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上周主要是昨天的记事  

2011-12-11 15:37:41|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星期,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忙着或者闲着,天气好或者不好,总之是过的太快了。人被流年暗换的感觉。

 最近还是很忙,我说我最近的繁忙是秋后的蚂蚱,或者是繁忙的回光返照,总之是忙不了太久的,然而一时之间,闲暇也是到不了手,就像是晃荡在驴子面前的那根诱人的萝卜,看得见,吃不着。

 好在,我也并不着急。这也算是找一份还算喜欢的工作的报酬了。

一份工作若是不怎么挣钱,那一定要喜欢才行,不然,还真的不见的受的了其间的种种琐碎以及琐碎里参杂的现实。

 

这一周最深的感受还真的不是忙,是冷。

上海,朝着美景的方向标榜一下也是一部分的江南,然而,就算是江南很美丽的也只是春天,真的跟冬天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人告诉你江南冬吧,一般情况下,在一个著名的地方没有被提起的部分常常有它不为人喜的原因,这是我最近发现的真理。

上海的冬天是没有人喜欢的,虽然有很多人喜欢上海。

因为真的很冷。就连哈尔滨那种冰天雪地的地方过来的人都受不了上海的冷。我也是到了上海才知道,冷这个词并不能仅仅的注释为温度低。上海的温度最低也不过到零下一两度为止,然后空气湿,再加上风,零下一两度的气温却是零下十几度的寒。又因为所有应对寒冷的措施都是针对零下一两度而设置的,面对着相当于零下十几度寒实在是措不及防,这才是为什么上海的冬天那么冷的真正原因。

 

在冰冷的空气里,睡觉实在是一件非常诱人的事情,然而偏偏不能,这一点是为什么出门就觉得痛苦的根源,不管是工作还是逛街都绝对的说不上是享受。

人生而受苦,人走在寒风里的时候很容易感觉到佛陀这句话的智慧。

 

好在,并没有什么事。

其实,我每天都是有事情更多的事故发生的,说没有什么事,一是因为这些事情之后我还好好的,二是因为我忘了,于是,没有什么事。一周都没有。

但是,昨天,因为距离实在太近,所以还记得。

 

事情天天有,昨天有点怪。

昨天,我见到两件实在是不知其所以然的事。

第一件是在一个政府部门门口,看见一群人聚集,还有穿公装的人,里面比较显眼的人穿着亚麻的白色外罩,就是以前办丧事穿的那种衣服的料子,前后都写着字,胸前写的是:维护法律公正。后年写的好像是:还我血汗钱。字是红色的,效果是做成了那种奇冤之下血字的感觉,触目惊心的,但是我觉得应该只是感觉,不会是真的血液,最奇怪的是穿那衣服的人和这打扮太不协调,因为这件衣服上的面孔并不悲苦,而且还是笑着,也并不是苦笑,是咪咪的笑着,旁边的人在劝说着什么,也并没有人喊,也没有人呼号,然而也并不散去,好奇怪的。

像这样的事情,大概新闻上也不见得说,所以我觉得我是不会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别到几十年以后有一本什么档案公开,几十岁的我忽然发现跟我今天看到的一幕有什么关系吧。

我这么想着,走了。我只是有点好奇,然而,我也不是记着。路人也各走各的路,也并没有什么人围观。

 

另一件是在书城,二楼畅销书排行榜下面这两天放了一副广告牌,是一个青铜骑士的感觉,今天就见那青铜骑士的旁边站了三个小mm,很是另类,这么冷的天穿裙子,露出玉臂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一个头发太夸张,一个是紫色垂到腰际,打着卷儿,还系一个发卡,另外两个一样的风格,不过头发一个黄色,一个白色。她们就站了一会儿,人们围着她们拍了拍照片,然后她们就到三楼去了,走的时候才发现,天哪,她们的鞋子那个厚,足足有半米,这该多沉呀。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们有点像小四的幻城里的出来的感觉,总之不太明白,还有那个黄头发的小mm,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应该是一个清秀的小男孩扮装的。

不知道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也没有追究,只是看见了有点奇怪而已。

 

但是昨天看的最好看的不是这些。

下午在书城看了一本小说,旧时消磨闲暇的那种轻松愉快,微微的有一点爱一点温暖的那种调子。以前我总是看见穿越就丢下的,觉得中国的穿越,看了《寻秦记》也就是了。不过最近好像越来越容易接受一切,而且接受起来,也并不觉得怎么的艰难,能是大了的原因,反正就在那里看了一本穿越小说《玫瑰上的英格兰》。看完觉得这一份虚构把真实的历史对比的更加残忍。

曾经,曾经的人类真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才终于绕到了今天。

 

其实昨天看到最为悦目的东西也并不是这本小说,是一幅画。

自从上海的美术馆免费以后,我似乎就多了一个消遣的去处,动不动朝里面跑一跑,转一转,冬天避寒夏避暑的都朝里面躲,昨天展出的是油画,王鑫生和雄伊的,雄伊的是可爱,那种稚拙的可爱,我还很喜欢。王鑫生的油画却是笔墨淋漓,确切的说不是墨,油画是不用墨汁的。

我最喜欢的那副《雨雁惊香》,尺幅巨大,一片河滩,花草繁茂,枝柯摇曳,一群雁或飞或翔,或舞或走,俨然一场舞蹈,动感无比气晕流动的双翅,还有娉婷的下肢表现得无比动人,回头呼喊抬头鸣唱低头寻觅,彼此间呼应的恰到好处,玩转流动回旋翩跹,音乐一般。在加上满目烟雨,草木嫣然,花香似被鸟惊散,真不到该怎样描绘那个河滩。

油画原本是凝重端庄的,好像也被东方闯入的画家弄得无比的放肆,那些本应该凝重的油画硬是表现出了墨汁淋漓的东方笔墨特有的气韵。

其他的藏族人物,那副加裹着人物头像的奔腾的《长河》,还有一组圆明园的兽首也都是各有可观可赏析之处,只是这一副是我的衷情。

 

本来打算的是回来弄点好吃的,只是路上去去美术馆去去书城的磨蹭着回来晚了,可怜了我的口腹之欲,回来杯盘草草结束了晚餐,美味只能朝梦寐里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