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世说  

2011-11-05 20: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时候看着我现在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会想着,如果我可以不用承担着生的艰辛,活的无奈,如果我可以不用呼吸这个人间的悲喜,只是看着,那么这片土地上的这个世界还真是很可观的。

    一片什么都有可能的国土,一片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再成为奇迹,也不会再新鲜的国度。

世相也是一面镜子,然而却不是普通的镜子,是哈哈镜,有凸有凹把本来就缤纷的人家呈现的更加光怪陆离。

 

   网络上每日都有每日的热点,世间时有新闻出,各占版面三两天。

  这两天的热点是长江大学的教授们给官员们跪下求治理污染。事件傍边照例是议论一片,有论官员的饿,有论教授的,有论污染的,有论下跪的。

 既然各有各的立场,也各有各的见解,也各有各的道理。其实什么也解决不了,能证明的只是这件事情不寂寞,很热闹。如此而已。

做为观者,我看到了这样的镜头,只是又多看了屈辱又无奈的一幕。知识,人格都多久没有被敬仰过了,没有权利和钱,没有硬的靠山和关系,是做什么也起不了半点作用的,至于教授们或者说知识分子吧,连生死都未必有人管,谁会当真介意他们是站着的还是跪着的。

  弱势者除了无奈什么都不会有,请愿从来都只是请愿而已。无奈者只能用侮辱自己的方式去侮辱政府,为一个堂皇的执政者抹上一层灰色。而那些人的脸皮早已经是刀枪不入的阶段了,就算是被抹的满面尘灰,依然会高仰着头去风风光光的参加各式的宴会,因为权利还在他们手上。

  去怨谁呢?上级?这样的事情,这样五花八门的事情连观者都快眼花缭乱了,那些应该解决的人面对着这样的问题怎么能不千头万绪?

除了谁有本事把直接负责的领导找出来,然后关到被污染的校园里体验一把生活,我不以为这件事有什么解决的可能,就算是真的迫于舆论做了一些决定,执行,谁又干保证?若是下一次污染变本加厉,只怕再用跪求请愿的方式也依然是不灵。

  重演或者革新演出的戏码就有可能在政府的门前期待,而中国最不缺少的就是看客。

所有的事情,不管夹杂着怎样的悲愤,到头来都不管是装点了一场闹剧。

 

 中国是悲剧的,也没有喜剧,也没有正剧,有的只是闹剧。

 

 而且,如今,是一个闹剧时代。打起来百样的版本。让人哭笑都不能,只是那么无可奈何的看着,连表扬听起来都更像是一场讽刺。

路上,襁褓者辗转于车轮,没有人管,事故出来,议论声一片片的最终落到了死者的父亲怎样落到了一笔善款怎样用。

路上,斑白者蹒跚,没有人敢搀扶。因为有着活生生的例子,现在敢一点儿好事儿也简直要吃了豹子胆才行。

于是,为难了多少大好的青年,眼见,不去相助于心不忍,帮助又怕帮出事情来,于是,这样的一则新闻就出现了,有几位年轻人助人之后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以防被讹诈时互做证明。

当善被逼到这样小心翼翼的“行”,怎么能怪恶在人间那么放肆。

 

电视节目已经不能看很久了,已经不仅仅是恶作剧或者搞怪,一切都被卷入了娱乐的洪流,不管是家长里短,是结婚离婚,是什么做了收视率的牺牲,如今连爱情也不过是相亲节目的借口,目的,就观感来说,成就鸳鸯不如说成就明星。娱乐着,成了明星,成了英雄,成了被羡慕的成功者,谁不想争取,于是娱乐泛滥,于是有了传说中的“限娱令”,当娱乐到了被限制的时候,谁还能否认说我们的时代不是歌舞升平?

其实,那样泛滥的娱乐是该整顿的,然而在限娱令的传闻后,我们看到了什么呢?一个净化了的银屏吗?我们只是看到湖南台的节目被缩时,看到台湾主持人欧弟被打了马赛克,走了。我不信欧弟走了娱乐节目会好多少,就像我不信他一个人会让娱乐“泛滥。”

中央台自己要娱乐又放不开架子,自己娱乐不好,起不到娱乐带头作用就那人家娱乐的比较受欢迎的湖南台开刀,也未免太不地道了,什么叫不许百姓放火只许官府电灯,但问题是你点灯也把灯点好呀,自己的灯不亮就用权利吹灭别人的,算什么呀?

 

当娱乐要被限制的时候,我觉得娱乐完了。娱乐,你见过谁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的娱乐吗?

娱乐完了之后,荧屏上除了电视剧还能有什么?清宫穿越了一遍又一遍,试看今日荧屏,竟是清宫的天下。不穿越的也是清宫,是新《还珠格格》。

实话实说,十年前那三本《还珠格格》也并没有找我惹我,是我自己被吸引自己去看的,看完还在那里纳闷:人家琼瑶阿姨的书挺好的呀,歌颂着爱情歌颂着友情歌颂着亲情的,为什么老师们就是不让看呢?害的我要偷看。

其实歌颂着亲情爱情友情,也是琼瑶阿姨所有的好了吧。那样的句子总不敢说太精彩,情节也总不好说太高明,书也只是还可以吧,我是看了电视剧才觉得书真的很经典,电视,当年有些镜头那怎么能叫表演,那就是人在背台词,还背得那么生硬。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当新的还珠格格拍了以后,那一部电视剧就成了不能超越的经典。是演技还是什么,到底高明到了哪种地步,就成了经典,还不可超越类别的。

原来,经典不是靠精心雕琢而成的,是只要有更烂的去映衬就好了,只怕这才是经典的真相。明白了这点,也该明白了为什么影视剧是越拍越烂,那真的是为了要打造经典,用映衬的方法,这一部不拍,上一步永远有人骂。这一部拍了,上一部自然就成了不可争议的经典。

 

电视实在不怎么能看下去,看看书吧。不看不知道,看了反正也看不懂,文坛的热闹简直比娱乐还热闹,好像挤着挤着就折腾到一块儿去了,作家兼职做广告,别说,其效果和有款有型似乎真不比专业的明星逊色。反正谁也没有规定作家不可以做明星,做了就做了吧,就观感而言,也挺好看的。

去书城里逛,好书是越来越少,广告是越来越多,口号都打的,得有一定的胆量才敢直视,我如今的乐趣变成了站在一本本的新书前看包装上的广告词和书后面推销的句子,也不太敢打开,万一打开了看不出好来,我这品味该多值得怀疑呀。

一项博学的余秋雨先生的那本北大学子论道的书,我也有过想翻翻的念头,然而每次看见书的封皮上那一句:古有孔子---今有余秋雨---的那一个句式实在是有点望而却步。那种感觉就像看自己熟悉的一位佳人,也想打个招呼,然而多么的害怕转过来的是一张岁月浸染过又脂粉厚厚的面孔。

八零前的作家们最近除了莫言先生的《蛙》还有几本藏地密码之类的,还有一些红楼梦考到天外去的考据,还有就是来来回回的折腾那的四本小说和折腾孔老夫子他们,说呀,解读呀,心得呀,实在没见有谁写什么,九零后的孩子们挂一个九零后挂一些文字就可以理所当然的称之为新锐了。就着这样的背景是两个八零后的著名作家,两个人各写各的,轰轰烈烈的出版或者出版不成,动辄成为焦点,偶尔还似是而非的掐上一架,再制造出一些焦点来。不过就观感来说,两个大抵相同知名的人,被大家放在八零后作家后面的两个可以做代表的人,如果互助互爱,这是多么的让人泄气多么的没有看头呀,还是“掐架”好看。

 

 现在的中国呢,什么都有,什么人也都有,就是鲜有人是幸福的,男人没有爱,女人没有家,年轻人有很多问题,老年人有很多病,只有小宝宝大概好些吧,然而又被毒奶粉喂着,又被拔苗助长,又被文化使劲的朝熟里催,也实在前程不容乐观。

 

如今我所在的社会大抵就是这样了,做为观众的话呢,也还是蛮有福气的。

一条大河若是不用静水流深,也不用去滋养什么身心和土地,用来制造泡沫,然后充塞在天宇间,看起来的确是云蒸霞蔚蔚为壮观的。除了繁荣简直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