下午的艺术。

  本来是打算去图书馆的,想着不到一个小时图书馆就关门了,这会儿去了,我要看的那本书还要麻烦管理人员开箱倒柜的给取出来,算了,还是去美术馆吧,这不是走到跟前了吗?而且迎面的宣传牌上红色的封面上写着历史留痕,瑟瑟的冬风疏疏的树枝间那种红色看起来有点像凝固的伤口。

 举步之劳。

举一下步吧,就。

一楼的展厅一组名为《尘埃》的画很是吸引我,所取的历史题材都是很巨大的,风萧萧兮易水寒是易水送别,八百里秦川是始皇去求仙,也许是去泰山,满纸的气势和慨叹,人物处理的比较模糊,无比的适合远观,我喜欢中间的那一副。冷兵器时代的围猎,气势非凡的犹如宏大的战争,右方偏下是小小的一个猎豹,围着这个猎豹是光圈,光圈散开是后面的围猎的人,我只是觉得那只豹子如果处理成老虎可能会更加的有气势。

一面想着一面转过去,这一期是历史画 都是逝去的痕迹,被艺术的处理了。

才看过陈丹青的那一副《泪水洒满丰收田》,在感慨一幅画在时间和地域里跋涉过的万水千山。

刚转过来对上那副慈禧在福特车里的画,旁边一个人碰碰我,在纸上写字。我以为是他要问一个地方什么的,大概是我的长相比较无害,总是很容易成为别人问路的对象,却不料我看见他在纸上写的是:李莲英。我才知道他说的是画里的人物。

我摇摇头,看着他笑笑,问:你是日本人吗?因为常常有一些日本人来中国不能进行语言交流会想到要用汉字表达意思,而日本人直到今天对中国的艺术还有着很大的兴趣,我知道有日本人看到兵马俑感动的哭了出来。

他见我跟他说话,啊了两声,在纸上飞快的写:我是一级残疾人。

那么啊的意思应该是不会说话了,打量了他一下,腿也有点毛病,我对残疾人的理解是做大家做的正常的事情有点不便,其他也没什么,再说看起来正常的人,脑残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所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就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的意思。

他指了指画中坐在慈禧后面的带瓜皮小帽的人,又在写下的李莲英三个字上画了横线。

我摇摇头,在他的纸片上写:光绪。

他很是诧异对着画看了半天,写:太老了吧。然后写:光绪在瀛台。应该是指在慈禧得到这辆福特车的时候光绪是在瀛台的吧?毕竟慈禧她老人家是有车一族这也是一个历史事实。然而画是可以虚构的呀,不然旁边为什么有个珍妃井,慈禧她非的把车放在那个井旁边不是找不痛快吗?

我指了指旁边的介绍,他看了,还是写:光绪太老。

我写:大概是不开心。

然后他的话就多起来,写:光绪在瀛台,被囚。我去过瀛台。在西花厅附近。想了想,大概是怕我不知道西花厅是什么地方,就在西花厅三个字的旁边写了:周恩来。然后写:我去过故宫。

我写:我也去过,但是没有去瀛台和西花厅。

他写:关了,胡耀邦之后就关了。

然后他写:你是才开始看吗?

我点头,朝一边走去。

 

大概是相同的方向,他也去看相同的画,我在前,他在后,他就拍拍我,应该是提示我看那副大的画离远一些。我离远些,他就走到我旁边给我看他纸片上写好的字:没有小幅的好。

两张的画表现的应该是同一个战争场景,我还以为那张小幅的是那张大幅的照片呢,于是奇怪的看看他,他又飞快的写:你看烟,小幅的烟漂亮,然后指指大幅的写:这个烟像是原子弹,不真。

我仔细看,果然,而那张小幅也不是照片,应该是那张大幅的画的初稿。

 

我总算知道他大概很像跟人讨论一些画的东西,一个人不会说话或者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不见得是没话可说,也许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表达没有听的人,反正我下午无事,也不是真的想看一次画展提高多少艺术细菌,所以无所谓呀,再说,这是“听”人说话,也不是艰辛的做什么,不过是看画的时候看看他写的字,挺好,比看简介还生动呢。

 

他真的很渊博,我们站在那一副红色的审判前,他可以一个一个的写出来他们的名字和职务,那可是早八辈子的事情了,我指了指中间的那个女人,想知道他知道的和我猜的是不是一个意思,他果然写:毛夫人。

我写:江青。他点头,然后右面的那几个人物又一个个的写过来,连名字带职位。

 

再左面一点,他又指着孙中山旁边的人,一边指示一边把名字写给我:汪精卫,廖仲恺,宋教仁。我觉得我就算拿着照片也未必能把他们都对照出来。然后一起看日本投降的那副画,他指着中间一个美国人,写:麦尼阿瑟。我稍稍改成:麦克阿瑟。递过去,他就很开心。一副找到共同语言的样子。我继续在纸上问:东条------他那么快明白过来,写:没有东条英机。然后做了一个剖腹的动作,应该是告诉我那时候东条英机已经自杀了。

 

再看一副战争的图画,他就写:三野。我想问他知不知道三野是谁领导的,就在纸片上写:“四野 林彪,三野 ?”他真的是太聪明了,马上写给我:陈毅。这就难怪了,我刚刚连接好一些东西。就看他在纸上写:你是好汉。我指指自己,确认他是说我,我自以为绝对不至于如此强悍,也实在没有那么强悍的愿望,于是写:我是女孩子。他就摇头,在那句话下面画很重的横线。为什么?就因为众人的眼光里和他做这样的笔谈吗?我真没有感觉到有异样的眼光呀,就算有,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关我什么事?过了一会儿他写:我当你是男孩子,又过了一会儿他写:你要忘了自己是女孩子才可以有出息。我不懂,但是知道每个人意识的形成都紧紧关联着自己的经历,他这样的伤残若非天生也不知道是有过怎么样的经历,就算形成的观点有点特别,也是正常的,而且若是一个人半生经历形成的观点,只怕也不是三言两语能改变的,所以我没有辩解,算了,当赞美听吧,心下犹疑:说一个女孩子是一条好汉这个能算是赞美吗?但既然被认为是一条好汉,我也不妨暂时承认一下,于是大书:“哥们”两个字递给他,算是不再争辩这个问题了。

 

大概是因为“哥们”了的原因,他的话就越发的多,人也活跃的很,一会儿说线条,一会儿说色彩,一会儿说虚实,一会儿说文理,还在一副毛爷爷的画像前端详,然后告诉我下巴那里太短了,而腰身那里太胖,最博学的是每看一个画家,他就告诉我那个人的职务或者前职务,大都是美术协会成员或主席什么的,然后告诉我人家现在多大了,家住在哪里,似乎如数家珍,在他写了三四个高龄的画家之后,我写:艺术让人长寿。他还摇头,把艺术改成了体育。然后告诉我他练过一点摔跤的武术。

我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和人做艺术的交流,竟然还很投机。走到三楼的陈丹青的那几副画前,我写:没有以前好。他就写:少了锐气。然后看刘海粟的画,我问:刘海粟是第一个画裸体画的?他就在画前面加了提倡。我问他画画吗?他就说他的画也拍卖过,六万。我写:厉害,他赶快否认,指着一个画家说:六十万。哎呀,把我羡慕的。似乎,美术还真是他的世界。

 

最后他告诉我他有工作室,约我去看,但是他写了工作室的纸片最后他还拿走了,我没记住。

画展看完的时候,我说要走了,他写:你先走,我要再逗留一会儿。后会有期。我写:很江湖。他指着自己问:我很江湖吗?我把“后会有期”和“很江湖”拉在一起。他问:你喜欢江湖吗?我把“喜欢”圈起来。他就示意我把纸和笔放在另一个手里和他握一下手,然后他展示他曾经的功夫似的很用力的握了一下。

 

到了楼下,我画了一个笑脸,指了指自己。意思是很高兴认识。他就把那个笑脸丰富了一下,指了指他。

这是昨天,我在美术馆的“奇遇。”

 

出得门来,把笔记本和笔放在包包里的时候,我想:好了,我又可以正常了,刚刚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用同情的目光看我呢,想着好好的一个姑娘----竟然还能笑的那么开朗来看画展。其实这次,我心里的同情到不是很严重,听说就算有障碍,就艺术而言说不定还更好的表达内心呢,当初那个希腊的哲学家为了达到这种状况以备更专心的思考不是自动把自己折腾成瞎子了吗?如果可以,让这个想法做他的勉励吧,最后,祝愿我偶遇的博学的艺术家的艺术之路越来越宽广,向着大师的境界,前进,前进,前进,进!

 

至于,我本人,原路返回,打道回府,继续挣着我的面包,做我混口饭吃的小民:)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