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鱼肠剑  

2011-12-20 14:03:35|  分类: 零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铸剑

“欧冶子,你也来剑庐三年了,你就算笨的像只猪懒的也像只猪,你至少也该知道一把剑的长度大概要三尺吧,你这是什么,小刀呀?”

大师兄对着欧冶子咆哮。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其实整个剑庐,谁都知道,谁都可以对欧冶子咆哮。

当然,也只是咆哮而已,其实也只能咆哮而已,反正他也总是充耳不闻,事后,依然有本事把所有的人气的七窍生烟,果然,这次,大师兄听到回答又七窍生烟了。

因为他照例听到欧冶子懒懒的声音:“没有精铁。”

大师兄气的吐血:麻烦你能不能找一个像样子一点的借口,你的眼睛被泥巴糊住了吗?你眼前都是什么?

说实话,剑庐里别的没有,青铜和铁实在是堆的到处都是。

欧冶子看都不再看那些东西一眼,十二分不屑的说:精铁就只够铸这么长的一把剑。

大师兄的忍耐到了极限,他以比后来喝断长坂桥的张飞更大十倍的声音冲着欧冶子爆发:重做!!!

于是大家又看见了一双手在那个被污蔑为小刀的剑上一笔一划像姑娘绣花一样的画呀画呀。

“你做什么?”因为大师兄只能在一边吐血了,所以这一次来的是二师兄。

“雕刻花纹。”

“一把剑你雕刻那么细的花纹做什么。”二师兄觉得自己的耐心要透支了。

“好看。”

于是二师兄也不行了。

于是,欧冶子自己把他的那把连一个小刀长都没有的“剑”珍重的放进了冶炼炉。在一片不屑和等着看笑话的眼光里。

 

二 论剑

   那把剑被冶炼出来的时候还没有鱼肠这个名字。

   其实,那个时候这把剑是以好看闻名的,小巧玲珑,上面的花纹就像鱼鳞一样,若是在晚上被月光一照,就像是粼粼的波纹,或者被风吹起褶皱的罗衣。

  但是它在那时候就知道它是一把剑,因为在它刚被冶炼出来的时候,很多人说它是一把怪模怪样的小刀,根本就不配挂在剑铺里,于是那个年轻的铸剑师,确切的说那时候他还是铸剑的学徒,就那么把它拿起来,然后向着墙上的一排剑划过去,那些剑连着剑鞘就一齐断了,它就以剑的方式证明了自己是一把剑,是很应该被挂在剑铺里的,当然,那个叫欧冶子的铸剑师也因为毁坏了大家太多的剑,被赶走了,而它被留了下来,做偿还。

    虽然,它是这里最好的一把剑,然而一直都没有人买,最后是越王来做了主顾,它是做为工艺品被带走的,因为越王的女儿说他可以被拿来当镜子,或者做髻环上的发饰也很别致。

 它终于成为了勇士手中的剑,而没有成为姑娘发上的饰品,是因为一个人。

那个人,是剑阁的兵器一直都在等的人。

剑阁,是越王的。

剑阁里的各种兵器也都是越王的。

然而,每次越王来的时候,兵器门根本就不看越王和它的威严的仪仗。

一直到,有一天,剑阁沉重的门打开,一缕朝阳海天一样的照耀过来,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漫不经心的走进来,所有的兵戈都发出了交响,那是兵器渴望的声音。

然后一缕目光比如此坦诚而温暖的掠过那些千年的寒铁,所有的兵器都听见了一个声音,那是它们渴望的声音,那是它们被认识的声音。

它听见他说着它的宿命:“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那么可怕的预言,诅咒一般,然而他说出来,声音却是那么的好听。

很久以后,当它已经成为了名扬天下的鱼肠剑,当时光对它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他还能想起来那个清晨,他对它的凝视,和,认识。

那个清晨以后的一段时间很是模糊,不知道什么原因,剑阁被毁,它有流落到的市井,后来这样的经历多了,所以它也记不得这许多的时间,哪次是哪次。

记忆里是在一家肉蒲子上,它被仍在一个角落里,屋子里的人争相说:别用那把刀割肉,锋利到是锋利就是一不小心割了手,手指就被整个割掉了。

这也是论剑,其实在它的生命里,成名前和成名后,倒是这样的论断更多些,只是没有记下来。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它又遇上了一缕狂喜的目光,然后被买走。

 

三 练剑

  太湖之滨,是很美的。

 尤其是,杨柳青青,桃花初绽的时候。

桃林里,朝霞绚烂或者晚霞漫天的时候,趁着孤鹜飞起燕子归来,总是有一些贵族子弟在连剑,他们的剑都很漂亮,剑身修长,趁的那些少年更加的英姿勃勃,太湖的风扬起来他们练剑时候翩然的衣袂,于是不管多早不管多晚,总会有年轻的姑娘路过岸边的桃花林,她们说采莲,从来不管那时候莲花都还没有发芽呢。

在这样的一片桃林里,有一个很是不和谐的风景,他的存在简直就像一个陪衬和笑话,大家都是这样以为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那个人是一个乡下人,年轻到也是年轻的,然而跟翩翩少年八竿子打不着,那是一个厨子,听说鱼到是做的很好的,但是他去那个桃林,并不是钓鱼,他是在练剑,竟然是练剑。

那些剑身修长,璎珞飘洒的少年义气风发的说:“我们要做大侠,要一剑定一场乾坤,方趁本心。”

那个叫专诸的厨子就笑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呢。

于是,大家就笑起来。

他,那怎么能叫练剑呢,一点招数都没有,连一个潇洒美丽的剑花 都不会挽,每天来就是对着一棵树的一个疙瘩刺呀刺,诚然也挺卖力的,然而看起来是多么的笨拙呀,难道他就指望着这样剑术扬名吗?

不过,他的那把剑,好像也只能这么练,那也只有他才会把那个还没有小刀长,和匕首差不多的东西叫做剑。

“我会让你和我一起扬名天下。”他说,很认真。

“可是,那把小刀不是更适合刮鱼鳞吗?”听得人总是忍不住笑起来,然后建议:“你呀,还是好好的做鱼吧,你做鱼实在比练剑有天分多了。”

的确,他的剑一直都是那样刺呀刺的,他的鱼倒实在是做的越来越好了,终于都被推荐到给王宫里口味挑剔无比的吴王做饭去了。

希望他能满足那位挑剔的大王,大家送他之后这么说。

 

四 出鞘

    那个地方,是在庄严的王宫。

   那个场景,是吴王王僚宴请他的兄弟公子光。

  味列山珍。户盈罗绮。甲兵环绕。莺歌燕舞。

王者之宴的排场和奢华有太多的可观,没有人在意一个厨子上场。就算没有人在意,那个厨子还是被彻底的检查了一通,确认安全了才放行。

事发突然,在场的人也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一切就发生而且那么快就结束了。

没有人想到那么鲜美的太湖鱼里会藏着一把剑。

没有人想到一把剑会被藏在鱼肠里。

没有人想到会有一把剑能刺透王的狻猊铠甲。

那一刻,剑光火石,只有一瞬,一把剑凝结着寒光的刺进了王的身体,同时,王身边的甲兵把手里的兵戈送进了那个刺客的身体。

王与刺客同时毙命。

狻猊甲破,王者杀身,刺客成仁,兄弟情断,江山易主。

随着一把剑的出鞘,历史被不由分说的改变,然后以新的形式定格。落到史书于故事的深处,传承或者传唱。在那些故事里,它有了一个名字:鱼肠。

 

五 含光

  就像勇士完成了使命,不需要在被顾全生死。

 一把剑出鞘以后,洋洋洒洒在天地间的只有名,它本身的走向也没有太多人关注。

 

 青山之畔,茅屋半间。

一个的老人带着一把刀挖开岩石,采草药。

 

风的呢喃草木的香味里,人有时候给剑讲一个带着上古古风山高水长版本的故事:

有一个国王有五个孩子,最小的那个最为贤德,于是他很想把王位传位给这位最小的儿子,但是他不肯要,于是兄弟们便决定用兄终弟极的方式传下去,终究会有一天传到他。老大死后传给老二,老二死后传给老三,他是老五,然而,他们传不到他了,因为他是真的不想做这个国王,他跑了--------

剑以自己的经历把这个故事接下去,就成了春秋战国的血雨腥风:

他跑了以后站在位子上的那个国王就把王位给了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于是老大的儿子不同意,说既然传不到小叔叔那王位怎么算也该是我的,于是找了雇了刺客杀死了在位的表兄弟把王位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听到这里。

若溪山对着若溪水叹了口气:早知道是这样的故事,季札他还会不会贤得的让王位呢?

若溪水冷冷的答道:你怎么知道他就是贤良的自愿让出王位不是被赶走的呢?

 

夕阳沉下,人默默的携剑归去,不再交谈。

 

山水亦是无言。

天地俱寂。

草木俨然。

白云苍狗,又几番变换。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