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复活了冬天的记忆  

2011-11-30 20:24:17|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叶飘转,微雨飘零,寒风起处,几乎复活了所有关于冬天的记忆。

    又是一年,到了岁暮时候。

    今天人略略的闲了一些,昨日的疲惫却也还没有散去,带着疲劳后的倦怠,像是退潮后覆上沙滩的水覆盖上今天的日子。

    默默的把今天的工作做完。就剩下了半日的闲暇,在最近的一个月里,半日的闲暇已经很富裕了。而且相对于我一向被切割得面包屑一样的时间,这整整半日的闲暇,简直都完整的像一块蛋糕了。

   呵呵,大概饿了,打个比喻句都净想吃的。

   也并不是特别的想做什么,就着满窗风雨,听着高楼朔风,觉得还是读点书最好,然而,也并不是特别想看,默默的收拾一点东西,思绪或聚或散,想风里的叶子,四散飘转,反正又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爱去哪里,去哪里好了,不想管。

   年年岁岁东相似,岁岁年年寒相同。

在这一脉相承的清寒之中,默默的想起来许多旧时的往事,小时候那天寒地冻的冬天,还有鸡蛋黄一样的太阳,小村里萧疏的树以及被大雪压弯了的枝桠还有被压断的枝桠断开的声音,只是奇怪,记忆力有那么多的雪,厚厚的,毛毯一样,胶靴插里面都拔不出来,却并没有多少寒的记忆。到底也想不起来那时候是怎么御寒的,印象里只有棉袄,里面是自家地里的棉花,竟然是那样的御寒吗?当真是此君一出天下暖?还有许多儿时的旧事,在结着琉璃冰柱的屋檐下散开,那屋顶的雪记忆里总是化不完,每晚都有滴着的水冻结在屋檐下,第二天接着化,一直要化到第二年的春天。

再后来的冬天就是西安了,还是雪,白皑皑的山顶趁着太阳真的很壮观。衣服总是不干,棉袄晾出去就结成了盔甲,晚上把拖把拆了用棍子把上面的并砸碎,第二天再晾出去,再结冰,会薄一些,如此繁复,一个星期连吹带晒总是也能干一件衣服。只是我总是在为衣服砸冰的时候担心别把棉袄砸断了,那穿上去,下面参差不齐的,多滑稽,好在也没有。

初来上海的时候,相对来说,上海是多么的江南呀,秋只是微凉,冬也不冷,所以那一年的元旦我们才会兴致那么好的露天看晚会。站在垃圾桶上,又鼓掌又喝彩的,一直到半夜才回去,难道我那会儿又比现在厚的衣服不成,想来也不是衣服的问题,是年轻。

花不知道年华,雪不知年岁。一年年的只管来了又去,鸟儿似乎也寻不到故人,一年年的都不太留意了它们现在是从那个方向向着那个方向飞。

就这样的四时轮转就是光阴转过流年。

每一天都是自己过来的,又没有别人代劳,细想,似乎还看得见来时路上没段光阴里的风景,已经那风景里曾经的自己,而那些时光当时若当真的停在那里,不在随着岁月做任何的穿行,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停在我过去的那一年都可以,停在我四季葱茏的童年或者霞映澄塘的青春,或者是漂泊过的任何一个地点,我一个人的西安,或者我们n个人的地下室,时间真愿意停留,我都真愿意驻足,因为那一路都是我选的路径,就算是迫不得已的晨起动征铎,我既然同意上路,也就播下了我的留恋。

就这样走到了这一年的冬天。

其实每一步都自有艰辛,可还是觉得时间好快,难道时间真的是在快乐时候才过的快吗?那为什么我一路挤火车,一个人深夜迷路,一个人凌晨上路,一个人风雨里穿行的日子也是匆匆如白驹过隙呢?

不想了,回首都是华年。

今天本来是打算着写一点东西的,旧日积攒下来的情思,昨日故事里摘下来的一点敷衍,惦记了许久,只等着一个闲暇让它能呈现出来。终于,等到了今天的时候,我今天又偏偏的什么也不想做,磨磨蹭蹭的收拾了半天衣服,一共一个小柜子连半衣柜都没有盛满,谁知道是怎么收拾的,如今我越来月磨蹭,而且收拾过看起来和没收拾还没有什么区别,非常非常没有成就感的收拾完,去洗头发,然后下去买东西。

雨犹豫着似停不停的感觉,风很大,尤其是在弄堂或者楼房的拐角,犹如旋风一般的阵势,风里的人个个都忘记了自己一向是以统治者的姿态在地球上横行的,这一刻都弓腰缩背的,让我觉得人类本来的样子是不是就是这样可怜兮兮的。

风却是活波的很,明知道人不禁寒,还专门在行人路过的时候摇落所有树枝上的雨点,还得行人更加行色匆匆。我出去的时候,头发没怎么擦,走一路被吹干了不说,还给揉搓的乱的不像话,归来照一下镜子,哪好意思说那镜子里是位姑娘呀,整个一非洲狮子,偏偏还提着东西,整理不得。

回来没什么可磨蹭的了,查查邮件,没什么要紧的,想写点儿稍稍像样子一点的东西,算算时间不多了,大概再过一会儿我那个辛苦的同伴就会做风雨夜归人,现在这一点儿时间实在不足以铺排开我剪冰化水的情怀,所以,再待良时吧。

此刻,就随便敲一下此刻的思绪。

想着,在今年这个冬天,在岁月转的如今的时候,在曾经的同学少年都成了别人的爸妈或者成为了别人的情人或情场的失意人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在这一次寒风起时,乱琼飞处与我一起踏雪寻梅?在如今这样的年岁,在曾经的相识都正是为了加薪升职评职称的关键时期在为了请客送礼供房租还贷款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在这个拥被不知冬眠长的季节,可还有人有兴致与我围炉夜话?隔篱呼取可还能唤来什么人与我共下一程人生路上的余杯?

且不论,下一段行程是否还有人与我共醉金樽沉绿蚁,其实也许这一路都只是我一个人的金樽清酒斗十千,他们不过是路过,又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就暂时陪我一程,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在意过陪的是什么人,喝的又是什么酒,毕竟这是我的人生路,我们是彼此的过客,至于下一程的人生,谁知道呢,就是我自己可还是与上一程相同的生命和情怀吗?

或者,有和没有,那一个才是我更期待的呢。

旧时天气旧时衣,旧时的衣裳尚且能抵挡得住今日的清寒,旧日的情怀可会在今日的寥落的城郭里下,清角落吹寒,还在空城?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