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闲情偶遇  

2011-11-04 17:38:3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得陶渊明有一首很另类的诗歌,不是相对于采菊东篱下,刑天舞干戚那样的另类,是这两种风情之外的另类,我当初读的时候,我觉得那该是“艳情”诗的鼻祖。

    是的,很多人都觉得是我搞错了。不是的,我真的没有搞错,陶渊明就是那个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情也就是那个男女之情的“情”,他是写过那样的一首诗,我看过的。但是,我也只见过一次,然后,那首诗歌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总之我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当初是在一本要考试的文学史上看来的,依稀,然而试考过,书卖了,那些书是给指定的考试用的,出版的也少,也找不到了,总之从此那首诗歌就只是剩下了这么一个影子,潋滟的花儿一般的一个艳影,说给谁谁都不信我。翻了一些别的诗歌集子,也都没有,看过一些陶潜的评论,也很少看过有人评价这首诗,真的,它凭空消失了一样,害得我分明的记忆感觉着更像是一个谎言。

    除了执着的守着我朦胧的记忆,我一点证明这首诗存在的办法都没有。

   直到今天。

   今天,我去图书馆还了那本古董一样的《道德经》以后,懒懒散散的翻着书,并没有太多想看的欲望,不小心翻出来黄裳的一本旧书《书香琐记》,想着:就是它了。于是携它归去。

 下午是空闲的,就慢慢的走回家。

路过一个公园,抬头看树影斑驳,黄绿交错,还不时的有风把叶子吹下来,又是天色薄阴,蒙蒙的一片氤氲,又见草坪边的椅子空着两把,就不想走了,不累,然而就是不想走了。于是在那椅子上坐下来,看看天,看看树,看看草色,看看落叶,看看一片绿色外的汽车,还看看不远处的另一张椅子上,一位流浪汉在睡觉,躺满了整张长椅,不小心想起来《警察和赞美诗》里的苏比,他过的可不就是这样的日子。这两把椅子相对零落,不远处还有一排,环状,就密集多了,那里坐满了人,寻常的人在绿树间像是停泊的鸟,这边,却只有我一个。

 我把四周打量了一番,还是不想起身,于是把书从包包里拿出来,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然后,真是无巧无不巧,我就看到了那首《闲情赋》: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愿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良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

就是我n年前看过的,缭缭绕绕在记忆里那么多年的一首诗,字字句句的写在眼前,前后是黄裳的评论。

只是没有想到,情思漫卷处处闲步并不曾刻意的的去相见或者寻找的时候一些情思和一首诗也会聚散有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6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