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舞台上的圣诞节目  

2011-12-25 17:55:27|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节日,我都不知道是节日还是劫日,整天的盼着盼着,说盼过节其实是盼着空闲,真盼来了又不知道做什么?或者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真正到时间有了忽然就失去了做任何事情的热情,是什么也不想做,也不愿意做。

     但日子,终究还是要过去,在热闹里在寂静里,在别人的热闹自己的寂静里,或者在自己的热闹别人的寂静里,或者在表面的热闹里,反正总是会过去的,确切的说,是过与不过其实都是会去的,只有逝去是唯一的永恒。

  这个圣诞,我的生活是我一个人的舞台,没有剧本,然而日子在,就像拉好了灯光,不得不演出。

 节目单,如果仅仅看节目单的话也实在是说得上丰富。

 昨天十一点以前,一直都在睡。没有醒。无数各失眠之后,总会有一夕酣眠。这话倪匡说的,大概是这么个话,还真的是。

醒来,抓起来钱包去买东西,看见了东西发现自己只是带了包没有钱,于是觅出来几枚硬币,孔乙己一样的排出来,一共买了两个苹果,加一些面条。

 下午就收拾东西,一直在收拾,包括做了一个创意的鞋柜。

一切收拾好,下午了,去图书馆换书。换好了,去南京路。走着走着,走不下去了,照片也拍不下去了,数年的光阴重叠成大把大把的记忆洪水一样的随着人流涌动,我忽然就没有了一点儿逛街的热情和力气,在宏伊广场那里稍稍休息了一下,站在三楼看下面那个寂寞的圣诞老人,他手里拿一个礼物袋,有人上去问一下,现在还不能发放礼物,于是就都走了,他在那里一个人走来走去的,转圈圈。

反正,以后,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少逛那条街的好。

 

回家,买了一点东西,路上遇到一个迷路的德国孩子,给他指路。

路过一个乞丐,觉得圣诞节还工作还是满敬业的,天还这么冷,在钥匙,卡什么都塞的满满的小包里辛苦的找了半天,觅到一块纸币,放进去,似乎放的太少了,得到白眼一枚,心下不爽,然而,似乎也实在没有勇气把放进去的钱再捡回来。这年头什么都贵,更何况节日加班是要三倍工资的,还放一块钱可不是要得白眼的吗?回来,把经历说给老蒋,又被她嘲笑。

 

吃东西+看电视。

东西是膨化的小食品,电视没有安有线,倒也省去了找台的辛苦,打开是什么就看什么,昨天是听张震岳的歌。

然后就只用眼睛不用大脑的看小说,就是让小说把时间给塞满,看完一本,不知道几点,睡觉。

今天一早,还没有计划,来人修空调,还是那个空调,春修到冬,秋修到夏,这一次在我告诉了房东差不多一个月后,第三次修了,第一次,是房东自己一番折腾,诊断结果是遥控压坏了,遥控放在电视上一个秋天,不知道什么压坏的,难不成是空气还是灰尘?不得而知。反正人在外面衣食住行,都实在是长见识的不行。

然后被告知师傅出差,前天人回来,来看,打开又按上,几次三番后告诉我是外机坏了,然后今天上午是第三次卷土重来,带了各式的工具,只绳子就有几大捆,因为外机是在墙的外面,要把人拴住拉掉到外面去修,每次我都看的胆战心惊。修个空调看起来像拍武打的特技,然后他们每个人都忙到不可开交,我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茫然不知到该做什么。做自己的事肯定做不成,就这样做在床头看书看起来也不伦不类的,人家也没有什么要问我,主要是我开空调都只是敢按一个按钮:开关,问我我也得知道呀,当然我更没本事帮上忙。就坐在冰冷的床上,看,可是修空调又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看门道看热闹都没什么好看的,于是玩手机,偶尔翻两页床头的那本《他的国》,看到两行好看的,想笑,更不敢,被几个师傅和房东大叔问起来笑什么,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不看。

玩手机,删短信,删了差不多七八条短信后,外面的人总算平安进来,解除了装备。然后说要带回去修,然后就听见房东和师傅为了今天来还是明天来这件事情交涉,结果是最好今天但也许是明天,反正在那个外机回归之前我似乎就不能离家。

下午差不多两点,说这外机大概今天不来了收拾了一下,刚想出去转转,有人敲门,说安空调,于是武侠镜头,我这边看着那位瘦瘦的是否夹着庞大的空调从窗户里出去。我就一直的看着那捆绳子还有捆上绳子的阑干,希望它们能比人信得过一点。

然后,房东说要试试功能,让半小时内都开着。好吧,开着。看三点了,空调在家开着,我去觅食。那条豫园附近的小街一夜之间像是鬼子进村洗劫之后,什么都没有,门或开或闭,仓皇不堪。原来那条街上的繁荣一直都是小摊和人流,如今年关将近,小摊撤位,人流形不成,疏疏的几个寥落的找不到地方吃饭的人。

买了一个饼子,就近吃馄饨,似乎也只有福建千里香,进去,叫了饭就只有等这一个选择,等老板把馄饨包好,等下到锅里等熟了,等放汤汁等给比自己先来的人,就这么一直等感情能把心急的人等成内伤,等到后面的人都吃完了,等到后面吃完的人告诉我你大点声音喊,然后抓起来筷子在桌子上敲喊着:我的,我的。

终于来了,味道实在不怎么敢恭维,然而等了那么久也不能不吃,就味道而言,实在不值得等这么长时间。

吃完,回家,确定空调暂时性工作,再把收拾空调时候窗台上的东西悉数放回,就到现在了。一天的好时辰就这么到了徐娘半老的时候,这时候拿这点光阴可还做点什么呢?这两天网线也不好,似乎一直都不好,电影也下载不下来,除了在这里敲打一点字,这会儿真的没有什么可做的。

就打点字,就说一说,就祝福祝福圣诞快乐快乐快乐---------

反正快乐不快乐都要过去了,傻b呵呵的笑着真的就是过节最划算的选择吗?娱乐节目是这么说的,谁要信就信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