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12月20日的蹭书小记  

2011-12-22 20:11:54|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装已经出发,去上课的路上课程临时取消。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正常的状态下,我郁闷一下,或者阴险的计划着怎么让人乖乖的把课时费给我付过来。

 然而昨天,同样的状况,我无比大度的说没问题,然后直接出站去了上海书城。原因是我前天在那里发现了一本可观的书,而前天又因为记错了上课时间的原因没有看成。

如今,书和美女可是一样一样的,美女泛滥,佳人寥寥,找一本可观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既然看见了,说什么也要尽我片刻欢娱。

 

前一段时间是恶狠狠的看庄雅婷,看她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的说着情感的句子,一副要把感情的五脏六腑都拔出来给你让你看看感情这回事的真面目一样。六六没有她厉害,大概也是现实和情感里纠缠着受伤着走过来的女子,只不是她那样的清醒和决绝,同样的感情和生活,道来,是另一种丰富。和繁杂,和味道。

六六就是写《蜗居》的六六,我告诉别人,也说就是写《蜗居》的六六,别人方才明了。而我看她竟然开始自一本薄薄的《偶得日记》,那样小小一本书也能把我感动,反正我一直都很没有出息的,然后才看了《蜗居》,然后找到这本《妄谈和疯话》,不肯丢下,就检出来,就靠在书架上,就一页一页美美的美美的翻下去翻下去。

 

我一直都无比的坚信,世界上此时此刻最好的一本书,就是我手里捧着的这一本,证据,就是我在它的身上交付了我名为“现在”的这段光阴。

 

我看着她逛商店看着她做美容看着她兜商场看着她逛红灯区看着她去新加坡看着她回来看着她回忆她的老师看着她说起来自己和别人的感情,她就是那么过她的日子然后就那么写出来我就这么看着看着看着就好。

不要问我手里的这本书那里那里好,就像不要问我我这一刻的心上人那里那里好,他哪里哪里好,哪里哪里不好,这一刻是他吸引了我的眼球,这一刻是他陪我读过这一刻的良宵,这一刻我是和他在一起不管青春已逝,不管老之将至。也终究是因为他忘记了这一刻的生活的苦与烦,忧愁或者不满。

 

我看她开车从杭州回上海我就担心,我就知道她一定悲惨了,因为做为韩寒的长且固定只是不那么定期的读者,我大概知道六六这次大概要上哪条路,而那条路,如果连汽车动物韩寒都绕的一塌糊涂,且发了那么一篇文章的感慨,我绝对知道六六那样的女子走在那样的路上绝对不会有什么好遭遇,如果奇迹不发生的话,果然,还没看文章就看见一句话:我要A20!!!!!是的,后面大抵是绵绵不绝刹不住车的感叹号。

然后,我就看她悲惨到什么地步。还看到了她不想做良民的感慨。那种感叹,我实在不陌生。

 

一条路,如果一个人说有问题,那可能是路的问题,也可能是人的问题,如果两个人都说有问题,还尤其是两个绝对不会串供的人说,我想那应该是路有问题。

 

我无比的享受阅读的过程中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遇到了大抵相同的困境,或者殊途同归发现了相同的道理,比如有一会我发现倪匡和林清玄两个看起来八不沾九不连的人因为教育发出了相同的观点而且几乎用了相同的话,于是我就略去了思考的步骤,直接认准那个观点是对的。

 

阅读这种奇妙的感觉,拜中国教育的扼杀(官方语言是培养),现阶段显著的成果是:现存的八零九零后已经很少有人享受阅读的乐趣了。

我属于钝感力超级强的人,大抵相当于产生了抗药性的昆虫,所以虽然也被十年锲而不舍的摧残(另一种说法是悉心的培养),但无论哪一种说法结果都是一样的,反正并不对我产生任何的效果,所以,我至今自由自在开心无比只管看着我悦目赏心情投意合的文字,其余,爱咋咋,爱谁谁,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一直一直,我反正都是这么肆意的看着。也打算这么肆意的看下去。

 

看六六一面要表达自己的观点,一面挣扎说那是不道德的,感觉真是无比的热闹,感觉就像一个跟人吵架的女子,一面用袖子捂着桃花面,一面还忍不住不平和委屈,还接着还见缝扎针的和人对骂,并不是那么的英勇,也还怕怕的怕怕的也要把自己想说的说回来。

我忍不住就笑起来了。

 

然后就有人问:你看的是什么呀?这么有意思,小说吗?

我头也不抬,答:是随笔集。

她又问:是什么在哪里?

我口头指点他:周国平的前面,韩寒的对面,艾米和龙应台中间。然后问:找到了?

她那边还只是说:某啊,某啊。

我直线走过去,看都不用看准确无误的拿过来递给她,然后告诉她:非常好,去买吧。

就算我和她素不相识,就算她觉得不非常好有什么关系,一本书不过二十来块钱,花出去穷不了人的。

我在书城就这么看着书,给我所看着书打着鲜活的广告和推销,反正我现在无论怎生的喜欢都没有办法据为己有,只看不买对不住我喜欢的作者,所以动员别人买就算给我支持我喜欢的作家了。

 

前一阵子公布了一些作家的收入排行榜,扫了一眼议论,那么多人明着暗着的眼红。

我才不介意作家们有钱呢,我要是说一句话能成真的话,让作家们都上福布斯排行榜吧。钱被作家们拿着,总是比让贪官拿过去吃了喝了包小姐殉职了让我心里平衡的多。

再说中国的作家们穷了那么多年,也该出几个有点钱的吧,更何况那点钱还跟国外的同行不怎么好比。眼红都红不对对象!

 

 

好了,书看完了。我去挣钱了。

作家们也努力挣钱吧,不为别的,腰包鼓了说自己想说的话也硬气呀。

吃一顿饿两顿的,一句掷地有声的话都掷不动才叫人发愁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2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